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你是人间的烟火

小编说:
面对明媚如阳光的美人,从晦暗中走来的步蕴川被一包蜜烤栗子叩开了心门。 清欢不仅努力学习厨艺,还摘得了厨艺比赛的冠军,满满的正能量。步蕴川则因幼年丧父,耿耿于怀。 在步蕴川一步步地追查中,父亲的死亡谜团终于揭开,凶手又住进了自己所在的医院…… 一路上,清欢用美食和正能量治愈着自己的爱人,然而,他们的爱情为何彻底走到了终点?
第一章 旧事年年

  利比亚,满目疮痍,战火纷繁。
  步蕴川神情凝重,正和一位同行的医生往驻地医院赶。两个小时以前,几公里外的二级医院申请医疗援助,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又碰上激烈的交火。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歇脚的地方,同行的医生气喘吁吁,中年发福的将军肚随呼吸略起伏,两个人望着对方狼狈的模样,不由得相视苦笑。
  “到底是年轻好!”
  同事的笑谈犹在耳边,步蕴川正欲松口气,却听得密集的枪声逼近。
  “小心!”
  原本挺拔俊朗的身姿猛的抽搐一瞬,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同事扑倒在地上。
  “蕴川,蕴川!”同事惊恐地按住他身上尚且温热的弹孔,殷红血色触目惊心,颤着手要扶他躺平,却被他死死压住,动弹不得。
  步蕴川平日打理得干净好看的额角擦伤了好几处,发丝与尘土和着血液凝结成绺状,面色惨败,声线低弱:“别动,他们还在附近。”
  反叛军所到之地,不留一个活口,现在只能抱一丝侥幸躲过这一劫,他步蕴川又何曾想过,生命中会有这样窝囊的时刻。
  同事也是理智的人,当即含泪噤声,暗自伸手,死死按压住他正在汩汩流血的伤口,子弹在耳畔呼啸而过,爆炸声在不远处惊心动魄。
  此起彼伏的哭声枪声,像一只又一只狰狞的巨兽,掠夺着无辜民众的生命和家园,也一点一滴挥霍着步蕴川生还的几率。
  他的呼吸脉搏越来越弱,同事也顾不上其他,掏出手机来向驻地医院求救:“Dr.Bu got shot! Help!”
  回驻地医院的路上,步蕴川好几次没有了自主呼吸,几个不同肤色的医生护士轮番心肺复苏,好不容易才到了抢救室,连接好仪器,建立好各种输液通道。轮床上这个年轻俊朗的男子,脸上毫无血色,腹部伤口已经染红了浅色衬衫,触目惊心。在这一批医疗援助专家当中,他是唯一一个不穿军装,却时刻以相同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人。
  也正因如此,同事们都希望能竭力挽救他的生命。
  床头监护仪尖锐地报警,室颤是所有人都不愿看到的情况。
  “准备除颤!”
  “200J充电完毕,请离手。”
  所有人后退一步,看着步蕴川的胸膛被仪器吸引,又重重地落回床上,并没有恢复窦性心律。
  “400,准备再一次。”负责抢救的上级医生狠狠闭了闭眼睛,意料之中的,毫无反应。
  怕是救不过来了。
  这个可怕的念头闪过所有人心头的那一瞬,步蕴川本人并不是毫无意识的,甚至唇角还微微勾起。
  他觉得自己并未置身非洲大地,而是牵手与韦清欢走过风霜雨雪。
  甘甜糯软的板栗,丝滑浓情的陈皮红豆沙,她的笑容,和冬日枕畔的白头之约,是少有的甜。而眼前挥之不去的,是在停滞不前的列车上她缠绵的泪水,是为了无关的旁人争吵时她红红的脸,是她认真诚恳的说要帮自己查清真相的倔强,而当真相被残忍披露时,他自己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勇敢,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躲到了离她那么远的地方。
  曾经耿耿于怀的沉疴往事,到弥留之际才发现并没有意义。
  “单侧瞳孔扩大了。”
  刚才被他救下的同事忍不住哽咽,瞳孔扩大是临床死亡的指标之一。
  犹念容颜未老,岂料生死长离。
  三年前,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
  韦清欢还记得那一天她穿着一条随性的浅色牛仔裤,白色无袖背心上面还罩了一件镂空的针织衫,穿着球鞋,自我感觉青春靓丽小清新的清欢正坐在自己新开的私房菜馆一角,拿着计算器虔诚认真地计算,距离她还清贷款买大房子迎娶高富帅还有多久。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爱做梦,可梦总是要醒的。这不,她的梦就被一个顾客带来的小男孩用弹弓打醒了。
  念在刚开业和气生财,不宜动怒,韦清欢企图温言细语,哄骗小男孩把弹弓交出来,可是好不容易按进怀里的孩子软硬不吃,力气还大的惊人,挣脱开她的胳膊开始一溜烟地跑,她只好为了她心爱的水晶花瓶、珐琅花觚,还有以前收藏的黄花梨琵琶和老红木古筝,跟在后面拼命的追。
  几个店员不明所以地看着自家老板追着一个小男孩跑,只当她是在逗孩子玩呢。
  熊孩子年龄小身体也灵活,路线多变,可是清欢彼时还是一个微胖界的种子选手,就这样撞在她心爱的水晶花瓶上。
  名为“水晶花瓶”的玻璃制品落地发出一声脆响,担心孩子的家长这时才急急忙忙跑过来,孩子飞快躲在家长身后,惊讶地看着她捂着脸慢慢支起上半身坐在地上,无比落寞地凝视地上的一堆玻璃渣。
  虽然是玻璃的,可也是绝版啊!
  “对不起啊,都怪我家孩子太淘气了!”带孩子的大姐面有愧色,拿着一块干净的手帕按住韦清欢额头不断流血的伤口,一边扶她站起来,“我得找找老板,赔了花瓶结了帐就带你去医院。”
  血液已经到了嘴角,不能开口说话,听到自己的花瓶不会白死的瞬间,欣慰之余,韦清欢凭借多年求学的本能,举起了手,企图跟大姐表明自己就是老板。
  大概是自然萌的属性和穿着打扮实在是不像一个老板,她那只举起的爪子被大姐拿到眼前瞅了瞅,又拍了下去:“你的手又没事儿,放心啊,我很快就结完账了。”
  匆匆赶来的侍应生小蒋惊得合不拢嘴,半晌嘴里掉出两个字砸在地面上:“老板……”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谁知道你这黄毛丫头的打扮,居然是老板?
  清欢和大姐出门去医院后,几个面面相觑的伙计们一边打扫残局,一边思考自家老板蠢萌成这样,遇事脑子还宕机,当初是信了什么邪才来这里。
  伙计们哟,你们以后终将明白,你家老板才不傻,只不过扮猪吃老虎罢了。
  人民医院的急诊科还是如同过节一般的热闹,有的患者躺在轮床上捂着肚子呻吟,家属在一边安慰;有个脚烫伤的孩子正坐在椅子上哭啼,孩子父母急得眼泪都快冒出来了。燥郁的气氛里,人难免会有些着急。
  韦清欢定了定心神,自己换了大姐的手按着伤口默默排着队,突然想起网上的一张图片:一个脑袋被人险些开了瓢的外国哥们儿,血流满面,郁闷不已地等着医生午休结束给自己处理伤口。这样的情形和自己如今倒是有几分相似,韦清欢忍不住嗤嗤笑出声来,完全没有看到旁边的人投来的同情目光。
  这姑娘怕是伤到了脑子吧,年纪轻轻怪可怜的。
  躺在轮床上,值班医生拿开手帕,用镊子夹出玻璃碎渣的时候,痛觉神经迟钝的韦清欢才由魂不附体的状态回归正常。
  “哎呦!”玻璃残渣被镊子小心地夹出来。
  只是伤在眉骨上方,年轻姑娘都爱美,小周医生怕给她留下疤痕,给自己的领导打了电话。
  步蕴川进来的时候,韦清欢正双手压在腹前,两条笔直匀称的腿并拢,安安分分地躺着,他破天荒地觉得这患者还……挺乖巧的。
  大概是忙昏头了。
  小周医生准备好的持针器和缝合线,在步蕴川手里听话地不可思议,安静的穿梭间,韦清欢悄咪咪地睁开那只没有被挡住的眼睛,虽然他还带着口罩,但真真是公子如玉。
  很少有男人能用漂亮来形容,但在此刻被美色和麻药冲昏了头脑的韦清欢眼里,步蕴川显然就是世间少有的一个。
  他清爽的短发有几丝拂在额前,眉目清朗,光洁的额前挂着几滴清澈的汗水,茶色衬衫领子平整挺括,白大褂也干净得体,认真细致地为她缝合伤口的样子让人觉得踏实心安。这人啊,说他帅是肤浅了,说他美是轻薄了,以韦清欢的词汇来形容他,只能是漂亮了。
  “那个,医生啊,我会不会破相啊?”清欢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小声问道。
  “放心,不至于。”他声音里三分无奈,三分笑意,其余都是让人信赖的笃定。
  把清欢那一句作死的“万一破相了你要对我负责”活生生堵在了嗓子眼,可是从这一刻开始,她莫名其妙地定了心。
  “好了,你慢慢坐起来活动一下。”
  伴随着医用剪刀剪断胶布的清脆声响,韦清欢睁开了另一只眼睛,红着脸伸手轻轻地碰了碰额前的纱布,抬头却看到步蕴川摘了口罩,把那张医嘱单递给她,那是一张十分俊朗的脸,肤色干净均匀,只是轻轻皱眉说道:“二十四小时内 如果感觉头晕恶心不舒服,一定要马上来医院。还有,记得隔天来医院换药。”
  一只耳朵听着医嘱,韦清欢自认为毫无痕迹地瞄了一眼帅哥医生的胸牌:副主任医师步蕴川。
  石蕴玉而山辉,水怀珠而川媚。清欢幼时习过的字不多,可这两句话,虽然是被罚写的,但也是她难得静下心一笔一划写过的。人如其名,如今得见。
  “伤口不算浅,尽量不要沾水,清淡饮食。”
  被她凝视的人像是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被偷瞄,继续说道,手下也不闲着,动作行云流水,处理着手边琐事,神态平和。
  “啊?哦哦......好!”
  韦清欢回过神来,欢欢喜喜去打破伤风针剂了,留下了步医生在缝合室被学生小周调笑:“冯主任总说,您呀,是咱们普外的门面,是靠脸就能吃饭的活招牌。您看刚才那小姑娘,脸伤成那样还忍不住睁一只眼偷瞄。”
  不仅如此,那小姑娘已经决定隔天要抱着不良想法来医院了。
  “你们眼睛都往哪里瞄呢?”他翻着接诊记录,语气闲散平和。
  “我们不仅要学老师们的操作,还要铭记老师的风姿,苦中作乐嘛!”小周甚是理直气壮。
  “行了行了,学医长得年轻不占便宜,”步蕴川被他逗笑,继续看着手中的记录,耳根却慢慢红起来,“什么铭记老师的风姿,我们又不用英勇就义,做好你本职工作,少说废话!”

书名:你是人间的烟火

作者:殊遇是也

状态:已完结

人气:5.3万

分类:都市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