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大婚当日拜堂被活活气死,再睁眼已是长平侯嫡女

小编说:
重生不吉霉运连连?那就携草包王爷逆天改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第1章 重生

  一睁眼,看着雕刻精良的古氏房梁,萧云君只觉得头疼的紧。
  又是一段完全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中。
  她已经来到这个地方好久了,但脑子里都是支离破碎的记忆。
  二十一世纪的画面和现在的画面交相盘错在她的脑中,让她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她只知道自己计划逃离了好多次,想要回到二十一世纪,却怎么也再回不去,像是一场梦,怎样也醒不来。
  但是今天,入目的赤红,让她明白自己真的是重生了。
  屋子里再没有萧妈妈最爱做的排骨的香味,没有小杰玩游戏的声音,而她也不再是那个老是被爸妈调侃的嫁不出去的退伍老剩女了。
  想着前世的种种,看着在自己榻前哭泣的丫鬟,萧云君轻咳了两声。
  丫鬟这才发现萧云君醒了,“娘娘您终于醒了,就算王上他对您丝毫不念及旧情将您囚禁于此,您千不该万不该,也不能寻短见啊。”
  消化了原主的记忆,萧云君明白丫鬟的意思。
  也是震惊不已,她怎么都没想到,因为一场车祸,自己竟然会重生到这个身子里。
  这原主本是大楚的相国萧相国的女儿,大楚的宁朔大将军萧予宁的亲妹妹。
  当初原主被迫要嫁给大楚太子,成亲当日她在婚房里以泪洗面誓死不从,绝望之际被当时迟载和大楚两国的质子也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沈景恒抢了去。
  从那以后,她就将自己心托付给了那个男人,跟他到了迟载国。
  只是她没想到,给了她希望的那个他却变了。
  在迟载他是越太后的二儿子,也是个被当作傀儡的王上,只能对越太后的垂帘听政忍气吞声,只能对荒淫无度的越太后和沈枫廷的乱伦视而不见。
  他会因为越太后的意愿而不再去找她,会变得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看她的眼神也充满嫌弃和怀疑,会动不动就对她发脾气。
  而后晴天霹雳般的,她得知自己的父亲被大楚奸人构陷,害他冤死成了叛国贼,害的萧家一落千丈,破败不堪,害的萧予宁成了残废,如今只能做个废人被圈养在迟载国的醉梅园。
  沈景恒答应帮她查明真相,可以他现在的能力,哪有那个本事。
  想到这里,躺在床上的她也不禁为为原主流下两行眼泪。
  可是现在是她萧云君啊,这些天,无论她怎么和沈景恒解释,他怎么都不相信,只把自己当成神经病,她只能跑了。
  她要逃离他,逃离这个魔鬼,逃离这小说里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可戏剧般的,她又被捉了回来。
  一次次的逃离换来的只是更加严防布控的看守,沈景恒誓要永远把她绑在自己身边,“我说过了,王妃只能乖乖的留在这凤仪宫,留在本王身边,哪里都别想去。”
  “娘娘,南幽国大臣钟离淳串通沈枫廷公子叛变,被王上率人打得节节败退,现在人都到王宫内了!”丫鬟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还有娘娘,您的兄长,宁朔大将军也在。”
  “予宁!”萧云君的眼睛亮了,那是原主在时最疼她的人,自从上次一别,已经有些日子没见过他了。
  “对,宁朔大将军率领人马前来救驾,现在都已经在王宫内了。”
  不顾自己还虚弱的身体,萧云君随便找了件衣服便让丫鬟带路。
  王宫内,沈枫庭将越太后和身怀六甲的陈欣宜押到了太和殿,神色紧张地望向前面空无一人的大殿。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失败了,什么都没有了,飞白飞赤两军已被收回,连南幽的钟离淳都弃他而去,他完全失败了。
  但他还有这个老女人和沈景恒即将出生的孩子!
  紧了紧手中的长剑,沈枫庭往太和殿门口走出,刚跨出两步,一阵震耳欲聋的喧嚣之声就传了过来。
  围在太和殿四周的禁卫军也都发现了异常,纷纷往王宫的平乐门望去。
  厚重的城门在此时轰然倒塌,有无数灯火从天而起,从平乐门涌了进来。
  低沉的叫喊声犹如咆哮的雄狮,散发出巨大的震慑力,整齐划一的马蹄声也响了起来,他们在包围这座王宫。
  越太后看着面前的沈枫庭,看着围在她周围的禁卫军,看着原本镇定自若的禁卫军此时已经害怕的发抖,她明白这一仗她的儿子已经胜利了,她也明白那个被她丢在异国的质子,那个让她插手朝政的王上已经不在了。
  不知何时这位傀儡王上已经让自己强大如斯,或许上次他没有废了自己,没有斩杀了沈枫庭与自己,仅仅是因为他还顾及着母子之情。
  年轻的王一身戎装,再也没有当初垂帘听政时的那般软弱犹豫,森寒的头盔下一脸寒霜,双目冰冷,孤身一人手持利剑一步步走进太和殿。
  “呵!真是有胆量,一个人就敢闯进我满是禁卫军的太和殿。”沈枫庭双目通红紧盯着面前的男子,声音也没有丝毫的怯懦,退缩。
  “对付你本王一个人足矣,看来上次的断臂之痛并不能让你改过自新,一定要本王将你身首异处才行吗?”
  洪亮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四周的禁卫军早已不堪忍受压力弃械投降。
  “王上好本事,就是不知面对你的母亲和身怀六甲的妃子会怎样抉择?”沈枫庭一脸的狰狞,这一刻他等了太久,即使他得不到王位,他也不会让沈景恒好过。
  “想用孩子要挟本王?”沈景恒面上勾起冷酷的笑,“你连母带子一起杀了更好,本王正愁找不到借口处置他们母子。”
  “你?!你竟如此无情?!”陈欣宜一听面色大变,忍不住挺着大肚子站了起来。
  “哦?!本王以为宜夫人知晓本王的心思,不然怎会求助王后搬进了雍和宫,让太后庇护你?!”沈景恒眉梢一挑,声音不带一丝情绪,仿佛面前的陈欣宜不是他的妃,仿佛那在不久之后就会出生的孩子不是他的子。
  “你……你……”一向软弱的陈欣宜受了这刺激竟心绪大发,扬手抽出沈枫庭手中的佩剑,直直指在了沈景恒的喉头,“父亲为你殚精竭虑,我也入宫陪了你六年……”
  沈景恒冷冷地看着她,眉头闪过一丝不耐烦:“无知妇人,休要坏事。”
  言毕抬手间就将陈欣宜手中的佩剑卸了下来,轻轻一推便将陈欣宜推倒在地。
  “哈哈哈哈……”一旁的沈枫庭看到这一幕仿佛看到什么好笑的闹剧,“没想到我的王兄竟是如此杀伐果断的人,是连妻儿都不顾的人,如此一来我要感谢我王兄之前的不杀之恩了。”
  “只是……”沈枫庭一把扯住越太后的头发将她在地上拖动几步,“我可不相信你会为了杀我而只身犯险,既然你不在乎你的妻儿,那你这荒淫无度的母亲……”
  “你敢!”沈景恒面色冷沉,握着长剑的手也紧了几分。
  “哦?!原来我王兄的死穴在这儿。”沈枫庭邪恶地笑了笑,伸出舌头舔了舔越太后的脸。
  越太后本能的往后缩着:“王儿,救母后。”
  沈枫庭手中的力度加重了几分,将越太后扯了回来厉声喝道:“老女人,现在在你儿子面前装什么圣母!你那个地方我没亲过?!不是你求着我的吗?!”
  难堪的神色浮上越太后纵横交错的脸,她缓缓闭上了双眼,即使她不喜沈景恒,也不愿让沈景恒直面见到这一幕。
  “闭嘴!”沈景恒怒火狂飙举剑就要扑上去。
  “停下。”沈枫庭的声音不大,可带着十足十的威胁,“再进一步你就没有母后了。”
  “救我,王儿。”一道鲜红的血线从越太后光洁的脖颈流出,这伤口似乎很深,只是瞬间越太后领口处都已被鲜血浸染透。

书名:重生之二爷追妻忙

作者:小粒影

状态:连载中

人气:3.9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