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种田种到个世子爷

小编说:
现代法医一朝穿越,罪犯之女,代罪之身,还好祖上都是贫苦人民,种田也是种得飞起。遇娇贵世子爷,要她治病,还要帮她一家平反,送她锦绣前程,天下掉下的大馅饼,吃下后,蒋初音才觉得不对劲。 某女:“你不是有病吗?” 某世子爷:“相思病。” 某女:“你不是有三妻四妾在家等你吗?” 某世子爷:“骗你的。” 某女:“……” 某世子爷邪魅一笑:“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第一章 突生变故

  元楚十二年。
  蒋依依……不对,现在应该是蒋初音。
  蒋初音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梳理正主脑中的记忆。
  元楚八年,左相司马如欺上瞒下,中饱私囊,贪污赈灾款项数以万计。吏部尚书蒋正、吏部侍郎邱研为官清廉,一心为民,故联名上书弹劾司马如,不想圣上听取司马如片面之言,加之司马如有意构陷,圣上大怒,当即将侍郎邱研斩首,念及蒋正一家三代为官,免去死罪,一家老小流放千里之外的苦寒之地。
  流放之后,蒋正心有不甘,抑郁成疾,不久,逝。
  蒋初音就是蒋正长女。
  蒋初音的母亲王氏虽然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容颜姣好,一直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现在看来就算是过了花季年华,也还如少妇一般。
  因为蒋正去世,家中银子用光,为了一家的生计,王氏只得跟着邻居孟氏去几十里外的张千户家做下人。日子一长,谣言四起,都说王氏去张家就是为了攀高枝。
  谣言传进蒋初音耳朵里,蒋初音气得和母亲大吵一架,坚决不同意母亲再去张家,但不去张家,家里几个孩子又拿什么养活?王氏自然不肯同意。
  年少冲动,蒋初音气急之下竟然悬梁自尽。
  好在被人救下,只是睁眼之时,这身子里的灵魂就已经是因车祸穿越而来的现代法医蒋依依了。
  嘴角扯起一抹笑,也不知是嘲自己太不小心,还是嘲蒋初音太傻。
  “初音,不好了,你赶快出来,你娘出事了!”院子里突然传孟氏慌乱的声音。
  王氏出事了?
  王氏不是去张家上工了吗,会出什么事?
  “娘,娘,你怎么了?”小妹蒋佑宁哭得撕心裂肺。
  来不及理清楚思绪,蒋初音胡乱套了鞋子赶紧就往外跑。
  院子里稀稀落落站了十几个人,一名四十几岁模样,穿着一身上好绸缎衣裳的中年大汉尤为显眼,他的脚下躺着一副门板,门板上躺着的就是已经没气了的王氏。
  七岁的蒋佑宁趴在王氏的身上,边哭边喊着娘。
  蒋初音上前,蹲在王氏身侧,嘴上一边说道:“娘,你醒醒,醒醒啊”,一边伸手摇着王氏的身子,这举动实则是为了探探王氏的大动脉。
  好吧,已经断气了,无力回天,死了大概两三个时辰了。
  起身看向邻居孟氏,问:“怎么回事?”
  孟氏眼光闪烁:“千户家的院落今天除尘打扫,你娘不小心被高处掉落的大瓷瓦砸中了头部,我们发现她时,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是她自己不小心。”
  蒋初音细细打量了一下王氏的头部,被白布乱裹了一通,血迹斑斑,看不清楚伤口的具体位置。
  蒋初音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就被那大汉打断了:“张千户心善,说人既然是在我们家里出事的,我们也该担些责任,这是五两银子,就算是给她的安葬费了。”
  一条人命就值五两银子?
  这世道,当真是命如草芥。
  “我娘出事了,张家给五两银子就想了事,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蒋初音直直瞪着那大汉。
  “呵,王法?小姑娘,在这地界儿,张大人就是王法,给你银子是大人心好,看你一家可怜,你别给脸不要脸。”大汉脸上出现暴戾之色。
  蒋初音依旧死瞪着大汉:“我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说了是被砸死的,你这孩子怎么听不明白话呀。”孟氏见事态不好,赶紧开口周旋。上前一把拉住蒋初音,压着声音劝,“初音啊,你就别问了,你娘已经没了,要是你再没了,佑奚和佑宁怎么办?”
  一句话瞬间就让蒋初音冷静了下来。
  是啊,蒋佑奚和蒋佑宁都还那么小,现在父母双亡,若是她这个当姐姐的再没了,他们可怎么活下去?
  “小孩子家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吧。”孟氏在旁边轻声劝道。
  大汉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带着人出门去了。
  看着地上哭得喉咙都嘶哑的蒋佑宁,蒋初音收紧了拳头,这口气,只能先暂时咽下。
  念头刚起,蒋佑奚的哭声就撞进了耳朵里。
  蒋佑奚与蒋佑宁是龙凤胎,比佑宁早出生一刻钟,是哥哥。今日出门玩耍去了,一回来就看见了躺在门板上的王氏,门口到这里的距离不远,他却因为心里恐慌一路跌跌撞撞,摔了好几个跟头。
  “娘!”佑奚哭得凄惨,双手使劲摇着王氏,“娘,娘,你起来啊,不要睡了,起来看看佑奚好不好?”
  “哥,娘死了。”佑宁哽咽。
  “我不信,娘不会抛下我们不管的!你胡说!”蒋佑奚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吓得蒋佑宁身子一颤。
  “蒋佑奚,娘确实已经死了,好好看清楚娘现在的样子,她今日流的血,它日必将血债血偿!你给我记住,娘是死在张家的,杀母之仇,若是不报,誓不为人!”蒋初音言辞狠厉,听得在场的人呼吸一滞。
  “我记住了!”蒋佑奚回答得恳切。
  “初音,你这是在说什么?疯了不成?”孟氏赶紧劝住蒋初音,要是这话传到了张家人的耳朵里,那还了得?
  “婶婶,你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对不对?”蒋初音逼问孟氏。
  蒋初音的眸光过于骇人,孟氏心中一紧,下意识地躲开蒋初音的目光:“不是说了,是被高处掉落的瓷瓦砸死的吗。”
  “婶婶!”
  “都说了是被瓷瓦砸死的,你这丫头怎么就是不信呢。我家里还有事情没有做完,我就先回去了,你先好好料理你娘的后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开口。”孟氏说完,赶紧离开。
  “姐,我去问婶婶。”蒋佑奚抹了脸上的泪。
  “不必了,就不要让婶婶为难了,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的。”蒋初音转身去到门口,朝围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说道,“各位叔叔伯伯能不能帮忙将我娘抬到屋子里去。”
  蒋家被流放到这也有几年光阴了,况且这地方一半的人都是因为犯了事情,被流放过来的,邻里之间有什么事情,还是愿意帮衬着的。
  几个精壮的汉子进门帮着将王氏抬进了屋里。
  “佑宁、佑奚,你们去烧点水,我等会给娘擦擦身子。”
  蒋佑宁、蒋佑奚已经八岁了,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自己生火做饭早已经是家常便饭。
  一会儿,水便烧好了。
  小孩子被打发出去自己玩,蒋初音一个人留下为王氏擦洗。
  王氏身子已经僵透,四肢僵硬。
  擦好身子后,蒋初音缓缓揭下王氏头上胡乱缠着的白布,一个血窟窿暴露在眼前。

书名:种田种到个世子爷

作者:笙笙楠木

状态:已完结

人气:9.6万

分类: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