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整容张脸,人生真的能降低难度?真相是……

小编说:
G国的整形医生项珺刚刚继承去世父亲的私人诊所,就遭遇逃避警方追捕闯入诊所的毒枭,被迫为其做了整形手术后,险被灭口的项珺逃回祖国。 项珺和在机场认识的姑娘宋玲一同搭车回市里时遭遇毒枭组织制造的意外车祸,宋玲惨死,项珺慌逃亡下拿错宋玲行李,一死人一活人戏剧性地掉包了身份,项珺将错就错,逼迫整形师谢辙替她整形成宋玲的模样,随后在谢辙所在丁香医院开始了整形科实习工作。她以为能就此安稳下来重新开始,但她并不知道,背后有好几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 在她接手一个个“极度渴求以换脸换人生”的整形案例开始,事情已经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脱轨发展了……
第1章

  2016年2月20日·中国
  “不行。”
  “为什么?!这个案子我跟了四年,凭什么我不能参加行动?!”
  “这次行动在G国,我们有G国的同事配合当地执法部门,你去算怎么一回事?!”
  “我……我算总部派遣协助的总可以吧?我熟悉他们的手法!了解他们的行事逻辑!”
  “这次行动,骷髅那边没有派安德烈。”
  “我管他们有没有安德烈,不是,卢队,你难道以为我跟着你干这行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找安德烈吗?”
  “难道不是?”
  “……好吧,是,但……你告诉我,你难道不想替连长报仇吗?!”
  “我想,但这不是你去涉险的理由,现在时机还不成熟。”
  “你总说时机不成熟,什么时候成熟?你告诉我?是等到他们把毒品贩进中国市场,全民流通的时候吗?!”
  “王昱枫!”
  “到!”
  “你……不要感情用事。”
  “我没有感情用事!”
  “你这个……行吧,有个在G国召开的国际综合医学交流会,我们中国代表团犯罪心理学研讨代表还有一个名额,你去吧。”
  “耶!卢队,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到了那儿,我会联系威尔斯探员去接你,记住你的身份是犯罪心理学专家,是去做犯罪行为分析的,不是去打架的。”
  “……行行行,你说了算。”
  2016年2月21日·中国飞往G国的班机
  “哥们儿,让一下,我坐里面。”
  谢辕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嚯!可真够高的!目测能有一米九吧?他往旁边让了让,高壮的男人挤了进来,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这趟航班上有一小半人都是这次参加国际综合医学交流会的中国代表团成员,谢辕前后几排都是之前在代表团见面会上见过的算是眼熟过的前辈领导,然而身旁这男人虽然谢辕也觉得眼熟不过,但却并不是在见面会上见过的哪位……
  “你好,你也是去参加医学交流会的吗?”谢辕问道,还有20多小时的飞行路程,多认识个朋友没什么不好。
  男人看了他一眼,似乎不太情愿的嗯了一声。
  “哦!幸会幸会,我是SH市丁香医院的,这次是整形代表组成员之一,我叫谢辕,不知道你是哪家医院的代表?”谢辕自来熟的递了张名片过去,笑着问道,对于男人有些无措甚至有些不耐烦的并不在意。
  “王昱枫,犯罪心理学。”男人简短的回答道。
  “哦……”谢辕打量了他一眼,搞犯罪心理学的啊……看着是有点渗人!
  2016年2月23日19:45时·G国D市黑桃大街休斯曼医疗中心六楼
  项珺正在慢慢将桌上的东西收拾进纸盒内,今天是她最后一天在这里工作,她要离开这个工作了四年的地方了,虽然非常舍不得,但却不得不离开。
  “珺,你不再考虑一下吗?”格雷特先生靠坐在诊室的病床边沿问道,他是这家医院的院长,他清楚这个年轻的女医生离开会给自己的医院带来怎样的影响,毕竟撇开私下的好关系不谈,这姑娘可是G国整形协会年轻一代整形医生里最优秀的一个。
  “不,谢谢,格雷特先生,我必须回去,爸爸的诊所需要人去管理。”项珺努力笑了一下,想要表现得更轻松一些,“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你爸爸把你宠坏了。”格雷特忧心地摇摇头,这是老友项的女儿,项是一位勤奋的学者,严谨的医生,认真的管理者,但在格雷特眼里他就只是个宠溺女儿的傻爸爸。
  “如果他真的希望你回去继承诊所,应该在查出病情的第一时间就告诉你了,”格雷特叹气,“他一直瞒着你,可见他希望你能按照自己的心意,成为一个优秀的整形医生,就像你自己希望的那样。”
  “可我希望他健康地活着!”项珺摇头,“我当初就不应该离开他……”
  “孩子,不要自责,你爸爸并不想看到你这样。”老人站起来拍拍她的肩说,“你其实可以把M城的诊所交给代理公司去运营,自己继续在这里工作,我可以每个月给你多两天假期回去照看一下。”
  “不,谢谢,我已经让爸爸为我做了太多了,现在该我为他做些什么了,那是他的心血,我不能随便交给别人去管理。”项珺深吸了口气,说道。
  “好吧,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联系我。”老人有些失望,但也能理解,他再次拍了拍项珺的肩,转身离开了。
  “珺,哦!到处找不到你,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金发的娜莎进来向她伸出双手。
  “我怎么可能不告而别,不过也快到时间了,我会想你的,娜莎。”项珺拥抱上来人。娜莎是她大学同学,毕业后又一起在休斯曼医疗中心工作,关系一直非常好,所以此刻更加不舍。
  “我也会想你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娜莎安慰好友。
  “谢谢……但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管理好爸爸的诊所……”她叹了口气,“你知道的,我……”
  “珺,你可以的!”娜莎再次紧紧地拥抱好友,拍了拍她的肩背说,“从大学到现在,没有你做不成的事,不是吗?”
  项珺明白好友的安慰,她红着眼眶,目光落到好友身后的桌面上,那里孤零零地放着一个相框。
  这是最后一样了,她轻叹一口气,拿过这个获得博士学位时和父亲的合影,放进纸盒,盖上盖子。
  “我送你吧。”娜莎说。
  项珺点点头,两人一起走进过道,等待电梯的到来。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从楼下传来,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惊恐的看向对方:“发生了什么?!”
  “不……不知道啊……”
  五分钟前,距离休斯曼医疗中心四百米的红方街……
  王昱枫一把揪着威尔斯上了车:“我说了不要开枪,你们为什么不听?!”
  威尔斯探员满腹委屈:“他们是国家安全局的人,他们不归我们管!”
  王昱枫狠狠眼了他一眼,转动方向盘,脚踩油门,紧紧的跟着前方不远处横冲直撞的一辆印有联邦安保公司标志的运钞车。
  “王,你不能这样,我们的行动中不包括……”威尔斯战战兢兢地说道。
  “闭嘴!”王昱枫紧盯着前方的运钞车,恶狠狠地叫道。
  威尔斯安静了下来。
  此时,几辆拉着警哨声的警车呼啸着跟了上来,威尔斯脸上露出喜色:“他们跑不掉了!这个街区的路都封锁了!”
  王昱枫瞪了他一眼:“你们是在激怒他们……”
  “他们无路可逃了!”威尔斯莫名的说道,“你看!”他拿出手机,指着上面地图里显示的光点得意地朝王昱枫眨眨眼,“这是最先进的追踪系统,我们自主研发的,他们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
  “……”王昱枫无语地看着这位G国同事,想到了一个国内常见的网络词汇:傻白甜。
  前方的运钞车已经驶入了一条繁华街道,不正常的行驶速度逼停了几辆家用轿车之后,迎面遇到了夹击而来的警车。
  “看!我就说他们无路可逃了!”威尔斯欢叫道。
  而在他的欢叫声中,运钞车方向一转,笔直地一头冲进了一幢高楼建筑……
  一片无措和绝望的惊叫骚乱声中,十多个身穿黑色西装手握半自动步枪的彪形大汉下了车,而唯一没有穿西装的男人,四下打量了一眼,抓住了接待前台的一名女人的头发。
  “各位亲爱的纳税人,不用惊慌。”他诡异地笑着,完全不理会手里被他抓着的女人痛苦惊恐的尖叫,悠哉地说道,“我并不喜欢杀人,所以如果你们都乖乖的听话,那么,很快就会恢复自由,当然,这要也看警察先生们的诚意。”他在说话的时候,身旁持枪的西装男们开始四散上楼……
  “先生,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请你放开那位女士,我愿意替她……您知道,我或许可以帮您跟警方对话。”几分钟中,被赶到一楼大厅内人群中,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站出来哆嗦着说道。
  男人打量了他一眼,目光在老人洁白的大褂上胸前的名牌停留了一秒,笑得露出森森白牙:“格雷特先生,您可真是位可敬的绅士。”他冲身旁的持枪者点了点下巴,后者上前将老人拖到了男人面前,而男人则松了手,惊恐的女人呜咽着看了格雷特老人一眼之后,被持枪的男人推到了一旁与其他被劫持的人质一起控制起来。
  “来吧,格雷特先生,告诉警察,现在医院里有多少人。”男人拿起接待台前的电话,递给老人。
  医院外,威尔斯惊慌地拉着王昱枫不肯放手:“王,你冷静点,陆战队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会解决问题的!”
  王昱枫不看他,兀自穿上防弹背心,挂好枪盒,在脸上抹上黑乎乎的油彩……
  “听着,你如果不想干,趁早打辞职报告,我不管陆战队什么队,我要抓犯人,就这么简单!”他向威尔斯伸出手:“拿来!”
  威尔斯在对方凶恶的目光下不情不愿的将一张照片递给他。
  “这就是马尔夫·寇森,很好,谢谢合作。”王昱枫将照片塞进裤兜里,转身朝正在向医院外围靠近的陆战队成员走去,很快一身黑色的他融入了同样是一身黑的陆战队成员中。
  随着第一颗催泪弹被投入,医院大厅内一阵混乱,特种兵蜂涌而入,枪声不断响起,人质在迷烟的掩护下被带领着撤离……
  没有人注意的楼道拐角,王昱枫一拳砸在一个黑西装男人的脸上:“说!马尔夫·寇森上哪儿去了?!”
  男人捧着鼻血浠沥的脸哭着叫道:“六楼!他们在六楼!”
  “多少人?”
  “两个……不!三个,三个!不要打我!”
  王昱枫扬手在男人的后颈敲下,后者哼了一声之后昏迷过去。王昱枫捡起男人掉落的半自动步枪,挎在身上,转身上了楼。
  六楼,是整形科手术室和办公区,王昱枫没有坐电梯而是从楼梯上来,从逃生出口进入,以门为掩体,很容易就能看到一个黑西装男人正拿着枪指着蹲了一地的护士和医生。王昱枫悄悄掩上去,在男人身后不远住的一个流动药品车后藏身,等那男人走开些,他才继续潜进,然后突然出手,几乎是近距离爆头,男人的手还扣着枪,倒下时那枪落在地上,吓得近前的几个护士尖叫起来。
  王昱枫示意他们安静后,向他们展示了照片:“见过这个人吗?”
  “他在里面!”一个护士小心地指着手术区说道。
  “谢谢!”王昱枫道了谢,用对讲机通知威尔斯叫人上楼来带人质出去,自己则往手术区走去。
  手术区的几间手术室都关着灯,王昱枫一一推门进去,却并没有看到人影。
  只有最深入一间里,露出光亮。
  王昱枫小心的进入,为了防止里面的人进攻,他整个人都处于紧绷的状态,猛地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啊——”手术室里的人被他的闯入吓得不轻,一名助理当场叫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王昱枫用没有握枪的手安抚手术室的人们。
  “先生,我们在做手术。”穿着手术服戴着口罩的女医生冷冷地看着闯入的男人,“麻烦把门关上,我不希望我的病人感染。”她口中说着,手里的手术刀却丝毫没有颤动。
  一旁的助理也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她看了一眼医生,低下了头,仿佛在愧疚自己方才的紧张失措。
  “抱歉!”王昱枫说道,“我在找这个人,你们有没有……”他拿出马尔夫的照片,但看了一眼正在手术中根本无瑕理会他的医生,有点失望,这几个人忙着做手术,可能连整幢大楼都被劫持了的事都不知道。
  “吉米,一号手术刀。”女医生突然说道。
  站在她右侧的男助理似乎还没从惊吓中缓过来,呆了一秒之后才慌张的伸出一只手在手术器具盒里翻找起来,却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如何始终找不到女医生所说的一号手术刀……一旁的女助理似乎看不下去了,伸手拈起一柄手术刀递给女医生。
  王昱枫有些无措,外面的人说马尔夫在进里,然而目前来看,根本就不在,是外面那人在说话,还是他们从别的途径逃跑了?!王昱枫心思飞转着,突然,他听到女医生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了一句话:“先生请你从哪儿来的,再从那出去。”
  这个女医生竟然是个中国人?或者说华裔?王昱枫怔了一下,退出了手术室。
  手术在继续着,项珺脸上的口罩已经被冷汗浸透,在王昱枫看不到的地方,那名被叫做“吉米”的男助理手里握一把半自动步枪,枪口直顶着她的腰腹……
  “你对他说了什么?!”男人低声质问道。
  “没什么,我告诉他我们是同乡,请他快离开!”项珺平静的说道,“他离开了不是吗?”
  “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男人看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病人”,问道:“他还有多久能醒来?”
  “十五分钟。”项珺用纱布将“病人”的脸一层层仔细的包起来,“接下来的一周,不要沾水,三个月内不要咀嚼硬的东西……还有,放了我的朋友。”
  男人耸耸肩:“你得等他醒过来。”
  女助理娜莎轻轻抽泣着,她的白大褂里绑着一颗炸弹……

书名:整形科

作者:萌梗笔记

状态:已完结

人气:1.2万

分类:都市情缘

作者的其他书籍

整形科·II

作者:萌梗笔记

分类:都市情缘

整形医生项珺以真实的身份回到丁香医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