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且把年华赠天下

小编说:
入错房,嫁对郎,乾纲独断一双人。因为他,她从人人嫌弃的丑蠢笨,变成倾国倾城的白富美。因为她, 他从人见人怕的邪恶王,变成呆萌犯二的忠犬男。一个庙堂争霸的时代,一段鹣鲽情深的爱恋。一个金戈铁马的神话,一段皇图霸业的传奇。
第1章 当小精怪撞上大腹黑!(1)

  夏初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刚被人用粗麻绳捆了双脚,从祠堂里像尸体一样拽出来,狠狠地丢在暴雨肆虐得像稀泥糊一般的地面上。
  “夏草,你个小贱人,老娘要撕了你的皮!”
  一嘴的稀泥还没吐出来,便见破旧的祠堂外头,挤满了穿着粗布衣衫的古装村民,正在看她的热闹。其中一个叉着七八个月孕妇腰的年轻女人,衣裳炫丽,钗环满头,骂咧声却十分粗俗高亢。
  “我呸!癞疙宝想吃天鹅肉,还敢觍着脸来勾搭我家兰秀才,你攀得上吗你?沉河都便宜你了。贱小淫儿,活该卖到窑子里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
  夏初七惊愕得久久没法回神。
  想她好端端一名特战队中尉女军医,不过在相亲了99+1次之后,找朋友占色批了一个八字问姻缘,又抢了她家一面桃木雕花的古董小镜来“添桃花”,就没干什么缺德事儿了,怎么莫名其妙就到了这里?
  “转世桃花,凤命难续”——这是占色给她批的八个字。
  凤命?狗屁的凤命!
  即没有养眼的阿哥,也没有帅气的龙子龙孙,亏得她一肚子的宫斗技巧、宅斗秘籍,结果却穿在这个不知道哪朝哪代的封建农村,难不成老天成心让她玩……村斗?
  算了,好女不吃眼前亏!
  酝酿了一下,她挤出僵硬的笑脸儿,牙齿在冷风里咯咯作响。
  “我说,各,各位,冷静点儿,听我说——”
  “说个囚根子!再多一句,老娘就缝上你这骚蹄子的嘴!,你,你,还有你,你们几个过来,给我往死里打!”
  范氏哪肯善罢甘休?
  仗着他爹是清岗县的县太爷,虽说只是一个小妾生的庶出女儿,在村子里也向来横行霸道,气焰猖獗,即便这事不合理不合法又能如何?骂咧声中,几个生得横眉绿眼的妇人,抓了夏初七的头发就往死里踹。
  “呜,不要打我家草儿——”
  正在这时,一个大块头男人挤进了人群,抹着泪扯开了几个打骂的妇人,“噗嗵”一声重重跪下,护在她面前,不停地磕头,“族公饶命!我草儿是好人,她冤枉,她是好人!”
  范氏破口大骂,“兰大傻子,做绿王八你不亏心啊?瞧你捡回来的小娼妇,我呸!”
  傻子不停磕头,“求求你们了!拉我去沉河吧,呜,范家嫂子,饶过我草儿罢!”
  范氏一脚踹了过去,“你个臭傻子,还不滚开——”
  看着不停在泥地里磕头的傻大个儿,听着周围不太和谐的杂乱声儿,夏初七怒火中烧。
  可惜,哪怕她本事再大,这倒霉催的身子却实在虚得不行。
  双拳难敌四手,怎么脱得了身?
  很快,在几个妇人的大力拉扯下,她被塞进了那臭气熏天的竹编猪笼子。
  “一个!”
  “二个!”
  “三个!”
  “四个……”
  眯起眼,她阴恻恻的数着,范氏一脚踢在猪笼上。
  “小贱妇,你在做什么?”
  凝视着头顶上的妒妇脸,夏初七咬紧打颤的牙关,笑得很是诡秘。
  “老子向来睚,睚眦必报。数清了你们,做,做鬼……”
  啪的一声,一团稀泥拍过来,透过猪笼直接糊在她嘴上。
  夏初七瞪圆了眼睛!
  河边,风寒水冷。
  穿了厚袄子的人都冻得瑟瑟发抖,要沉入河里,不淹死也得冻死。那装了人的竹编猪笼子,吊上了几块盆口大的石头,绑上粗麻绳,沉入了冰冷的河水里。
  河水冒着泡……
  咕噜!咕噜!
  岸上,一村子人都在窃窃私语。
  期待的、兴奋的、同情的……各种各样的目光都纷纷投向了水面。
  他们都在等待一个人的死亡。
  正在这时,远处的堤坝上突然传来一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族公!大喜事儿!二狗子从县里得了个信儿,万岁爷的小儿子,晋王爷在西南打了大胜仗啦,乌那平定了,万岁爷欢喜得大赦天下了……”
  满脸褶皱的族公撸了一把长胡子,浑浊的老眼一眯,顺水推舟地长叹一声。
  “皇命难为,此乃天意也!把夏家娘子拉上来吧。”
  范氏再不服气,有了“皇命”两个字儿,再加之族公在村子里的声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况且,猪笼沉在河中这么长的时间,她想那小贱人也没命再活着出来见人了,不妨就卖给族公一个人情。
  很快,沉在河水里许久的竹编猪笼被拉上了岸。
  可里面空空如也,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人哩?”
  天色渐暗。
  途经鎏年村的清凌河下游三里处,便是清岗县与凌水县的交汇地段。这里河面宽敞,视野开阔,河边儿比人还高的芦苇一簇一簇,在寒风中摇曳着白如棉絮的芦花,一直延伸到了河心。
  夏初七脑袋浮出水面,吐掉一直叼在嘴里换气使用的空心芦苇,吐了一口浊气,捏紧了那面随了她的灵魂一同穿越过来的桃木雕花小镜——要知道,这面古董镜子可是占色的心肝宝贝。它的镜柄就是刀梢,抽开镜柄,里头其实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小宝刀,割个竹编猪笼粗麻绳子,简直太容易了。
  “嘁!敢沉老子?走着瞧!”
  哆嗦着低骂一句,她眼风一转,便亮了起来。
  河岸上,一个男人在静坐垂钓。
  瞧那眉、那眼、那鼻、那嘴巴,那姿容英威,仅一个侧面轮廓就好看得勾魂夺魄。宽肩、窄腰、均匀骨架,外形昂藏,啧呈,真是引人垂涎和遐想。天老爷,这人怎敢长得这么销人魂?看来老天果然够意思,就是为了让她来拯救美男的!
  就在她浮在水面分泌唾沫的时候,那男人突地侧过身,动手除去披在肩上的狐皮大氅,完全赤裸了精壮的上身,看向了跪在他腿边的一个胖老头。
  “老孙,来吧!”
  阿唷!
  夏初七瞳孔一缩,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那家伙肌肉贲张的肩背上,纵横交错着为数众多的大小伤口,其中最为吓人的一条刀伤,从他结实的肩膀下延到了后腰,伤口周围早已面目全非,血肉模糊,让身为医生的她都下意识的眉心一跳。
  刀伤、箭伤、鲜血、坏疽……
  她仿佛嗅到了一种独属于杀戮和战场的血腥味儿。
  看来不仅是冰山美男,还是铁血硬汉?
  那胖老头双手哆嗦着,低低道:“爷,老朽先替您清洗患处,再用利刃除掉坏疽。此地没有麻沸散,您且,且多忍着点儿。”
  那男人面无表情,“无妨。”
  黑红色的血液,在胖老头的挤压下带着血痂不停涌出,看得夏初七心窝子有点发麻。很快,只见那胖老头燃蜡燎刀,喷上一口烈酒,递给那人一块干净的麻布。
  “爷,您咬着这个。老朽要下刀了!”
  “不必。”
  河风送来的男声,平静得好像伤口不在他身上。
  这样的伤势,又没有麻醉剂,是个正常人都该哭天喊地了,他却是纹丝不动。挺直的腰板、漠然的眼神、没有半点表情的高华俊脸,孤冷得仿佛一尊需要人去仰望的雕像。
  够爷们儿啊!
  军人出身的夏初七,不由对他生出了一丝敬意。
  然而,她正瞧得起劲儿,只眨眼的工夫,不曾想那人身形突的掠起,手中鱼竿竟直接冲她甩了过来。不等她反应,脚上的一只棕麻鞋就被鱼钩扯到了空中,鞋里倒出来的脏水,甩了她一脸。
  “老子,真服了!”
  呸了几下脏水,夏初七再次侧头躲过又一击毁容的杀着,舌头打滑地大叫。
  “过路的喂,不杀!”
  那家伙却根本不予理会,鱼竿鱼线像鞭子一般左突右攻,搅得河浪翻飞,“啪啪”作响,一次攻击比一次更要命。
  先人板板!
  赤脚的逐鹿,穿靴的吃肉,她怕个屁!
  牙齿一咬,夏初七握紧桃木镜的小刀,索性随了他的勾缠飞扑过去“投怀送抱”,还故意状若无害地柔声细语。
  “大爷也,惜香怜玉你懂不懂?阿嚏——!”
  她怪异的反应,让那人略微一愣。
  抓住机会,夏初七借力使力,脚丫子一蹬,手中尖刀直取他脐下三寸的男性要害……
  “断子绝孙吧你!”
  论武力值她不如他,可要论收拾人的阴招?她夏初七若称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很明显,那人没有料到她一个年龄不大的小丫头,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杀着,虽他极快的避开了断子绝孙的危险,可锋利的刀刃却也恰到好处地贴着他的腰窝儿划过。那绣了金线的裤腰带,刹那断裂,本就裸着上身的他,绸裤“哗”的滑落,露出里头大红色的亵裤来。
  娘也!
  红的?红的!红的……
  夏初七傻眼儿了!
  冰山、美男、僵尸脸、铁血、硬汉……再加上一个闷骚,这些词儿组合出来的男人,性格上会不会有逻辑问题?她忽闪忽闪的眼神上下打着滑,不经意又落在他湿漉漉的精赤上身。
  “不知羞耻!”

书名:且把年华赠天下

作者:姒锦

状态:已完结

人气:4.3万

分类:言情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慕川向晚

作者:姒锦

分类:都市情缘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