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掌娇

小编说:
新书《步锦年》,希望大家移步去看看。 重生有什么好? 预知未来,报仇雪恨。 所以重生了的魏芳凝,闹了渣男的婚礼,踢掉了新娘小三的孩子,还借着装不认识,将上辈子的太子前夫给揍了。 摸着手腕子,魏芳凝表示,这重生,她非常满意。
1 盼雷

  秋天是个适合结婚的日子。
  秋高气爽,只要是晴天,每一天都适合结婚。
  九月二十就是个十分好的日子,钦天监的人给看过了,良辰美景,什么时辰出生的新郎、新娘都适合结婚的日子。
  按着钦天监老神棍的话,这一天,简直是福星高照的日子。
  所以,魏芳凝的前未婚夫定在了这一天成亲。
  魏芳凝先天晚上,就盼着变天。
  刮风下雨打大雷,最好是一个雷,将她那个前未婚夫给劈死。
  所以,魏芳凝先天晚上就没有睡好,窸窸窣窣地起来好几次。
  惊得晚上守夜的紫菊、红芍也不得安生。
  秋天的夜晚是凉的,窗子关着。
  她打开,往外看。
  满天星斗。
  紫菊和红芍怕把她冻着,便就一个掌灯,一个连忙地去关窗子。
  魏芳凝叹道:
  “我看这老天爷也是个瞎的,难不成我还不够冤?我又没盼着六月下雪,不过是盼着打个雷,下个雨却都不行。”
  紫菊将窗子关上了,也知道她们家姑娘如何会这样。
  便就劝道:
  “天下大着呢,多少大事等着老天爷处理,哪就管得着姑娘的事了?再说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奴婢总听人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天下人,总会相信姑娘的清白的。”
  红芍放下灯台,却是一阵地冷笑,说道:
  “要奴婢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别看天是晴的,不是还有晴天雷这么一说?万一明天一个晴天雷,将那挨千刀的给劈死,也说不定。”
  魏芳凝一听红芍的话,便就满心欢喜。
  正说到她心坎上了。
  于是点头附和道:
  “也对,原是我没想明白。打雷不见得变天,还有晴天雷呢。兴许明儿就劈死他了。”
  十六岁的小姑娘,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
  虽然魏芳凝不是顶美的。
  却胜在年岁小。
  青春的活力,映在了她的脸上、身上的每一处。
  一颦一笑,都如那枝头迎风的花儿一般动人。
  魏芳凝活到十六岁,一直都是听话懂事,规规矩矩。
  都是很多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三从四德、女工女红,她样样都是认真的学了。
  可是半个月前,她被人骗上了车。
  然后,便就有了她与人私奔的名声。
  魏芳凝从小活在蜜罐里。
  魏家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承平伯,魏老太爷魏康臣六十七岁了,娶妻沈氏。
  沈氏比魏老太爷大三岁,今年七十了。
  两个人都是长寿的,现在依然健在。
  魏康臣一辈子一事无成,幸好有个伯爷的名头。
  他内宠众多,妾氏成群。
  但是沈太夫人却只得一个儿子。
  便就是魏芳凝的父亲魏远志。
  魏家男人大概都随了魏康臣,全都是胸无大志的人。
  虽然她爹叫远志。
  只不过,魏远志与魏康臣的差别是,魏康臣心是远的。
  魏康臣醉心朝廷,权力。
  不过没本事。
  而魏远志则是,根本就不醉心在这上头。
  他是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省着点花,能过日子便就行了。
  人生苦短,拿大把的精力去争这个,不若享受下人生。
  所以魏康臣妾多,魏康臣的庶子们,也都内宠颇多。
  可是魏远志却只一个妻子,便就是魏芳凝的母亲褚氏,闺名一个瑜字。
  褚夫人出身文昌侯。
  夫妻两个倒也琴瑟和鸣。
  一女一子,正好凑成了一个好字。
  魏家人数众多,但与沈太夫人有血缘的,却统共就那么几个。
  可想而知,在魏家的后院,魏芳凝是怎样的众星捧月。
  所以,在魏芳凝的眼中,看到的都是美好的。
  别人对着她笑,便就是喜欢她。
  然而,自那天之后,魏芳凝才猛地发现,原来别人对着她笑,也有可能是在骗她。
  是要害她。
  与她同一天出生,只比她晚了半刻的,大伯的女儿魏云馨。
  只要见了她,远远的便就会满脸堆笑。
  眼睛弯弯的,柳叶一样的秀眉舒展着。
  高高翘起的嘴角,魏芳凝总是看着喜欢。
  也乐意与魏云馨一起玩。
  虽然她俩个的父亲隔着她的祖母,但祖父总是一个。
  她祖母也从未说过什么。
  但有时也会轻声地说,让她多加一分小心。
  黎芳凝虽然听见了,也记在了心上。
  却从没相信过。
  魏云馨害她做什么?
  那一天,魏云馨约她云郊外玩,说是要来一场偶遇。
  也许老天还不算太瞎。
  又或许是百忙之中,终于分神眷顾了她一下。
  那天头出门,魏云馨着人送来糕点。
  黎芳凝因为有事,本说一会儿吃,却就给忘了。
  那天她上了车,去郊外偶遇魏云馨。
  可是车行到半道上,却停了。
  她的丫头婆子被一堆的人给截住了。
  而她的车上,上来一个男人。
  魏芳凝认得,那是魏云馨的表哥许踪。
  不过,许踪上到车上,发现魏芳凝还醒着,也是吃了一惊。
  这一惊,顺嘴便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魏芳凝到现在都还记得,许踪说:
  “你没吃那糕点?”
  那糕点,她的好妹妹送的糕点。
  直到那时候,魏芳凝才发现,她以前学的全是屁。
  真到了关键时候,一点儿用帮不上。
  还是手挠嘴咬不要命,最好使。
  许踪想占她便宜。
  可却不想弄出人命来。
  而魏芳凝那时候,明显是不要命了。
  于是当魏芳凝的未婚夫,褚伯玉找到他们的时候,魏芳凝一面庆幸自己守住了清白,一面欢喜。
  以为得救了。
  可谁知道,褚伯玉竟然说她与许踪私奔。
  谁会带着一堆的丫环婆子私奔?
  谁会与私奔的人,打得满头满脸的血?
  可是没人信她。
  褚伯玉将她找着之后,并未带她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褚家。
  那是她的外祖家。
  没人安慰她。
  有的只是指责,然后便就是逼着她承认。
  她承认什么?
  还是她的祖母沈太人,和着她的父母,将她领回了家。
  魏芳凝哭着说,她没有,她真的没有。
  她的祖母沈太夫人搂着她,安慰她说:
  “没关系的,多大点儿事。”
  她的父母也跟她说:
  没关系,万事还有他们顶着呢,让她放宽了心。没事的。
  她的弟弟,只有十岁的弟弟魏昭拍着胸口对她说道:
  “姐姐不用担心,嫁不出去的话,弟弟养姐姐一辈子。”

书名:掌娇

作者:帅少江枫

状态:已完结

人气:0.8万

分类:古风古韵

作者的其他书籍

嫡卿

作者:帅少江枫

分类:古风古韵

姐争的不是男人,而是一口气。你让姐成了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