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老有所养

小编说:
1999年的东北农村,发生在杜连山和他的两儿两女身上的养老故事,养儿防老、老年人再婚以及住养老院等诸多观念冲击着人们的生活。经济高速发展的二十年里,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变化,面临的养老问题也日益突出,从老一辈养儿防老引发的子女矛盾,到新一代儿女远走,空巢老人面临的养老选择,大时代背景下,浓缩的两代人养老的故事,以及养老观念的变化,展现两代人面对养老问题的选择。
001 老杜的心事

  老伴去世的那一刻,杜连山毫无准备,整个人都傻了。他刚刚给小儿子操持完婚礼不到三天,好日子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
  他是30年代末生人,父母是做生意的,家庭条件还算说得过去,小时候读过几年书,写得一笔好字,算盘玩的很溜。年轻的时候给地主家当过一阵儿账房先生,形势紧张那会儿,他拐了地主家的闺女韩玉芝私奔,从山东一路往北,跨过了山海关,最后来到了马岭山村稳定下来。
  艰苦岁月里,他靠着账房先生的手艺,倒也没遭什么罪,在村里做过二十几年的会计,红白喜事还给人家做个记账先生,很受大家尊敬。值得称道的是他的老伴韩玉芝,虽然出身大户人家,却没一点儿千金小姐的脾气。她对杜连山特别宠,好吃好喝的,都紧着他,他吃完了,孩子们才能上桌,最后才是她自己。每到过年,无论有没有钱,首要的事儿是给杜连山置办一身新衣服,有富裕的钱才轮到孩子们,而她,很少添新衣服。
  人们都说,韩玉芝是把杜连山当祖宗一样供着、当孙子一样宠着。韩玉芝对这种说法,总是一笑而过,她一直觉得自己男人有本事,要不是赶上兵荒马乱的年月,一准儿是当官的料。夫妻俩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日子过得清苦,却也舒坦,大事小情,只要杜连山定下的,韩玉芝从无反对,杜连山在家里像个皇帝一样,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韩玉芝独自一人拉扯了四个儿女长大,没让杜连山洗过一块尿布,没让杜连山哄过一天孩子。家里家外,她什么活都干得明白利索,大到赶车种地,小到修房补炕,没有干不了的,有时候杜连山想搭把手,也会被她拒绝,她说读书人就该有个读书人的样子,这些粗活累活,她一个人能干。至于说洗衣做饭、劈柴烧火这些小事儿,那更是不会让杜连山碰一根指头,有时候杜连山就是想帮点儿忙,也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杜连山每日起的很早,背着手家里家外转一圈,然后洗脸吃饭,饭后躺在摇椅上嘬一袋烟锅,瞌睡半个小时。韩玉芝准时把他叫起来,喝一碗刚熬好的大骨汤,换上洗的干干净净衣服之后,他挺着笔直的腰杆出门,手里拎着铁算盘,一边走一边把算盘摇得噼啪响。
  从家里到村委会两百来米的路上,很多村民都客气的和他打招呼,称他为杜先生。杜先生目不斜视的轻轻点头,嘴角挂着神秘的微笑。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很特别,和别人都不一样。
  好日子结束的很突然,一瞬间让杜连山失去了几十年的优越感。
  韩玉芝的死也不是没有征兆。自打要准备给小儿子杜建设成家以来,她就一直觉得胸口疼、闷得慌,有时候甚至疼得满头满身汗。
  她性子刚,咬牙忍着。
  杜连山劝了几次,要她进城去医院看看,可她一直想先把小儿子的婚礼办完了再说。没想到,拖来拖去,竟拖得越来越严重。她绷着一口气,风风光光的给小儿子办了婚礼,一桩心事了却,那口吊着的气也没了。
  杜连山知道老伴心脏不好,而且病得不轻,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觉起来,老伴竟然去了,连句话都没留下。夜里俩人一起看澳门回归的特别节目时,他还半开玩笑的说,等攒点儿钱,带她去澳门转转。韩玉芝笑得像个小姑娘,嘟囔着能回老家看看,她就知足了。
  杜连山一连三天水米未尽,老伴去火葬场那天,他执意不去。可等灵车走了,他又疯狂的跑出去追,一路从家里跑到了火葬场,磨的脚底全是水泡。
  韩玉芝的去世生生夺走了他半条命。
  可日子还得过下去,给老伴办完丧事之后,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怎么活?
  他不会烧火,连柴火在哪儿都不知道;他不会做饭,连先放油还是先放菜都搞不明白;他不会洗衣,不会种地,更不会照看一院子的鸡鸭猪羊,他甚至连烟锅都抽不成了,烟叶在哪儿都找不到,他觉得自己离开了韩玉芝,根本活不下去。
  他不得不面对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养老。
  他很传统,讲究养儿防老,所以养老的事儿自然落到了两个儿子身上,可想来想去,那个也不妥。
  大儿子韩建国是他的心头肉,从小到大,他一直偏袒,倒不是因为这孩子多招人稀罕,主要是刚来东北那会儿,日子苦不堪言,大儿子上山砍柴被树砸断了腿,落下了毛病,走路一瘸一拐,他和韩玉芝一直觉得心里亏欠,所以任何事都偏袒大儿子。就说结婚吧,杜建国是83年结婚的,杜连山出了三千块钱的彩礼,还给盖了新房,结婚的饥荒,老两口都背着,不给儿子儿媳一分。到了小儿子杜建设成家,虽然彩礼也是三千,但是十六年间,三千块钱的购买力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小儿子结婚没房,在村里租了两间房凑合,结婚欠下的饥荒,也都自己背着,老的一分不管。杜建设要强,也不计较这些,可是新媳妇金英可不这么想,恨得咬牙切齿。
  按理说,应该大儿子给他养老,毕竟家里的便宜都让老大占去了。可怎奈,杜建国的日子过得水裆尿裤,一穷二白,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养活不起。
  杜建国是个榆木疙瘩,因为身有残疾,他一直少言寡语,除了打牌和遇到漂亮女人能露出点儿精神头之外,其他时候,大都哭丧着脸,跟死了爹一样,尽管他拼死拼命的干活,但却依然无法摆脱贫困的境地。说起养不养老子,他说了不算,得他那个刁蛮的老婆李翠玲点头才行。杜连山拉不下脸来找儿媳妇商量,只能拐弯抹角的和杜建国暗示。杜建国一张苦瓜脸,木得跟雕塑一样,始终没个囫囵话,气得杜连山火冒三丈。
  有心跟小儿子过,可一想到金兰那张脸,他就觉得自己厚着脸皮去也行,但肯定少不了受气。
  他一辈子也没受过气,老了老了,咋能忍?
  睡不着的时候,他也想过两个闺女,实在不行,豁上老脸跟闺女过。小女儿杜秋兰他是指望不上的,光小女婿许二柱那抠门的劲儿,他就看不上眼,外加杜秋兰在许家也没什么地位,自己去了肯定抬不起头。杜秋兰还有个瘫在炕上的公公和一个聋子婆婆,自己要是去了,那还不热闹透了?
  最适合养老的应该是大闺女杜秋梅家,因为她嫁的是个外来汉,公婆早都死了,女婿刘大民人不错,本分踏实,一直对他很尊敬,去哪儿最合适。只是,杜连山心里有疙瘩,不大好意思张口。
  杜秋梅年轻的时候,模样俊俏,十里八村提亲的人都快把老杜家门槛踏破了,可杜秋梅一个也没看上,最后跟了个跑腿子木匠刘大民,穷不说,连个帮扶的公婆都没有。杜连山当时气得火冒三丈,平生第一次打了杜秋梅,并狠心一分责任田也没给她。
  杜秋梅生性倔强,不管不顾,硬是冲破世俗的目光跟刘大民登记结婚了。当时,俩人摆了两桌酒,想请亲朋来坐坐,可从中午等到晚上,一个人也没来。后来才知道,是老爹杜连山发了话,谁要是敢去,再也不准蹬杜家的门。杜秋梅当即一拍桌子,和刘大民俩人喝得大醉,发誓一定过出个人样来,给老爹瞧瞧。
  俩人当时借的房子结婚,家徒四壁,最值钱的家当可能就是一床铺盖了。好在,刘大民务实能干,脑袋瓜也聪明,没几年日子就过起来了,不但买了房,还张罗着在村里办了个小木器厂。富在深山有远亲,日子过好了,父女关系也就缓和了下来,过去的事儿不提,该叫爹,还得叫爹。
  只是,杜连山一见杜秋梅就头疼,心虚。杜秋梅这几年让木匠给惯得有点儿不像话,十指不沾阳春水,横着膀子在家里晃,像个野蛮公主一样。他不敢直接给秋梅说自己的想法,只好变着法的从刘大民嘴里套话,刘大民为人憨厚老实,古道热肠,满口答应下来,杜连山嘱咐他,还是回家商量一下的好。
  刘大民回家一说,虽然杜秋梅心里不痛快,可也没说啥,毕竟是自己的亲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饿死吧。
  杜连山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他翻看了一下挂历,准备找个黄道吉日搬家。
  可谁知,他还没走呢,小儿子杜建设和儿媳金英就拎着行李搬了过来。

书名:老有所养

作者:华云

状态:已完结

人气:2.5万

分类:都市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