新浪读书> 原创

玄武天机

小编说:
《玄武天机》大明洪熙元年,太子朱瞻基奉父皇洪熙帝之命,代表朝廷亲上武当山祭祀真武大帝。洪熙帝的二弟、汉王朱高煦久有谋反野心,此时竟派人劫走被关押在黑牢中的邪魔高手“血尊”一清,跟着派出源源不断的刺客,同时对太子和洪熙帝痛下杀手。洪熙帝按先皇遗命,推行“抑武策”,取消大明江湖的门派,将青城、崆峒等十大掌门囚禁,押解去往武当山,沿途宣示天威。太子一行千里奔行,连连遇险。如遭诅咒般的鬼符绝杀,将大明太子、武当奇才、皇家铁卫等人的一路天涯奔波推入了波诡云谲的境地……
引子一

  落日余晖的微明和冥冥薄暮的苍暗正自阴阳转换,大明北京紫禁城的一切,都隐在仲春时节的瑰丽暮色中,变得模糊而捉摸不定。
  才近申末时牌,巍峨深广的乾清宫内已是灯火通明,御制的雕龙巨烛耀出红彤彤的氤氲光彩,几名太监肃然垂首静立在金碧辉煌的须弥座前,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大殿内静得只闻洪熙皇帝朱高炽那粗重的喘息声。
  朱高炽才登基不及一年,却已在皇太子位子上苦忍了二十多年。刚四十七岁,洪熙帝朱高炽已肥胖得必须有人搀扶才能行走,更有那没完没了的剧烈咳喘,让他看上去更像个行将就木的老朽。
  终于止住了一串锥心的咳喘,洪熙帝才仰靠在龙椅上,望着对面的清瘦中年,道:“汤岚,‘抑武策’怎样了?”
  那一身锦袍的中年臣子汤岚乃是锦衣卫指挥使,略显阴柔的脸上此时挤满了恭谨谦和,躬着身道:“启禀陛下,他们的人,都已到了!”
  洪熙帝干笑了两声:“很好,就让朕看看他们。”
  “陛下小心,这都是些不通礼数的刁民,又是往日自高自大惯了的,陛下只管远远看他们几眼就成!”汤岚扶着洪熙帝走到大殿的窗前。
  乾清宫外,十二名侍卫腰杆笔直地钉在丹墀上,虎视眈眈地盯着墀下凝立的一群人。
  这些人大多五十开外的年纪,衣着装束或华贵,或淳朴,神色举止各异,顾盼间眼内却皆有凌人的锋芒流出,透着江湖武人的勃勃豪气。
  只是众武人却均给长长的铁链锁住了手脚,浑似一堆困兽。
  大殿内,洪熙帝隔窗凝望,沉吟不语。汤岚则低声道:“陛下请看,那些人便是华山、青城、崆峒等各派掌门……”
  青州大牢,素以铁血冷酷著称。其中,最可怕的所在是西侧一处毫不起眼的院落,号称“黑狱”。
  据说是长江以北,最森冷可怕的牢狱便是这青州大牢内的“黑狱”,甚至连里面关押的是什么要犯,寻常官吏都无权过问。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黑狱那招牌似的大铁门厚重阴森,散发着浓郁的恐怖气息。只是此时,这犹如地狱之门的厚铁门竟被撬开了一道缝隙。
  铁门内,几道不易察觉的低响连绵不绝。
  又一声响,是清脆的脖颈骨骼碎裂声,第十八个狱卒倒下。
  十八个狱卒,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连衣饰都是极罕见的军中服侍。由军中高手亲自坐镇黑狱,可想而知,这黑狱是何等紧要。
  只可惜,狱卒们遇到的对手太强,这批蒙面黑衣人显是有备而来,更兼暗中偷袭、喂毒暗器、奇门兵刃、重手法猛攻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顷刻间十八个狱卒已尽数倒地身亡,甚至来不及发出呼救声。
  只有两人还在苦撑,一个是长须及胸的军官,另一个也是军官装束,却年轻许多。
  几道极罕见的奇门兵刃狂风骤雨般猛砸过来,咔咔怪响,这两人几乎同时倒地。
  “你们是……汉王死士?”那长须军官这时才来得及惊呼出声。他也是这里的首领,可也已右臂折断,肋下更中了数道暗器,鲜血迸流。
  “有点见识,能在我风老大手中撑下五招,还算不错。”领头的黑衣人冷笑着,声音森冷果决。
  此时胜券在握,这黑衣人首领风老大才四下打量,见这黑狱内广大阴森,只悬着三五个灯笼,淡淡的白光映得四周阴惨惨的,隐约可见宽绰的通道和两旁粗大的铁笼。铁笼极大,内里黑沉沉的,看不真切,只能瞧见铁笼的栅栏粗如儿臂。
  “看你身手,应是道门两仪门的云字辈高手,奉命入伍,只为看守那人,真是用心良苦啊。”风老大扬起阴鸷的眸子,紧盯那长须军官,森然道,“阁下大号?”
  “在下两仪门薛云成,”长须军官喘息着退开两步,忽道,“各位……都是为了那人而来吧?那人……就在那里……”
  众黑衣人不禁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却见不远处的一座硕大铁笼中影影绰绰地挂着一道白茫茫的影子。白影一动不动,仿佛那里只挂着一件白袍,又似盘踞着一个阴郁的白毛老妖,随时会跃出噬人。那情形阴森森的极是诡异,即便是风老大,看了两眼,也不禁脊背上窜出一股寒意。
  风老大等人一凛之际,长须军官薛云成猛地就地一滚,已转到了铁门边,合身一撞,铁门轰然合上。跟着隆隆之声不绝,似乎那厚重的铁门内有机关枢纽连环撞击。
  风老大又惊又怒,一把揪住薛云成,将他拽到一旁,运力一拉铁门,才知门内机关已落,竟是锁得严丝合缝。
  两个蒙面汉子忙抢上来合力搬弄铁门,却觉铁门重若千钧,也不知内里装了什么机关。
  风老大恼羞成怒,探掌按住薛云成的肩头,森然道:“敬你是个高手,交出钥匙,饶你一命。”
  薛云成呵呵惨笑:“这铁门没钥匙……”惨笑声蓦地一顿,只听咳咳声响,他的肩胛骨已被风老大捏碎。他也真是了得,紧咬牙关,却不出声呼叫。
  一个蒙面汉子大怒,抓过了那重伤倒地的青年军官,狭长的宝刀横架颈上,怒喝道:“臭小子,老子只问一次,开这铁门的钥匙在哪?”
  “这铁门……真的不需钥匙,只需……”青年的话还未说完,薛云成猛地合身撞来,一头重重砸在青年的脑上。
  砰然一响,青年脑浆迸裂,惨呼而亡。薛云成也七窍流血,倒在地上。
  “两仪门也算道家支脉,”风老大一把揪住薛云成的脖颈,怒喝道,“道家不是慈悲为怀吗,你这厮,竟连自己人都杀?”
  薛云成呵呵惨笑:“各位都是高手,该知道里面关的是谁,此人一出,江湖上不知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我辈死得其所……”他蓦地振声高呼,“快来人——”
  这一喊竭尽全力,自黑狱内远远传出。
  乾清宫殿外丹墀下,披链人中一个虬髯汉子忽地扬头盯着大殿半支的亮窗,低声嘀咕道:“龙袍……老天爷,那人是皇上吧?”
  他身旁几个目光犀利的武人立时也瞅见了窗后的洪熙帝,纷纷叫道:“皇上,草民等无罪啊!”“草民等绝无半点异心!”“求万岁开恩……”
  喊叫声轰然四起,像疾风卷起了秋叶,纷乱而惶急。
  “肃静!”汤岚蓦地一声断喝,“休得惊了圣驾,全都跪下!”
  一群武人忙踉跄跪倒。
  “陛下恕罪!”汤岚擦着冷汗,苦笑道,“这些人虽是名门大派的掌门,却均为不通礼数的江湖武夫。臣私下里早已训诫他们多次……万没想到,他们还是改不了这草莽性子。”
  洪熙帝却不以为然地扬起下颌,冷笑道:“你看看,他们看朕的目光……”
  汤岚悚然一惊,这才发觉,这些桀骜不驯的江湖掌门,望向至尊天子的目光居然多是刚硬傲兀,虽有畏惧,更多的却是不忿和不屈。
  “这就是江湖人的可恶之处,”洪熙帝喘息着,“在他们心底……只知有江湖恩义,不知有朝廷有君父,野性难驯,其心可诛!”
  君臣二人低声言谈,远处的众武人并未留意。那领头叫喊的虬髯汉子又扬起头,叫道:“陛下,草民袁振,二十余载奉公守法,实不知所犯何罪!”说话间他双臂猛然一抖,紧锁在他粗壮双腕上的铁索竟然脱腕飞出,落在地上。
  “猿抖蝎?”汤岚的眼芒一闪,低喝道,“通臂门袁振,你疯了么,当真不怕惊驾之罪?”
  他深知虬髯汉子这一手“猿抖蝎”的功夫看似随意,却须将全身内劲炼至极柔,更融合了缩骨奇术。通臂门本是流传于山西一代的外家功法,讲究放长击远,以快打慢,想不到练到极致,竟能生出这等百炼钢成化指柔的奇效。
  虬髯汉子依旧跪在地上,却仰着脸道:“陛下,草民正是通臂门掌门袁振。十五年前曾游侠至紫磨城外,遇蒙元鞑子纵兵扰民,草民随边军抗敌护民,曾亲手斩杀鞑子兵三十余人。后来先皇太宗爷亲扫漠北,自紫磨城出兵那一路,还是草民领的路……”
  这袁振一身粗布衣衫,形貌全无过人之处,但这般挺着胸侃侃而言,却带着一股凛凛难犯的昂然之气。
  “闭嘴!”
  喝声中,汤岚身子一晃,已掠下丹墀,一掌轻按在袁振的肩头:“跪倒,难道你想株连九族吗?”
  随着他一掌拍下,袁振刚直如枪的上身忽然弯倒,不由自主地一个头重重磕在地上。汤岚掌上的劲力更从袁振的肩胛、脊椎一路透向他的双膝。
  咔的两声闷响,双膝下的青砖齐齐崩碎,袁振肩井要穴受制,全身内劲再难凝聚,却兀自挣起一张满是汗水的脸,一字字道:“陛下,草民……无罪!”
  袁振身周的数位掌门人都呆呆地望着他。他们此时面对的,不是往昔惯见的江湖刀剑,而是唇齿翕张间便能定人满门生死的不测天威,绕是这些人都是睥睨江湖的宗师巨子,也不禁心神震颤,对袁振的执拗,不敢声援半分。
  “汤岚,放开他。”
  洪熙帝低喝了一声,在太监的搀扶下缓步走到了丹墀上。他冷冷盯着袁振,目光中五味杂陈。
  汤岚忙也跪倒在地:“陛下,臣料事不周,请恕臣死罪,臣这就去治罪袁振。”
  洪熙帝摇摇头:“汤岚,朕没让你将他们怎样,株连九族的事,朕更不会做。朕只是要让他们明白,我大明的道,不在修武,而在修文。太祖便曾说过,世乱则用武,世治则用文,这才定下了‘抑武策’的大策。”
  袁振喘着大气,道:“陛下,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囚禁我等?”
  洪熙帝黯然叹了口气。他心里知道,这抑武策是太祖爷定下的国策,分庙堂和江湖上下二例。可惜太祖爷定国后,大半精力都在庙堂这一例的抑武策上,只是倾尽全力将蓝玉、胡惟庸等居心叵测的悍将权臣剿灭了,江湖这一例,未及施行。到了自己的父皇太宗皇帝,则一生征战,全力清剿北元,于江湖武事上难免放任了,终在永乐十八年,青州酿出了白莲教妖妇唐赛儿的大案,江湖骚动,天下震恐。父皇临终前已幡然有悟。
  (作者按:永乐皇帝朱棣驾崩后庙号太宗,至于后人熟知的“明成祖”庙号,则是在嘉靖时期,由嘉靖皇帝改谥。在本文所述的年代,则按史实称之为大明“太宗皇帝”。)
  “只因我大明,已不需要武林,更不允你们这些武人称祖称师。朕绝不会杀你们,只是借用你们这些人的名气颜面,正告江湖,自今日起,江湖宗派,绝不得再存于大明天下。”
  洪熙帝性子仁和,更多严厉的话语并未吐出口,更没有细说这“抑武策”是先皇和太祖的遗命。
  他声音不大,但大殿前轩敞的空场上却极肃静,众掌门、侍卫和太监全噤若寒蝉,竖着耳朵静听。
  “借我们的名气颜面正高江湖,那到底要怎样做?不杀我们,难道要将我们囚禁一辈子么?”众掌门心中又是惴惴,又是疑惑,却再不敢发言相问,连倔强的袁振都黯然垂下了头。
  他们都知道洪熙帝的老子永乐大帝的手段,转眼间便将一代名儒方孝孺灭了十族,这位新皇帝若是震怒起来,难保也有乃父之风。
  一阵咳喘袭来,洪熙帝疲倦地挥了挥手:“让他们都下去吧。”
  侍卫们牵着铁链,呛琅琅的怪响声中,众掌门垂着头愁眉苦脸地向外走去。斜阳残照下,众人凄黯的身影都被拖得老长。
  002
  青州黑狱内,风老大惊怒交集,内力迸发,薛云成的呼声戛然而止,颓然倒地。
  使锏的蒙面汉子心惊肉跳地窜到铁门边,又再运劲搬弄几下,才喘息道:“真他娘的,铸死了一般。不好,”他猛然摸到铁门上一只只碗口大的圆洞,“这里都是箭孔,稍时官兵来了,只需顺着箭孔放箭,或是用火攻,咱们便大事不妙!”
  风老大的脸颊一紧,咬着牙道:“无妨,先救人,再寻开门之法!”
  黑幽幽的牢狱中忽地传来一声冷笑:“有趣,有趣……”声音阴沉冷酷,仿佛不带一丝人世间的情感。
  众人悚然一惊,那冷笑声正是巨大铁笼中的那道白影所发。
  风老大忙拔过一盏灯笼,小心翼翼地擎了过去。摇曳的灯芒下,只见铁笼中那白袍人被吊在半空,伸展的四肢上都锁有铁链。最奇的是那人双脚被吊得较高,那白发披散的头颅竟被垂在最下方。
  寻常人这般头低脚高地吊着,三两日便会一命呜呼,这人却似被悬了许久,兀自悠悠荡荡,别有一股悠闲之意。
  “以一口真气吊住血脉,不致气血逆行,这是……武当蛰龙睡!”看出了高明之处,风老大登时大喜,低声道,“前辈可是国师一清真人么?”
  白衣老者抬起头,扬起满头银丝般的白发,淡然笑道:“听说这两年汉王麾下有三绝四士,你是哪一位?” 他嘴中似是咬着根细小的牙签,悠悠荡荡地晃着身子,一副怡然之色。
  风老大傲然仰头,道:“晚辈是汉王四士中的鹰刀风激烟,见过前辈。”
  白衣老者呵呵冷笑:“汉王四士,鹰虎龙蛇,而以鹰刀居首,怎地会中了两仪门薛云成的小小诡计,救人不成,反给关在这黑狱之内,可笑啊可笑……稍时便有官兵到来,只需万箭齐发,嘿嘿嘿嘿……”
  那使铁锏的黑衣人心下不忿,踏上一步,叫道:“老东西,咱们来此拼死拼活,都是为了救你而来,你倒看起笑话来。”
  白衣老者眸子一翻,目光冷锐如电,阴森森道:“你是连云寨‘截云五蛟’中的人吧,使铁锏,应是老三蹑电蛟了。你且过来,让老道看看形貌……”
  “不错,老子是正是老三‘蹑电蛟’。”那汉子大咧咧应道,心内暗道, “这老魔头号称‘山河一清’,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武当三奇’之一,不想竟也知道老子!”正自得意,猛见一道乌光当头袭来,忙拼命侧头闪避,陡觉左耳刺痛,似有一根细物插入耳内,鲜血迸流。
  五煞蹑电蛟嘶声惨呼,伸手一摸,从左耳抓出根物事来,借着飘摇灯火细看,竟是被那老者叼在口中的纤细扫帚苗。但在那老者随口一喷之下,竟不啻锋锐暗器。
  “你……你这老……”蹑电蛟左半边脸都锐痛难忍,忍不住嚎叫起来。
  那老者却哈哈狂笑,众人均觉耳膜震颤,气血翻涌。蹑电蛟首当其冲,只觉满腹血脉被那笑声搅得似要炸开一般,猛然张口,一口血远远喷出。
  那老者四肢一荡,挂在空中的身子就势转向笼边,这口血登时喷得他满脸都是。
  “好极,好极,”老者丝毫不以为意,反伸舌头四下狂舔着脸上的血迹,“这么多年了,难得遇上这等新鲜的热血!”
  “你,你这老妖……”蹑电蛟心胆俱寒,双膝一软,栽倒在地。
  老者长舌一翻,将脸颊上最后一线血痕吸入口内,冷笑道:“明白了么,什么蹈海擎天、蹑电翻山,狗屁截云五蛟,在老道眼里,就五只爬虫而已!哼哼,老道看到可笑之事,便会发笑。老道在此悠闲自在了许多年,也无须你等来救。”
  这截云五蛟,老大蹈海蛟,其余四人是擎天蛟、蹑电蛟、腾烟蛟和翻山蛟,各有奇能,在连云寨左近端地有翻江倒海之势,哪知在这老道身前竟是声势全无。
  饶是风激烟见多识广,这时也觉心中狂跳,忙自怀中摸出一封纸书,叫道:“一清前辈请看,此乃汉王千岁手书给国师的密信!”
  老者摇晃的身形陡然凝住,紧盯着灯笼旁的那封纸笺瞧了片晌,雪白长发后的阴郁老脸才破出一丝苦笑:“汉王千岁,果然……没有忘了我一清老道!”
  “既然如此,仙长该信了我等吧。”风激烟一抖手,就这灯笼烧了那密信,“快,救仙长出来!”他身侧的截云五蛟早在薛云成的尸身上摸出了一串钥匙,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铁笼,跟着又将一清四肢间的铁链锁具除下。
  忽然间白影一闪,一清老道已自铁笼内跃出,揪住了还在地上呻吟的蹑电蛟,张口咬向他血淋淋的耳朵。
  蹑电蛟人如其名,以快捷如电出名,但在这老道如鬼似魅的身法前,竟全无逃避之功。
  洪熙帝被太监搀回了御座,缓缓道:“汤岚,你知道太祖爷读书的时候最厌恶谁吗?”
  汤岚尴尬地一笑,却不敢作答。
  洪熙帝喘着气自答道:“是亚圣孟子,那句‘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曾让太祖震怒多日,不但亲自命人做《孟子节文》,将孟子之书被删去三分之一,更险些将孟子逐出文庙殿外,不得配享。太祖爷此举,虽手段有些刚硬,却是用心良苦啊!”
  明太祖朱元璋厌恶亚圣孟子,乃是群臣皆知的事,但汤岚直到此刻才点头接茬道:“臣是武将,许多事不懂的,但孟子的那些话,‘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什么的,也实在是大逆之极的无父无君言语了。”
  “看来你是武将,不是武夫,终究是明白大道的。”洪熙帝满意地点了点头,“诸子百家,知道为何汉武帝要定儒家为国教么?看看今日这些武人,你就明白了,他们连跪都不会。”
  汤岚额角的冷汗又凝了起来,苦笑道:“是啊,这些人不明礼法,臣也实是疏于管教……”
  “朕没怪罪你。看到这些连下跪都不会的家伙,朕更加明白了太祖爷的苦心。百家学说,唯有儒家最重礼数,怎样给君父下跪磕头,怎样进退揖让行礼,儒家里都有讲究,深邃如海啊。”
  汤岚恍然道:“经陛下这一点透,臣才有醍醐灌顶之感。嘿嘿,天下武功门派,大多出于佛道两家。佛道二家只重修身证道,怪不得这些武人不通礼数。”
  “只有儒教才有利国家教化,这也是汉武帝独尊儒术的缘由。当年太祖爷说过,朕要让百姓只知道耕读。耕田养蚕,是为了吃穿,读书是为了什么,让他们学着怎么给朕效命罢了!故此,要用儒教、去武道,让江湖人也都习惯跪着,这才会有千载太平天下!”
  汤岚忙赔笑道:“万岁所说,当真是高明大道。但这抑武策的江湖一例,到底要怎样施行呢?”
  洪熙帝捻髯沉吟道:“这是个麻烦事,你有何见解?”
  “臣有个不大中用的见解,可押解他们出京远行,沿途宣示天威。这一路千里迢迢,万夫所指,这些江湖掌门的脸面全都没了,沿途的那些小门小派,还不望风而散!”
  “押解远行?”洪熙帝微微一愣,虽然父亲朱棣、祖父朱元璋都是霸气十足、手段决绝的千古雄帝,但朱高炽却是少有的性子温和之人,这时蹙眉道,“这法子是否太过了些?”
  “万岁明鉴,臣以为,这些江湖人不是重脸面吗,那就让他们颜面扫地,追随他们的徒子徒孙,自然就树倒猢狲散了。”
  “有些道理!”洪熙帝略一沉吟,终于咬牙道,“是了,都沾着个‘武’字,便将他们一路押往武当山,便在元和观囚禁思过,过半年再放出来。”
  汤岚知道,那武当山元和观是武当道场惩戒囚禁犯过道人的场所。其处院落深重,窗高墙厚,素有“武当牢狱”之称。他急忙点头:“陛下圣明,武当山,号称大岳太和山,在那里可养性修心,洗去他们心中的戾气。”
  “修心?”洪熙帝淡淡地笑着,“抑武策虽是对江湖门派下手,实则所指的,是天下的人心!不过此事实是非同小可,这几大掌门在江湖上根基深厚,把握不好尺寸便会激得民心打乱,旁人去,朕不放心,汤岚,你亲自走一遭!”
  汤岚平白无故地摊上了一份远差事,脸色霎时僵住,他知道洪熙帝外圆内方的脾气,决定之事万难更改,也只得俯首领命。
  洪熙帝忽又想起了什么,沉吟道:“太子眼下正赶往武当山,去祭祀真武大帝吧?众掌门远赴武当思过之事,不必让他参与。太子那里,还事关玄武之秘的大事,万不得让他分心!”
  “玄武之秘!”
  汤岚听得这四个字,不由在心底一个激灵,万千念头瞬间涌来。他知道玄武之秘从先帝永乐皇帝起就是大明朝最大的秘密,事关大明国运,事关护国神明,事关武当神山……但他却强按住了心底的无数疑问,没敢多问,只躬身施礼道,“臣遵旨!”
  黑狱中窜满了蹑电蛟的惨叫。
  截云五蛟中的老大蹈海蛟忙道:“国师手下留情,我三弟性子粗豪,适才多有冒犯……”
  风激烟咬牙道:“莫慌,前辈只是借他些鲜血……”话虽如此说,他想到这一清有个“血尊”的绰号,心底也觉惴惴。
  一清已缓缓站直了身子,舔去口角的血痕,漠然道:“老夫不是吸血狂魔,只是这地方阴气极重,待得太久了,气血都虚了,只有借他的壮年气血补补阳气。”不以为然地抖了下袍袖,“此地不宜久留,走!”
  众人疾步行到了沉厚的大铁门前,老五翻山蛟抽出背后的铜锤,低喝道:“这铁门机关繁复,不如老子一通锤,砸烂了省事。”
  “莫乱来!”一清冷冷道,“这是军中高手所造,坚逾金石,若是砸坏了内里的机关,可就万难出去了。”挥手轻拨之下,以力大劲雄闻名的翻山蛟竟担当不住,踉跄退开数步。
  风激烟道:“前辈可有妙法?”
  一清道:“他们曾开启过两次,我远远听着,差不了多少。”说着伸手轻抚铁门上的圆环。
  这铁门厚逾两尺,门中并排三个奇怪圆环,相距三尺左右。一清先摸住了当中那圆环,双目微闭,似在静听什么,片刻后才向左旋了三圈,跟着又摸向左首圆环,低头沉吟片刻,右旋了五圈。
  待得他将右首那道圆环轻扭了四圈后,只闻轰然一声,铁门内机枢转动,终于掀开了一道细缝。众人全吐了口气,跟着一清推门而出。
  院子中依旧静悄悄的,远处高墙如黑巍巍的巨蛇般蜿蜒开去,院角塔楼处还张着灯火,守望的狱卒在灯下打着瞌睡。
  风激烟扫视左右,傲然道:“前辈放心,牢狱外有当值狱卒四十人,多数已被我等迷晕,只几个不长眼的,已被我们料理了!”
  一清畅快地吸着清冷的夜气,低叹道:“黑狱外原本驻扎着一支军马的,那薛云成死前拼命呼喊,按道理左近都该听到了,可至今无人赶来。眼下的大明军备,当真差劲得紧。”
  风激烟连连点头,这时大事办成,才忍不住说出心底的疑问:“在下有一事不明,前辈被囚禁的铁笼,在通道的拐弯处,按理说是看不到铁门方向的。即便前辈能听出铁门左中右三个枢纽的旋转圈数,却又怎能判别是每个圆环该是向左,还是向右旋转?”
  “不错,这铁门机关造得极是阴狠,”一清瞥他一眼,“旋转时若是错了左右方向,内里的机关便会尽数锁死。至于到底是向左向右,这是听不出来的……”
  风激烟眼芒闪烁:“适才前辈在每个圆环前都要静默片刻……”
  “鹰刀果然是个有心人!”一清淡然笑道,“那机关已被他们旋转过多次,本该向左旋的,你若向右旋,其中劲道必有些微差距,用我武当玄门问劲功夫一试,便知端的。”
  “一羽不能加,”风激烟悚然道,“以太极问劲的功夫感知头发丝般的些微差异,果然不愧是‘山河一清’,佩服佩服!”
  这时遥遥地才传来阵阵杂乱无章的叫喊声,似有大批人马乱糟糟向这里奔来。一清哂道:“兵贵神速,居然这么久才来,与当年汉王千岁随永乐帝靖难时的治兵相比,相差何止以道理计!”
  说话间几人已奔至高墙下,展开轻功,飘然掠过了高墙。风激烟早在前方密林处埋伏了接应人手,几个黑衣人立时牵马赶来。
  众人飞身上马,风激烟才淡然道:“恭喜国师得脱大难,由此地至汉王千岁所在的乐安州,快马一昼夜内可到,千岁正在那里恭候大驾。”
  一清道:“汉王千岁还没登基,老道自然也不是什么国师。这国师么,老道也不在意,只盼着能助千岁完成大业!”
  “待做成了这件大事,便万事俱备啦!”风激烟当惯了老大,这时不禁又傲然扬起了头,“汉王新近得讯,已有了玄武之秘的消息”
  一清显是不耐他这做派,老眼内锐芒一闪,森然道:“当真是玄武之秘?”
  “不错,这才请前辈来主持大局!”风激烟跟他目光对视,心中霎时一寒,却强撑住了那份自傲的笑容。他是三绝四士中的四士之首,汉王座下说一不二的人物,绝对不能在这老魔面前露怯。
  一清摇了摇头,道:“老道参究了一辈子也未得解,哪里会这么容易的!”他仰望月色,忽地长长一叹,“天机深杳难测,或许是汉王千岁的缘法呢。我们走!”
  一行人打马如飞,顷刻间在浓夜中去得远了。

书名:玄武天机

作者:王晴川

状态:已完结

人气:0.2万

分类:武侠仙侠

作者的其他书籍

大唐辟邪司3:天局之战

作者:王晴川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影响大唐百年命运的猫妖再次出现,韦后、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