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郡主难将就

小编说:
秦宝姝为了夺得江湖宝物圣火令,假扮郡主嫁进王府,她本以为会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个假世子,强行娶了她,他与她结成假夫妻,只为进王府骗取钱财,鬼才相信! 秦宝姝有个秘密,她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假郡主,而假世子也有个秘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假世子,若是秦宝姝喜欢,他可以将那圣火令都拱手相让…… 他费尽心思接近秦宝姝,有假意,更有真情,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甘愿与她共沉沦。
第一章

  一队人马出现在绣屏山的山脚。
  赫然可见众星捧月般拥簇着一辆雕花轻纱马车,大红色的帷幔挂满了整个车厢,珠翠玉石做点缀,想来便知这马车主人的身份定是非富即贵。
  窗外秋风瑟瑟,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着整片山林,简直是睡觉的绝妙时节!
  秦宝姝盖着红盖头如小鸡啄米般打盹,睡到一半,正梦到自己抢了大包小包的金银珠宝从南平王府逃出来,什么绫罗绸缎、珊瑚玛瑙,还有梦寐以求的圣火令,她两只手都快抱不过来了!
  大丰收!简直是大丰收!
  看来常言道说嫁个金龟婿不是没有道理,经过她调查,传说中能够号令江湖的圣火令就在南平王府,这要是嫁进去了,令牌就是她的了!
  秦宝姝笑得口水都快流了一脸,被春桃给推醒了。
  “郡主,你难过吗,日后咱们便不能常常回府,也见不着夫人侯爷了……”春桃一说到这儿,又变得惆怅起来。
  秦宝姝一怔,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是了,她马上就要嫁给南平王之子了,日后就是世子妃,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
  别说她不能经常回永成侯府,就连见上父母一面也得请示婆婆丈夫。
  以后要想见到长公主和侯爷,都是难上加难了……
  太惨了,真是太惨了。
  秦宝姝低着头揪着喜服,双肩微微抖动,没憋住差点笑出了声。
  一旁的春桃见状,起初还有些疑惑,很快便同情地望向秦宝姝,心里充满了担忧。
  ——小郡主真可怜呀,从山崖摔下去,不仅摔了个驸马出来,脑袋也不好使了。
  秀屏山半山腰的一个土堆后,有几个山贼打扮的人躲在草丛里窃窃私语。
  “老大,咱要等的是不是那个啊!”一个胖子突然指了指前方山脚下,一辆大红锦缎的马车正缓缓行驶着,周围围了几个下人,车前坐了一个穿红衣的小厮当马夫。
  “走——”
  其中一名戴斗笠的年轻男子一声令下,兄弟几人齐齐带刀冲下山去,瞬间便围满了整个马车。
  这伙山贼各个满脸横肉,膘肥体壮,嗓门又大,生生地把那小厮给吓得屁滚尿流,从马车上给摔了下来,周围侍从也乱成一团。
  “咳咳咳——怎么回事?”秦宝姝正在偷偷吃春桃给她带的桂花饼,这马车猛然时停住,落了半块桂花糕在喉咙口,差点没把她噎死。
  “郡主!山贼!是山贼!”春桃掀开门帘看了一眼,没见过这种场面,早已吓得花容失色。
  “山匪?”轿中的秦宝姝一把掀开盖头,连嘴都来不及擦,皱眉问道。
  “要是识相点儿,就把车里那个新娘子给交出来,否则——”三当家恶声恶气道:“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啥?抢婚的?
  秦宝姝还愣愣的,一旁的春桃一听这话,心凉了半截,一咬牙,直接掀开帘子豁出去了:“你敢打我们郡主主意!我和你拼了——”
  “喂!等等!”秦宝姝还没来得及拉住她,马车外的婢女侍从们一听这话,这还得了!连忙扑上来与这群人扭打成一团,顿时,尖叫声,怒骂声响彻在山林之中。
  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秦宝姝紧张地揪着衣角,她缓缓起身,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新的主意。
  “郡主——郡主!”
  突然,混乱中的春桃大惊失色地尖叫起来,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在一旁拖着车厢的烈马不知为何发起疯来,开始朝着反方向狂奔,横冲直撞。
  “春桃!我就是死!也绝不要被山贼玷污!”
  秦宝姝抱着马脖子,吓得小脸煞白一片,似乎竭力想要将马拉回来,然而那马却像发疯般绝尘而去。
  “快!救人!救人啊——”春桃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郡主可是侯府的命根子,要是出了事儿她怎么向夫人侯爷交代啊!
  一众奴仆还没反应过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经朝着秦宝姝的方向飞奔而去,男子头戴斗笠,只露出一张紧抿的薄唇。
  眼看着莽莽绿林已经被甩在身后,嘈杂的人声也逐渐远去,秦宝姝心里松了一口气,猛然拉了一把缰绳,迫使马儿停下来,“吁——”
  可算是累死她了。
  秦宝姝揉了揉屁/股,许久没骑马了,还有些不习惯。
  她是要进南平王府的人!
  怎么能死在山匪手里?
  身后树影婆娑,秦宝姝眉头一皱,厉声道:“谁!”
  “小郡主真是好耳力。”
  戴着斗笠的男子从树梢翻身一跃,轻巧落到秦宝姝的面前,见对方一脸警惕,男子勾唇一笑,略带戏谑的声影在她耳边响起:“没想到小郡主居然当着我的面演了一出好戏。”
  秦宝姝眨了眨眼睛,脑海里出现了千百种念头,她吞了吞唾沫,不着痕迹地慢慢往车厢退去,背在身后的右手悄悄摸到了车厢里的一根长鞭。
  见面前年轻的男子双手抱肘,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秦宝姝心里刚刚残存的欢喜顿时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难以名状的慌乱。
  这人武功极为高强,居然这么快就追上了她的马车!
  看来只能杀人灭口了……
  半晌都没听见小郡主的回答,男子便随意打量着这顶马车,心里还在盘算这到底是京城的那位郡主,冷不丁只觉一道凛冽的杀气直逼命门,他猛地侧身避过,这才发现是一根嵌金丝的倒刺长鞭,而鞭子那头赫然被秦宝姝攥在手里。
  “你还会使长鞭?”对方眉头微挑,有些惊喜,这小郡主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姑奶奶会的还多呢!今天就给你开开眼!”
  然而秦宝姝却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手腕翻转,长鞭破空而来,对方脚尖轻点,腾空跃起,挥袖间拂落桂花一片。
  “小郡主,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啊?”男子心里有些好笑,秦宝姝这点拳脚功夫在他眼里根本不足为惧,不过只是想逗逗她,便故意放慢了速度,让秦宝姝抓到把柄。
  秦宝姝果不其然中了计,挥鞭相向之时对方却扭身躲过一劫,反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纷纷落落的桂花便开满了他的肩头。
  对方灼热的手心让秦宝姝有些微微愣神,但很快她便反应过来,迅速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咬着下唇,怯弱地撒娇道:“你、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她的眼睛湿润润的,朦胧又娇媚,薄唇轻吐,呵气如兰。
  男子有微微愣神,就连双颊也控制不住地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他连忙松开手,见秦宝姝低垂着头揉着微红的手腕,心里有些愧疚。
  也是,对方是京城富贵人家的女儿,平日里外男都见得少,接近她的男子都是京城有名的世家公子,各个素有雅望,哪儿像他这么直愣愣地拽住别人手腕啊。
  “抱歉……”
  然而话音刚落,长鞭又破空而来,对方盈盈的双眸狡黠又明亮,像极了这林中遇见的狐狸,哪里还有之前怯怯娇弱的样子。
  “兄弟,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绣屏这趟线上,还没人敢剪你姑奶奶的镖!”
  秦宝姝并未用红盖头遮住她的容貌,肤如凝脂,樱红薄唇,头戴珠翠凤冠,着一身艳红色喜服,此时杏眼圆瞪,气的双腮鼓鼓的,平白添了一副娇俏矜贵的模样。
  “原来是道上的人,姑娘还真是——”他颇有深意地望向秦宝姝,轻笑道:“深藏不露啊。”
  他倒是没想到,这样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姑娘,说起道上的黑话来还一套一套的。
  对方一招一式都是带着凛冽的杀意,生生想要置他于死地。男子瞳孔一缩,猛然发现秦宝姝的一个弱点,直截了当地以碎石为器,打在她的手上。
  秦宝姝吃痛松手,长鞭便拱手相送,为了避免她还有其他暗器,男子干脆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挑眉问道:“还要来?”
  “不来了不来了!”秦宝姝连忙求饶,“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有什么事儿是好好说话不能解决的呢?”为了体现她的诚意,秦宝姝殷勤地咧嘴一笑,颇为谄媚。
  打不过就求饶,万事保命要紧。
  这句话是祖师爷留下来的,秦宝姝一直奉为圭臬。
  她红衣翻飞,宛若一朵热烈艳丽的火焰,许是因为刚才的交手,还有些微微喘气,红映香腮,发丝凌乱,耳坠上的嫣红琉璃妖艳夺目。
  男子轻笑一声,玩味道:“好好说话?”
  “对,只要你放我一马,咱们好商量!”秦宝姝朝他挤眉弄眼,一只小手拂上对方的胸膛,颇为羞涩:“当然啦,那种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的……”
  秦宝姝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先迷惑对方,然后趁其不备,一举消灭!
  人生啊,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
  总算要嫁进南平王府,路上被山匪抢钱就罢了,好不容易趁乱逃走居然被一武林高手给截胡了!截就截吧!居然还要靠自己出卖色相保平安!
  她好惨,她不想当郡主,她想回家。

书名:郡主难将就

作者:阿曜曜

状态:已完结

人气:0.7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