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你好,河马先生

小编说:
时间的泪眼撕去我伪装,你可记得我年少的模样 两个青梅同时爱上暖男竹马,胖河马变身男神,爱情与友谊,治愈与温馨。
01

  最初的相遇:初见之仇,不如久处不战
  【故事要美,必须藏着真话】
  北方,冬天的寒潮总是在人们不经意间就来势汹汹。而这个冬天,却让安诺感觉异常的漫长和寒冷。
  供暖系统不断的加温,玻璃上整整一个冬天不消失的白雾……窗外飘飘洒洒的大雪,恍惚在瞬间就覆盖了整座城市。
  而安诺试图冰封的记忆,却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来势汹汹的破冰而出。
  安诺记忆中北方的冬天,天黑的总是特别早,傍晚五点就只能看见路边整齐的的路灯惨淡的执行着自己的使命,尽管宽阔的路上只能偶尔看见零星的几个路人,却依旧坚定的给每一个回家的身影指示着唯一温软的道路。
  零下的温度,仿佛成为了北方冬天单调重复的旋律,就算拥有艳阳高照的天空,刺骨的寒风依旧肆无忌惮的往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乱窜。不知何时落下的积雪毫无融化的征兆,偶尔零度以上,安诺总会开心的感叹一句“今天真暖和!”
  此时的安诺,总会怀念南方的那个小镇,那个存在于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中小小角落中的小镇,也会想起那些曾陪伴了自己走过最珍贵时光的朋友,也会想起此时还在家中守望的父母……泪,总会悄无声息的从脸颊悄然滑下,混入脚下不知积存了多久的雪里,只有脸颊传来的寒冷默默的提醒着安诺刚刚发生了什么……
  零下10度以上,安诺总会雷打不动的呆在公寓里,用安诺的话来描述这个零下10度的故事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对于这个南方姑娘来说,第一次零下14度跑出屋子的噩梦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早晨起床,小公寓的落地窗上早就起了厚厚的雾气,让整个屋子都多了一丝懒散的味道。安诺睁开眼睛躲在被子里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玻璃上不知何时布满的雾气遮盖了平日睁眼就能看见的景色,安诺从被子里伸出手才发现,原来昨晚自己在睡梦中公寓的暖气就开了,墙角悬挂的空调也暂时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看着厚厚的雾气,安诺忽然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冬天真的来了……”说到最后,嘴边的话语却都变成了无声的叹息。
  起床的时候,安诺看着床边凌乱的衣服,猛然回想到:原来昨晚在半梦半醒状态脱睡衣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安诺在北方渡过的第五个冬天,没有了最初对雪的狂热,也少了那份对回家的执着向往,除了日益增加的思恋刺激着大脑,多的只是对一切的麻木。
  现在的安诺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流浪,或许此时只有安诺自己知道,流浪,更多的只是逃避而已。如今的安诺仿佛把自己囚禁在了这个60多平米的小公寓,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唯一证明自己还存在的意义就是那越堆越高的教案,内存快不足的一个又一个U盘。
  和往常一样,安诺吃完早餐就习惯性地开始做公务员的习题,做累了就拿出电脑做学案。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安诺总会写下自己的日记和明天的计划;安诺总幻想着一年以后的支教生活,也为此提前准备着支教工作中需要的教案,安诺觉得,仿佛只有在教案的字里行间才能找到自己唯一想去追寻的那个梦想,那个属于别人的梦想……
  多年以前,有人说:“忙就是心亡。”此时的安诺无比地认可这句话。
  只有不停的忙碌,才会让人没有时间想那些刻意去遗忘的人和事。
  可现实和梦想总会喜欢和我们开玩笑,总喜欢看我们措手不及的瞬间。
  就在安诺以为已经忙到忘我的状态,就连那些不愿回忆的昨天,也早就随着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深深地埋进了这个最寒冷漫长的冬天,一个仿佛来自远方的电话就让安诺积存了多年的坚强瞬间溃不成军……
  孟楠打电话来的那天,窗外飘着的小雪,纷纷扬扬地挂满了光秃秃的树枝,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安诺才更深刻地体会到冰天雪地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安诺刚做完试题,泡咖啡暖手准备写教案的时候,安静的公寓里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手机铃声没有预兆地响了起来。安诺习惯地拿起手机,陌生的电话号码出现在了屏幕上,可就在安诺看到来电归属地的时候,安诺的心仿佛漏了一个节拍……安诺假装镇定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接起电话没底气地说了一句:“喂,你好,我是安诺。”说完小心翼翼的放慢了每个呼吸。
  “啊诺,柏懿要结婚了!小娅的预产期是2月……”一个熟悉的清澈男声在电话的另一边响起,安诺第一时间就听出了声音的主人,内心顿时心酸的厉害。
  前一刻,安诺的心里竟还泛起了那么一丝的期待,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安诺仿佛听见了自己内心某种东西破灭的声音……那么轻,却那么真。
  电话那边只剩下了浅浅的呼吸声,而那句“柏懿要结婚了!小娅的预产期是2月……”却在安诺的耳边迟迟不愿离去……
  安诺的手忍不住的一抖,暖着手的咖啡有预兆的洒落在了白色的键盘上,就连旁边的学案也湿了一半,而此时安诺握着手机的手也因为用力而渐渐泛白,安诺颤抖着嘴唇吐出几个字:“好,我知道了……谢谢孟楠哥。”说完这句话的安诺仿佛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手机没有预兆的掉在了地上,“嘭”的一声,也没能让安诺回过神来。
  “柏懿要结婚了!孟娅的预产期是2月……”这句话如原子弹一般轰炸了安诺的思维,而处于呆滞状态的安诺不知道,在手机掉下去的那一刻,她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不停。
  就在这句话在安诺的脑海去不断的盘旋加深的时候,安诺才明白,就算用尽全力躲了15年的过程,最终,还是没能躲过那个已经确定的结局。
  安徒生的童话故事都有美好的结局,迪士尼的公主,就算再曲折,也最终能拥抱属于自己的幸福。原来,童话故事,真的只存在于童话中,它和现实,相差了好久好久,久到那些幸福只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世界中。
  安诺恍惚想起,孟娅曾说:“言情小说的女主都好幸运呀!不论和男主怎么样的虐恋,最后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好希望,不论以后我的爱情怎样曲折,最后还能拥有找到那个最爱人的勇气和幸运……”可最终,在他们的小说里,仿佛谁也没能留住那份仅有的幸运。
  安诺的勇气,仿佛也在那个夏天,消磨殆尽。
  安诺走到落地窗前,映着雾气,画了四个卡通的人物:一个头上戴了帽子的胖子在一个扎着马尾和一个顶着蘑菇头女孩的中间,在两个女孩的后面,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他们都笑的那么天真无邪。
  安诺透过画像看着窗外的飘雪,仿佛回到了那些年的那个小镇,那个只有河马先生的年纪……
  你好,河马先生,这是我们认识的第17年……
  你好,河马先生,我们都在为了儿时缥缈的梦想不断的前进……
  你好,河马先生……
  时光,最终让我们都失去了最初的模样。
  【有一个胖子,他有一点自恋,他还有一点嚣张】
  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总会突然出现一些“不速之客”。他们风风火火的闯入我们的生命,不是为了给我们上一课,而是为了刷新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乃至于价值观,如同安诺,早早的的就遇到了自己人生中那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
  在安诺的世界里,李柏懿出现之前,安诺都确定自己就是小镇里最自恋的人!当然,虽不是最漂亮的那个,却也是最调皮孩子榜上的NO.1。
  直到一个叫李柏懿的胖子空降到一年级五班,安诺的世界观、人生观,甚至于价值观都瞬间扭曲!
  初升的阳光洒过地面,勾勒出一个唯美的画面,三个参差不齐的影子的往一个方向拉长。
  影子的主人分别是一个背了三个书包的俊俏男孩,在他的后面,跟着两个小女孩,一个扎着高高的马尾,眉宇间多一分英气,另一个顶着标准的蘑菇头,一双眼睛充满灵气;这两个小女孩就是安诺和孟娅,而前面那个体贴的背了三个书包的男孩就是孟娅的哥哥,孟楠。
  周一,清晨,阳光明媚,春风偶尔吹过,绿了路边的枝条,偶尔飞来唱歌的小鸟,却从不在枝头停留。
  路上,孟楠对着孟娅说:“小娅!我之前只听说过坑爹!直到你开始上学,我就领悟了一个新的词,叫做坑哥!你这是在坑哥!!!知道吗?”气愤的说完又总会宠溺的笑着摸摸孟娅的蘑菇头。
  换来的总是孟娅炸毛的蹦跶着看着他哥大声的喊到:“啊!!!老哥!!!你不准摸我的头发!待会儿头发会变形的!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你不知道呀……”说完嫌弃的拨开孟楠的手,飘逸的甩甩她的蘑菇头。
  旁边的安诺总会神补刀的说一句:“没事!反正也是炸毛鸡的造型!不怕哈!小娅娅……”孟楠听到安诺叫小娅娅的时候,立马忍不住的恶寒,脑海中总会蹦出安诺把高出自己一个头的孟娅按在墙上壁咚的场景……
  孟娅听完安诺的话总会二话不说,卷卷袖子就开始追杀安诺,这时候,引发这个惨剧的导火索总是淡定的跟着两个在前面互相打闹的女孩,一脸宠溺的笑容。
  打打闹闹的到了学校,一年级五班教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叽叽喳喳,孟楠总会从教室的后门进去,把两个书包放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然后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班级走去,俊俏的脸上少了宠溺的笑容,让男孩看起来多了一丝冷漠和成熟。
  上课铃一响,大家互相推搡着回到自己的座位,安诺和孟娅也从学校的小卖部急急忙忙的往教室赶,终于在铃声终止的时候坐到了座位上。
  坐在座位上的两个人第一件事情不是拿出课本准备上课,而是低着头在撕分干脆面里面的魔法卡片。
  就在安诺和孟娅处于水深火热状态撕分卡片的时候,讲台上传来了班主任的声音:“同学们安静一下,我们班今天转来了一个新生,下面大家欢迎一下。”老师说完带头鼓掌看向门口。
  安诺和孟娅也忘了手上的动作,齐齐抬头往教室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圆圆滚滚长的特喜庆的生物迈着粗壮的小短腿笑着走进了教室,圆生物小小的眼睛在他圆圆的包子脸上就像两颗点缀的绿豆,而此造型丝毫没有影响圆生物自信的笑容,他走到讲座前自信的抬着头大声的说到:“同学们!大家好!我叫李柏懿!是新来的学生,大家千万不要说我胖,其实我只是瘦的不明显而已!希望和大家在以后的日子里好好相处!谢谢!”李柏懿说完,还憨笑着朝全班同学鞠了一个躬。
  全班同学在李柏懿介绍完自己以后还处在呆滞的状态久久不能恢复……班主任尴尬的带头鼓起了掌,大家猜如梦初醒的附和起来。
  最终,在掌声中,班主任把李柏懿安排到了安诺和孟娅的前排坐下。
  李柏懿在大家目送的眼光下往下走的时候,安诺和孟娅仿佛都能感觉到了教室地板的震动……
  就在李柏懿圆润的屁股刚坐下椅子的时候,原本处于弱势的小椅子椅子,终于完成了它最后的的使命,瞬间散架了!!!可没有防备的李柏懿没有按照套路跌倒在地上。
  而是一脸习惯的站着说到:“哎....小椅子!你这欢迎我的方式也太标新立异了吧!”说完不顾全班石化的表情,往一旁走去,嘴里还嘀咕着:“这好像是我做坏的第五个椅子了。”离得最近的安诺听完李柏懿的这话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同时,在椅子散架的那一刻,安诺和孟娅手里的卡片都吓的掉在了地上,还没来得及去捡,李柏懿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哎?这不是干脆面里面的魔法卡片么!我终于找到这一张了!”李柏懿说着,捡起了安诺和孟娅不知道买了多少包干脆面才寻到的那张魔法卡片。
  安诺和孟娅含着泪看着卡片落入了李柏懿的手里,然而,卡片在李柏懿的手心还没来得及捂热,班主任的大手一挥,此战役宣布了战胜的一方,此战,在大家的集中关注下,班主任毫无悬念的“荣获”全胜!
  李柏懿VS安诺、孟娅的梁子,从此结下。
  一节课,孟娅都失魂一般的低着头沉默着不说话,而一旁的安诺则气得面脸通红的忙着传纸条给前面的李柏懿,第一句话就是:“死胖子!你还我和孟娅的魔法卡片!!!你知道那是我们买了多少干脆面才收集到的么?你个败家子!!!”结尾还画上了一个猪头的表情。
  李柏懿看着娟秀字迹后面的猪头,突然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笑了起来,老师点名之后他才憋着笑回复到:“你画的猪头好可爱呀,下课能不能帮我在画本上画一个?”写完还不忘在末尾加了一个抽象派画作的笑脸。
  安诺兴致勃勃的拿到纸条之后瞬间被雷了一个外酥里嫩,那一刻安诺才深刻的体会到了“我竟无言以对”这句话的含义。
  安诺揉着纸条,磨着牙,恨恨的看着前面小山一样的背影,整整一节课。
  而旁边的孟娅,偶尔看看一旁的安诺,一会儿看着前面的李柏懿,淡淡的叹着气,眼睛却转的飞快,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主意……
  下课铃一响,李柏懿开心的飞快回头,入眼的却是安诺皱着眉头,恨恨看着他的表情,而一旁的孟娅却给了李柏懿一个表示祝你好运的的眼神。
  李柏懿摸摸自己的头,尴尬的对着安诺说:“安诺同学,我没抢你家大米呀!你不要这样看着我好不好?我害怕……”说完还做了一个软弱状。
  安诺被气的在心里吐了一口血:“死胖子!还我魔法卡片!还了我们还是朋友!不还……你放学给我等着!”
  而受威胁的李柏懿听完安诺的话,呵呵的笑了起来:“要不我们去办公室偷回来吧?”说着,小眼睛里好像还泛着邪恶的目光。
  两个人的眼神交流的那一刻,安诺点头:“走”!
  两个人互相掩护到了办公室门口,准备敲门的时候,听见里面班主任和其他老师聊天的声音:“今天终于集到了这张魔法卡片了……”班主任的笑声太魔性,以至于两个准备干坏事的人呆滞的站在办公室门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却说不出一句话。
  上课铃响起的时候,两个人同病相怜的看着对方,默默的往教室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安诺突然拍了一下李柏懿宽广的肩膀说到:“胖子!就当贡献了吧!总会有的!”说完无力的继续往前走。
  走了两步才听到后面的李柏懿回答到:“你说的对!只要还有干脆面!我们的抗战就还没有结束!会胜利的!”说完一扫刚刚的阴暗,快步走回来自己的座位。
  直到小学毕业,三个人终究没能聚齐魔法卡片,但却因为小小的卡片,改变了他们往后的无数决定,也造就了一条不一样的人生轨迹。
  (未完待续)

书名:你好,河马先生

作者:久念--Only

状态:连载中

人气:0.1万

分类:浪漫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