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皇婿

小编说:
三年前江寒为报恩成为了苏家赘婿,入赘三年,隐忍三年,今日却因苏家老太太寿辰,江寒被勒令与妻子离婚。 离婚之后却发现,废物赘婿竟成了华国战神,权财无双。妻子倒追希望他回心转意,然而他却发现当年是妻子的妹妹帮助了他,这一次,他不会再隐藏!
第一章工艺品还是古董

  云龙省,青山市,云宫别墅区。
  苏家的别墅之中红绸横挂,宾客云集。
  来来往往大多都是身着锦衣华服之人,坐在下方看着端坐在主坐之上的苏家老太太,眼中闪过羡慕又忌惮的神色。
  三年前苏家突然傍上青山市第一集团千山集团,从此发展之路一帆风顺。
  从刚开始的千万小家族,到现在过亿的小巨头,苏家只用了三年!
  而今日,正是苏家老太太七十寿辰之日。
  苏家似乎有意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向外界展示自己的手腕,因此今日的寿辰,办的极为奢华。
  同时苏家子弟献上的礼物,更是让众人惊诧。
  “这么多礼物,加起来得有好几百万了吧?”
  “何止啊,我就是做玉石生意的,依我看啊,光是苏家长孙苏贺涛献上的白玉镯子,市场价就得两百万左右,这些寿礼加起来,恐怕总价值都已经破千万了!”
  “苏家这次闹出的动静很大啊,看来是要有什么大动作了。”
  “我听说,苏家正在跟千山集团谈新的合作,如果这次合作达成了,恐怕苏家整体的实力都要翻一倍!”
  “也不知道千山集团为什么会这么帮苏家,三年让苏家的资产足足翻了近十倍!”
  周围人议论纷纷,显然都已经预料到了,苏家跟千山集团的新合作达成之后,必然会强势崛起。
  所有人的言语之中都带着羡慕之意,看向坐在主位上的苏家老太太时,眼中也只剩下恭维。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苏家孙女婿,江寒,献上贺礼工艺瓷瓶一尊。”
  所有人闻言都是一愣,瓷瓶?还是工艺品?怎么回事?
  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去发现一个青年正在跟一位老者解释着什么。
  那老者他们都认识,正是苏家的管家。
  至于那青年,他们虽然眼生,但是却也听过名字。
  江寒,苏家有名的废物赘婿,三年前入赘到苏家,便仿佛一个废物一般,整天围着锅转,没有半点身为男性的尊严。
  加上刚刚苏家管家喊出来的声音,所有人都饶有兴趣地看了过去。
  “王管家,这不是工艺品,是古董,我专门去古玩街淘的。”江寒看着眼前的老者,无奈道。
  “不是工艺品?那你看看,这瓶底上印着的是什么?你见过哪个古董上印着‘景德镇制’四个字的?”被江寒称作王管家的老者闻言拿起刚刚江寒送上的瓶子,扬起瓶底道。
  瓷器瓶子上清清楚楚地印刻着
  ‘景德镇制’四个字,而且看颜色还很新,似乎是印上去时间并不久。
  “这瓶子真是古董,价值不菲。”江寒道。
  “价值不菲?”就在这时,一个看起来跟江寒差不多大的青年走了过来,冷声道:“这话若是别人说的,我们还要考量一下,但是你江寒说出来的话,你觉得有什么可信之处?”
  青年走过来便讥讽道:
  “你江寒这几年都要靠着小妹养活,你说这瓶子价值不菲?那我问问你,你这瓶子是花多少钱买的?”
  “我……”江寒闻言一滞,因为瓶底印刻着的那几个字,所有人都以为这瓶子是假的,所以他只花了两百块钱就捡了漏。
  “江寒!一周前我就让你去准备贺礼了,你怎么拿了这么一个东西过来了!”江寒还未解释,就听到一个女声响起。
  江寒转头看去,发现正是自己的妻子苏芸萱。
  “芸萱,你相信我。”江寒看着过来的妻子,以及陪在妻子身旁的丈母娘,连忙解释道。
  “够了!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苏芸萱看着江寒,出声呵斥道:
  “今天是奶奶的寿辰,你居然这么不重视,赶紧给我滚回家去!”
  就连一旁的丈母娘赵春梅,都忍不住出声道:
  “早知道就不该带你这个废物过来,你看看你现在干的好事!”
  江辰看着苏芸萱一脸冰霜的样子,心下叹了一口气,便想要转身离开。
  但是,却有人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
  之前就出声嘲讽江寒的苏家长孙苏贺涛挡在了江寒的面前道:
  “奶奶寿辰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拿了一件工艺品来敷衍了事?我看你是成心的!”
  苏家老太太的寿辰,是苏家借机向外界展示手腕的大好机会,整个苏家上下,都对这件事极为重视,所准备的礼物,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价值不菲。
  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做好了,外人看向苏家众人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惊诧。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从江辰这里开始,被打乱了。
  身为苏家的女婿,在苏家老太太的寿辰上,居然送出了一支工艺品瓷瓶?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让所有人都笑掉了大牙?
  因此,此刻所有苏家的人看向江寒时,眼中都带着不善之意。
  而周围的外人,在看向江寒时,充满了玩味。
  “这瓶子真实的价值,可比你们送的礼物贵多了!”苏贺涛三番两次地针对他,让江寒的脸上一冷。
  “你还敢说!”苏贺涛冷喝一声,拿起瓷瓶便朝地上猛地一砸,瓷瓶那里能经受的住这般摧残,落到地上的一瞬间,便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碎成了七八片。
  所有人都没有在意,只是摔碎了一只工艺品的瓶子而已,注意力都放在了苏贺涛的身上。
  相比较于江寒,他们显然更在意苏贺涛的态度。
  苏贺涛把瓶子砸了,冷着脸看着苏芸萱道:
  “小妹,这件事影响很大,你说怎么办!”
  苏贺涛作为苏家的长孙,未来的家主,在苏家众人的心中地位很高。
  而苏芸萱的地位,自三年前他父亲去世之后,便急转直下,否则也不会被安排跟一个废物结婚了。
  “大哥,这件事是江寒做的不对。”苏芸萱见苏贺涛把矛头指向了她,连忙道歉,同时把目光转向了江寒道:“还不赶紧跟大哥道歉,跟祖母道歉!”
  苏芸萱的声音很冰冷,完全没有顾忌江寒面子的想法。
  但是江寒却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看向了苏贺涛。
  “道歉!”见江寒没有动作,苏芸萱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一些。
  见苏芸萱生气了,江寒方才出声道:
  “对不起,大哥。”
  本来这件事就可大可小,碰上这种情况,正常人都会大事化小,避免干扰到寿辰。
  但是苏贺涛却仿佛根本不知道这些一般,指着江寒便大声骂道:
  “道歉?对不起?我要你的道歉有什么用!能挽回家族名誉上的损失吗!”
  所有人看向苏贺涛的目光之中都带着一丝疑惑。
  苏贺涛这是想干嘛?还嫌闹得不够大?
  不过随即,他们便有了答案,因为苏贺涛又开口了。
  “江寒你虽然不是我苏家的族人,但是苏芸萱却是你的妻子,你犯了错,苏芸萱理应跟你一同受罚!”
  苏贺涛看了江寒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苏芸萱,开口道:
  “你没有管好自己的丈夫,让苏家名声受损,从现在起,取消你苏芸萱在苏氏集团的副总经理一职,由苏逸海担任。”
  这话一出,所要表达的意思就很清楚明了了。
  苏逸海是苏贺涛的亲弟弟,而苏芸萱虽然跟他同样是苏家的人,却也有亲疏之别。
  苏贺涛是想把苏芸萱从公司踢出去,然后再把自己的弟弟安排到苏芸萱的位置上。
  尤其是此刻江寒给了他机会,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
  “什么!”苏芸萱闻言顿时一惊,忍不住道:“大哥!我这么多年对公司付出了那么多,你不能就这么让我离职!”
  站在一旁的赵春梅都忍不住出声道:
  “贺涛,江寒惹出来的事,跟我们母女两个可没有关系,这样吧,我立马让江寒跟我女儿离婚,这样他们两个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苏芸萱没有反驳赵春梅的话,显然是默认了她母亲的处理办法。
  一旁的江寒闻言顿时一愣,出声道:
  “妈,我没做错,我不会跟芸萱离婚的!”
  江寒的态度很强硬,但是他的强硬,在赵春梅眼中却没有任何效果。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给我闭嘴!”赵春梅转头对江寒骂道,骂完之后转头看向了苏贺涛,一脸讨好的笑意道:“贺涛啊,这件事我跟芸萱真的不知情啊,你放心,我现在就让她跟江寒离婚,不会给家族带来任何影响。”
  苏贺涛皱着眉头看了赵春梅一眼道:
  “家族的事还轮不到你说话。”
  赵春梅闻言一滞,想要说什么,但是迎上苏贺涛的目光之后却不敢说出来了。
  苏贺涛见状便转头看向了苏芸萱冷声道: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在通知你,这件事我已经得到奶奶的许可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找奶奶!”
  苏芸萱闻言一脸震惊地看向了高台之上的苏老太太,出声道:
  “奶奶,这真的是您的决定吗?”苏家本就重男轻女,苏芸萱根本就不得苏家老太太宠爱,此刻更是因为江寒送来的工艺品有些心烦,连带着把火都撒到了苏芸萱的身上。

书名:皇婿

作者:一曲离歌

状态:连载中

人气:16.4万

分类:玄幻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