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昼鬼夜夫

小编说:
落水一场,竟将我的魂魄和一个傻子连在了一起……
001 虐猫

  十岁那年,我爸妈外出打工,把我送到了外婆家生活。我成了一名留守儿童。
  可能因为我是从城里(其实就是镇上)来的孩子,村里的小孩们对我格外的热情,没两三天我就和他们混熟了。
  村里孩子王叫俞侉子,因为父母是表兄妹结婚生下的近亲孩子,长得很吓人,大耳朵小眼,尖嘴猴腮还不长头发,特别的野。打起人来手上没个轻重,所以,大家都怕他。他还有个妹妹叫俞夏莹,长得却出奇的好看,就是因为哥哥的撑腰,她脾气很不好,刁蛮不讲理。我反正是不爱和她深交,可她却特别喜欢缠着我,问我“城里”的趣事。还说她将来一定要嫁到城里做“街上人”的。
  因为她哥哥是孩子王,她又喜欢缠着我,所以,他们那伙人一要做什么坏事都会拉着我。我迫于俞侉子的淫威之下,不敢不跟着。
  这天我刚和外婆去村上的学校报完名,就在半路遇到了俞夏莹。她非要带我去玩,我外婆正好有事要办,就让我和她一块去。我没办法,只好跟着她。
  被她一路拉到村后面的小田埂上后,我就有些害怕了,因为我看到小田埂尽头站着俞侉小跟班,并且时不时的往地上踢着什么,然后就传来“喵呜喵呜”的猫叫声,特别的刺耳。
  “夏莹你带我去干嘛呀?”我听到那猫的惨叫声,就步伐缓了下来,想要挣脱出俞夏莹的手。
  因为我敢肯定,俞侉子他们在虐待村子里人家养的宠物了。这次不知道又是谁家的猫狗遭了秧。
  “我哥把俞傻蛋的猫给抢来了,这会可有的玩了!”俞夏莹朝我兴奋的一笑,手也没松开我的手,继续拽着我走了过去。
  我一听是俞傻蛋的猫,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要知道那个俞傻蛋可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村长的孙子,并且是一脉单传的孙子,虽然是个弱智,但平时村长一家可宝贝的很。因为傻,没有小伙伴和他玩儿,他就只有这只猫陪伴。我每次路过他们家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他抱着那只黑猫坐在门槛上,面露傻笑的抚摸猫身。猫也乖乖躺在他怀里。
  对于我们来说,猫狗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他来说,那只猫就是他的好朋友、亲人。如果这只猫死了,可想而知这傻子得多难受?
  “我不想去了。”我气恼的甩开俞夏莹的手,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这时俞夏莹朝我怒了,“你今天敢走,我们就不是朋友了!”
  我知道她说的不是朋友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无休止的被他们这帮人欺负!
  我初来乍到,不能没有同伴,不然以后的日子怎么熬?想想被他们欺负的那些同村小伙伴们的下场,我害怕了。没用的转过身,只得赔笑,“好吧好吧,你要我陪,我就陪着吧。”
  “这还差不多!”俞夏莹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重新拉起我的手走了过去。
  一过去,我就看到俞侉子他们将那只猫四只脚都扎起来了,并且猫已经被他们打的口鼻冒血,奄奄一息。
  俞夏莹过来后,用脚踢了踢这只猫,见它没什么反应后,朝俞侉子嘟着嘴不悦了,“哥,你们这么快就弄死它了,我和珑珑还玩什么?”
  俞侉子一听这话,扫了俞夏莹一眼,然后又将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哪知道这猫这样不经打,不都说猫有九条命么,这俞傻蛋的猫怎么就这样没用!”
  “就是,一点也不好玩儿!”他的一个叫小五子的跟班使劲的跺了一脚猫身,气愤的附和他。
  猫被他这么一跺,四肢抽搐起来,眼猛地睁开了一下,露出一抹诡异的目光出来。
  我看到这猫眼投出来的目光,突然打了个激灵,好想解开它脚上的绳子,莫名其妙的就蹲下了身,伸手去解……
  “珑珑你在干嘛?”不等我伸手去解开,俞夏莹就一把拉住我的手腕,制止住了我。
  我被她这样一拉,立马就又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蹲在地上要解猫绳,有些恍惚,“我……我怎么蹲下了?”
  “你不知道自己蹲下了?”俞夏莹见我这样,很是不解。
  我直摇头,吓得连忙站起身,指着猫道:“这猫有古怪……我外婆说,黑猫能通鬼,我们还是不要伤害它了。”
  我外婆和隔壁村的神婆是表姐妹,所以,她但凡说的和鬼神有关的话,村里人都信。
  这会听我这么一说,俞夏莹吓了一跳,连忙离那黑猫远了点。
  可俞侉子却不听我这话,骂了我一句“胆小鬼”之后,就从一旁的布书包里,掏出一把小刀。这小刀平时是用来削铅笔用的,这会他一拿出来,我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然,他二话没说,提起猫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池塘边的杨柳树下,将猫挂在树枝上,就打开小刀,邪笑着对着猫的腹部刺去,“呵,我倒要看看这黑猫究竟怎么个通鬼法,老子还没见过鬼呢!”
  “不要啊……”我见状,吓得捂住了眼睛,压根就不敢看。
  捂住眼睛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人狂奔的脚步声,还有一抹口齿不清的喊声,“小喵……不许搞我的小喵,呜呜……”
  一听到这声音,我忙松开手去看,就见俞傻蛋躬着他那瘦弱的身子,往我们这边狂奔过来。他此时脏兮兮脸上的眼睛睁得格外大,目光死死的盯着俞侉子前方的黑猫,像是一头被惹怒的公牛。
  他这副模样是我从前没看到过的,他给我的印象总是抱猫傻笑,哪怕偶尔被俞侉子他们骗出来毒打时,他也是傻笑着的。这会这凶神恶煞的样子,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给他闪开路,所以,他顺利的就跑到了俞侉子那边,用力的用脑袋去撞他的腹部。俞侉子没来得及闪躲,结结实实的被他撞了一下,手里的小刀被撞落,后背抵到树干上,还差点脚一滑摔进池塘里。
  “嘶……靠,你这个死傻子,竟然敢撞老子,看我不弄死你!”俞侉子哪里吃过这样的亏,缓过神来,一把就揪住了傻蛋的头发,拳头不停的往他的脑袋上打去。
  傻蛋被打的哇哇哭,可手还要往树上抓,试图将猫给救下来。
  我看他实在可怜,就小声的喊了一声,“侉子哥,别打了,他一个傻子而已。”
  可现场没有人会听我的。俞夏莹见自己的哥哥吃了亏,哪里会算完,招呼着小五子他们就冲了过去,一起对傻蛋拳打脚踢。
  不多会,傻蛋就被打趴在地,和猫一样口鼻窜血,一动不动的呻吟着,“痛……爷爷,我好痛……你快来救救小喵呀……”
  傻蛋这一躺下,我才发现十一二岁的他,个头其实不比十三四岁的俞侉子矮。这会即使被打的奄奄一息,还歪着头,目含担忧的看着挂在树上的那只猫。
  可能是因为傻蛋提到他爷爷的原因,俞侉子这才喊众人停了下来,“行了,再打下去他爷爷来找麻烦就惨了。”
  “那这傻蛋撞你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小五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朝俞侉子道。
  俞侉子盯着傻蛋,一脸不甘心的道:“肯定不算完,但今天不能再打下去了,不然真把傻子打死了,他爷爷不会让我们好过的。”
  “那他死罪可免,活罪就难逃了。”俞夏莹眯了眯眼,目光移到树上的那只猫身上,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阴邪的笑容来,“小五子,你把这只猫给我丢进池塘去!”
  每次一看到俞夏莹这样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要使坏,却没想到这次的做法这样恶毒。我见小五子得令走过去踮脚勾猫,傻蛋艰难的伸手要去拽他,喊着不要伤害小喵的模样实在可怜,便走到俞夏莹身边,劝道:“小莹,这傻子也被打出血了,就算了吧。”
  “算个屁!”结果我这话刚一出,俞夏莹就用力的将我一把推倒在地,怒道,“珑珑你究竟是哪边的?居然一次次帮那个傻子说话。”

书名:昼鬼夜夫

作者:月华洒蓉

状态:连载中

人气:5.9万

分类:幻想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