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大梦

小编说:
心理师引诱作者进行催眠治疗,想要查找父母死亡的真相,却不想无意间闯入了作者的幻想世界!他发现幻想世界竟然可以孕育出第五类生命体,它们马上要占领作者的意识,即将进入现实世界……
第一章 我觉得你有病

  第一卷 大云金塔
  第一章 我觉得你有病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办公室的时候,崇言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他揉了揉因为宿醉而生疼的眉心,嗓子干得冒烟,办公桌上的电话这时候响了起来。
  崇言磨蹭着去接了起来,是昨天约诊的人,对方压低声音问道:“崇大夫,已经九点多了,还不上班吗?”
  崇言几近生锈的脑仁子转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是谁。
  这是作家粱城的经纪人,崇言没敢钓这么大的鱼,就给拒绝了,没想到今天又打了电话过来。
  崇言侧过身子看了眼雾化玻璃外头,果然影影绰绰有人影,看不真切,居然直接找上门了。
  烦躁得扒扒头发,崇言说了句‘稍等’,然后回卫生间胡乱的洗了把脸,带上没有度数的眼镜,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这才转身拽开了诊所的破门。
  门外的粱城是坐着轮椅的,还用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男经纪人连忙朝崇言躬身笑着,一边问好一边推着轮椅挤了进来。
  说到粱城,崇言倒是十分了解,是个人气火爆的作家,他的作品畅销国内外,小说写得天马行空,每一部都能引起轩然大波,只是……
  崇言挑眉看着粱城的病例报告,又抬眼观察对方。明显粱城四肢健全,虽然说不上身强力壮但两条腿绝对没有问题,却偏偏要坐轮椅。
  “我还是老话,”崇言扔下病例无奈道:“我就是个野大夫,他这病得去三甲医院。非要我治,那还不如给你跳大神。”
  粱城的脸色很白,却不是病态的苍白,他修长的手指捏着个手帕,羸弱的捂在嘴上,像是受不了崇言办公室的‘异味’,也并不理会崇言的话。
  经纪人便回答道:“您也不用兜圈子,我们调查过的,您是美国新亚大学心理学硕士,回国是因为父母车祸。我们相信您的实力,不然也不会贸然来访。”
  崇言的脸立即黑了下来,随即冷哼一声道:
  “那你们情报可不全面,我回来不仅因为父母出事,最主要的,还是因为……”
  经纪人连忙抬手打断了崇言,随即掏出一个信封干干脆脆得放到崇言面前道:“医疗事故,这个我们也是知道的,我们只是希望您对梁先生进行诊断,其他的还是视情况而定。”
  崇言的眼神不由自主得顿在信封上,心里盘算如果里头都是一百块的话,这个厚度差不多该十万多了,不由得捻了捻手指。
  经纪人见崇言有所松动,连忙填了把柴火,“您放心,这只是首款,如果治疗有效果,您父母欠下的债务我们帮您偿清,就当是诊费!”
  崇言挠挠额头,颇有些为难,见经纪人一脸殷切得看着自己,只好轻咳一声辩解道:“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本分,况且车祸我爸妈也不是肇事方。”
  经纪人耸了耸肩,“警方都定案了。”
  崇言冲他挥挥手,迅速把桌子上的信封拨到了自己的抽屉里,然后扭头问粱城:
  “梁先生,您服用奥氮平和拉莫三嗪多长时间了?”
  粱城很奇怪,他低着脑袋,却抬着眼睛,这样小心翼翼的姿态眼里却都是警惕,过了半晌,他才喃喃地说:“没吃。”
  崇言撇嘴,病历上写的是‘躁郁症’,这类患者喜怒无常,但是发病还是有一定的规律,但粱城这幅样子病情明显已经比较严重,难不成是讳疾忌医?
  “您之前有没有做过其他治疗?我看您的病例是市第一医院的。”
  粱城愣了愣,想要点头,却又摇了摇,一副十分警惕的模样,崇言实在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这样抗拒治疗,为什么还要来他这里看病。
  他看向经纪人,经纪人悄悄耸肩,然后指了指脑子,意思很明显,粱城脑子有问题,是他带过来的。
  崇言微笑,起身拉起办公室的窗帘,粱城脸上瞬间紧绷,盯着崇言,仿佛怕他下一秒就朝他挥刀子一样。
  崇言说:“粱城,不要紧张,我是你的医生,不会窃取你的隐私,只是想和你谈谈心,可以吗?”
  粱城摇头,眼睛避开了崇言的注视,小声说:“你……你随便看看就行了……”
  崇言轻笑,手里的资料薄薄的几页纸,已经讲完了粱城的一生,可他的模样却像是历经了沧桑,这样的病人并不多见。
  粱城还是那样木木的坐在轮椅上,并没有一丝焦虑或不安,仿若一个被抽空了灵魂的木偶,只有在崇言问话时,才语焉不详的说两句。
  崇言看看表,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给粱城的有效治疗时间不多了。
  他干脆利落的起身对经纪人说:“他需要更安静适宜的环境,多余的人和事都会让他分心,我这里有治疗室,麻烦你在外头等一等。”
  经纪人看了眼粱城,一时有些踟蹰,比起之前的一些医生,崇言几乎还没有展开治疗。他低头轻声询问粱城,得到的却是可有可无的答案。
  经纪人一咬牙点头答应,他于粱城不过是工作关系,如果这次粱城还治不好,他也该考虑换一份工作了。
  崇言推着粱城进了一个狭小逼仄的屋子,顶灯啪的一声打开,经纪人透过玻璃窗看到里头除了一张躺椅沙发,还有个柜子一样的铁箱子堆放在角落,上头插着杂七杂八的管子,里头有的是电线,有的则是闪着荧光的液体。
  活像个恐怖实验室!
  经纪人打了个激灵,刚想要出声询问,却听到屋子的门‘咔哒’一声,被反锁了起来!
  经纪人疑窦丛生,刚想要出声询问,却见崇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青绿色的小玉,用银色的链子坠着,却并不使用,只是坐到了粱城的面前,温声道:
  “放轻松,我没有恶意。”
  经纪人满手心都是汗,生怕崇言伤害粱城,拖来一个凳子,心想等会如果崇言敢轻举妄动,他就砸了玻璃冲进去。
  可玻璃窗后的崇言依旧十分亲和地同粱城说着话,他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写书的?”
  粱城看了眼崇言,终于开口回答他,“十六岁。”
  “唔,高中就开始了,我也是高中就在学心理学,提前拿到了大学的通知书,你第一次写书是手写吗?还是用电脑。”
  “手写……”粱城顿了一会,主动说道:“那时候没电脑用,只能手写。”
  “投的杂志?小说网站应该不会要手写稿。”
  粱城攥着个木制的手串,在手里无意识地捻动着,看起来果真放松了下来,回答道:
  “第一次发表是参加了征稿大赛,得了奖,然后用奖金买了电脑才开始写小说的。”
  崇言居然掏出了一盒烟,吊儿郎当的扔给粱城一根,轻笑道:“尝尝,莲花牌!”
  粱城的唇角终于微不可闻的勾了勾,他捡起腿上的烟凑到崇言的打火机前点燃,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得聊了起来。
  经纪人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再去看俩人身后的大铁柜子,顿觉也没那么可怖了。
  听说崇言之前跟着导师做科研,可惜失败了。再加上前几个月家里出事,这才让他们能有幸见到这位国内都少有的心理师。
  屋内的俩人聊天已渐入佳境,粱城似乎很乐意听崇言讲故事,崇言便索性讲他怎么进的大学,如何搞科研,又一路讲到那次医疗事故,然后顺手指了指墙角的机器笑道:
  “就是这玩意,其实百分之九十都是我的成果,可惜失败了。”
  粱城问:“为什么失败了?”

书名:大梦

作者:凉城虚词

状态:连载中

人气:0.7万

分类:都市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