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养只俊鹅当郎君

小编说:
言小霜是职业饭托,在她惨被未婚夫抛弃,又被饭店老板刁难的那天,危急关头,她想起了那只已经归西的大白鹅花花,她忍不住向上天请求,能够让她再次拥有一只能够时时刻刻保护她的宠物鹅!此时,一只大白鹅……不对!一个白衣翩翩少年从天而降!言小霜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她的鹅子!因缘巧合之下,言小霜开启了跟这位来路不明的少年同居的日常。殊不知,这位少年竟然是奉命来此地调查案件的小王爷!乡野村姑靠吃播圈养傲娇俊美小王爷!更有深情腹黑的教主处处守护!三个人剪不断理还乱的纠葛,最终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呢……
一、 天降鹅神

  上元节已经过去三日,而杨城的夜市却依然繁华。街道上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年轻的少女们穿着新制的袄裙结伴而行,手中提着颜色鲜亮的灯笼,抑或自己亲手做的蹴球。孩童们欢笑追逐,手上捏着水上浮等玩具。背着货箱的小商贩穿行在人潮之中,用清亮的嗓音叫卖各色果干,声音有高有低,此起彼伏,彷如乐曲。
  然而这样的热闹,言小霜却感受不到。此时言小霜正坐在三层高的张记饭馆中,一边吃着清汤寡水的阳春面,一边嗷嗷直哭。饭馆边上的勾栏里正有当红的杂耍伶人卖力表演,围观人群发出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喝彩声有多大,言小霜的哭声就有多惨。立在一旁的饭馆小二瞅瞅勾栏里的杂耍又瞅瞅言小霜,还是觉得言小霜这边比较精彩些。
  言小霜今年十八岁,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村野土妞。就在三个月前,她的竹马小哥哥高促以进城拜师学艺为由,离开家乡前往杨城。此后又过几天,心爱的宠物鹅花花不幸离世,于是言小霜觉得,村子里再无值得她留恋的事物,遂拜别父母,进杨城找她高促。然而令她没想到的是,幼时与她私定终身的竹马小哥哥已经另有新欢,不再待见她了。
  这段往事其实已经有些时候了,言小霜早已不那么介意了。只不过这阳春面实在太难吃了,她从没吃过那么难吃的面。正逢佳节,她一个人吃着难以下咽的面,一时间悲从中来,伤心欲绝。
  “小二,拿壶酒来!”她冲一旁看直了眼的小二招了招手,小二立刻送来了酒,随后便一溜烟地找掌柜去了。
  “姑娘,您这是做什么呢?”张掌柜一脸愁容地走到正在灌酒的言小霜桌前,“我花钱雇你上我家来吃饭,是希望你尽量做出吃得香,吃得满足的样子,好吸引客人前来吃饭。可你哭成这样,还有谁敢来嘛。”
  “吃得香,吃得满足?”见掌柜前来,本已止住哭声的言小霜,闻言又想哭了,“这面您自己吃过吗!”
  张掌柜一时间陷入沉默,显然对自家吃食的水平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也罢,这次算我吃亏,饭钱就不需你付了,你赶紧的走吧。”张掌柜不耐烦地冲言小霜摆了摆手。
  “等等,工钱呢。”半醉的言小霜顶着昏沉沉的脑袋站起,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
  “工钱?”张掌柜登时瞪直了眼睛,“你把我家客人都哭没了,还好意思问我要钱?”
  “吃你这顿面我的胃得罢工好几天,就算没有工钱,好歹得有赔偿吧!”言小霜理直气壮。只身一人在杨城生活,必须有足够的勇气,才得以应付遇到的诸多困难。她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能退缩,不然生活只会变得更糟。
  张掌柜见言小霜如此执著,转身就对身后小二使了个眼神。小二一溜烟跑进里屋,没过多久,便出来两个彪形大汉,一齐把言小霜扔出店门。显然,店家不想跟她继续废话。
  正值二月,地处江南区域的杨城依然寒冷。浑身污渍的言小霜狼狈地趴在冰冷的砖石上,任由刺骨的夜风顺着光裸的脖颈灌入衣领。有路人路过,只是诧异地她看一眼,便匆匆走过。她望着满街彩灯,越发心冷
  “你们干什么!”言小霜忽然发现那两个扔她出来的大汉正向她步步逼近,不觉大惊。
  “姑娘,咱店虽小,但不是你嚣张的地方。你把身上的银钱都留下,哥哥几个就不找你麻烦了,行吗?”其中一位大汉一边说话,一边有意无意地拍着手里的木棍。
  言小霜的目光不由地跃过他,落在站在饭馆门口的掌柜身上。张掌柜一脸悠闲,看着她露出阴冷的笑容。
  看来今天注定是逃不过了。言小霜无奈地闭上眼睛,不由地就想到她的宠物——大白鹅花花。
  年幼时的她身材瘦小,总是被其他大个儿的孩子欺负,那时花花便会不顾一切地冲过来保护她。花花虽然只是一只鹅,但在她看来,却是当之无愧的武林高手。一天,她正抱着花花在田中散步,却碰上一条对着她狂吠不止的恶犬。英勇好斗的花花当即使尽吃奶的力气从她的怀中挣脱,欲与恶犬一较高下,不想就这样与寿终正寝的美满结局失之交臂。
  要是花花还在身边就好了,她忍不住就想,花花一定会保护她。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眼前一阵风扫过,一道雪白的身影翩然而至。
  那身影掏出腰间飞刀,三两下便将两个壮汉打趴在地。掌柜见状,一阵哆嗦后便跑远了。
  言小霜缓缓抬头,细细打量她的救命恩人。救了她的是个年轻男子,他不但身手了得,而且异常的俊美。树梢上挂着的彩灯,在他如墨的长发上,也印染上艳丽的色彩。他棱角分明的面庞上带着清冷的笑意,一双细长的眉眼深邃犀利。夜风吹来,他的白衣翩然翻飞,如梦如幻。
  言小霜下意识地摸摸脸颊,这才确定她所见到的绝非酒后的幻象。如果她家花花修成仙变成人的话,必然跟眼前的男子一样,飘逸出尘,英勇无畏。
  “喂,你没事吧。”白衣男子见言小霜许久无言,不禁出声道,“你在地上躺了好些时候了。”
  言小霜慌忙回神,伸出手来示意白衣男子拉她一把,然而白衣男子无视了她的这一请求。言小霜没有办法,只得倚靠自己的力量艰难爬起。
  “公子,我见您姿容不凡,身手了得,不如……来我家如何?”她借着酒劲,用一双写满期盼的圆眼看着白衣男子,“我需要人陪伴我,保护我……我看你正合适……不过你看……我家里就只有我一个,孤男寡女,总要有个说法,所以……”
  “姑娘的意思是,要我做你的侍从?”白衣男子挑眉问道。
  “唔……不是。”言小霜摇了摇头。
  “那是下人?”白衣男子的脸色暗了暗。
  “也不是。”言小霜再次摇头。
  “那姑娘……难道是要我以身相许?”白衣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救完人后以身相许给别人,好像那些英雄救美的戏码都不是这么演的。
  “嗯,也不是啦。”言小霜的眼里藏着隐隐的兴奋,“其实……我想你当我的宠物。”
  白衣男子闻言,迅速露出诧异的神情,随即便咬牙发出一声哼笑:“还真是天下之大,无穷不有,我第一次见人得救后这么谢我。姑娘,你的脑子莫非是长在腿上,刚才跌倒时碰巧磕坏了?”
  “嗳不是……我是认真的!”
  言小霜正想继续说话,却听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转头一看,竟是一伙身穿兵甲的杨城城卫。
  “这家饭馆的掌柜说你们无视王法,寻衅滋事,殴打良民,可有此事!”为首的卫官胡子直瞪着言小霜。
  言小霜真是万万没有想到,那掌柜竟然还有胆向城卫告状,真是打定主意不让她好过。
  言小霜转了转眼珠,当即打定主意,深深吸气,忽然扑倒在地,想着那碗难吃的阳春面,嗷嗷地哭出声来:“大人请为小女做主啊!小女什么都没做,不过是在饭馆中老实地吃饭,不知怎的,那掌柜就心生不满,不但把我扔出门不说,还想抢我钱财,嘤嘤嘤嘤!”
  卫官见言小霜哭得这样伤心,面色登时缓和了不少。“真要是这样,那就得把你们都带去衙门,问个明白。”卫官沉吟片刻,视线不经意间投向言小霜身旁垂着头的白衣男子,立刻有些愣神,“咦,这个男的,怎么有点眼熟……”
  白衣男子见状,转身就要开溜,不想却被眼疾手快的言小霜抱住了腿。
  “你别走!我们得跟大人把话说清楚,不然日后再遇到那群歹徒可就麻烦了!”言小霜用力抱着白衣男子的腿,以只有他能听见的音量急切说话。
  “我有急事。”白衣男子急于离去,然而言小霜就像是一块化掉的糖一样,粘在他腿上甩都甩不掉。
  “再急你也得等等!”言小霜继续龇牙咧嘴地说话,“刚才的事你也参与了,你走了我一个人说不清楚的!”
  白衣男子看一眼自己蹭满污渍以及泪水的裤子,轻轻闭上眼睛,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我答应你。”他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咬牙说话。
  “什么?”
  “我答应当你的宠物。”

书名:养只俊鹅当郎君

作者:陈心昭

状态:已完结

人气:0.6万

分类:古风古韵

作者的其他书籍

我有一条金锦鲤

作者:陈心昭

分类:古风古韵

莞城有凶神,人见人倒霉,传说嫁给凶神,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