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西风聘马

小编说:
京都女纨绔周为鹦,在一次拐卖中被北域世子爷盯上,世子爷李祟花式求爱,非跟着周为鹦到京都,一路打败她的初恋,脚踹她的小厮,叫板她的家族,*后求陛下赐婚,如愿以偿娶到周为鹦,没想到周为鹦来历惊人,周家上下竟然全部是死士,而周为鹦嫁给他也是因为皇帝的命令,周为鹦的初恋小公子气势汹汹卷土重来,在曹家双生子夺嫡一事中彻底了结,而出生于曹家的皇后拥有着众多谜团,天子不仅隐瞒了她的死亡,还庇护了杀掉她的人,李祟一直有心结,谣言称李祟不是真正的北域王血脉,没想到他竟然是当今天子*的儿子,北域王暴毙,他的死牵连着多年前衡州的一场大火,此时李祟因为拥有王储资格,与三公主产生争斗,周为鹦在其中终于做出了自己的抉择,三公主倒台 掌握着真相的她遭到皇帝忌惮,原来衡州的大火,曹家的阴谋,所有人的命运走向,都在天子手中,他想要完成皇后的心愿,找到前朝的黄金寺庙,复固龙气,一场京都大火在他的密谋中展开,而周为鹦其实是皇后的心腹,她要阻止天子,李祟也怀着对天子的复仇,两人成为弑君夫妇,*终困住了天子,牵引了京都所有势力,却来不及找出早已埋藏好遍布京都的火药……
第一章(1)

  世间两样事物相近了,便容易被拿来做比较,如英雄末路与美人迟暮、玉皇大帝和如来佛、村口豆腐王的婆娘和地主的小妾,还有李祟和我周为鹦。
  前者是一个男子,后者是一个女子,我们一个在北地,一个在京都,从没照过面,广大百姓出于仇恨发动集体智慧,将我俩口头捆绑在一起。
  “李祟那个人渣!”人们如是骂道,“还有周为鹦那个王八羔子!”
  我对于百姓将我和李祟放在一起不满意很久了。
  “李祟那个人渣!”一日我附和着将李祟骂了一遍后,转身表情严肃地看着手下一批小纨绔。
  “我这么一个清清白白人比花娇的小姑娘,怎么能跟那个败类李祟相提并论?误会,这其中有天大的误会,我要报官,我要澄清,我绝对比窦娥还冤!”
  “别,老大,您忘了您刚在人家拜堂的时候把新郎官抢了,现在身上的通缉令是三张还是四张来着?咱虽然受了委屈,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忍吧。”
  “所言甚是。”我皱了皱眉,随后眉头舒展,伸出脖子,恶狠狠地说,“好,老子不报官啦!”
  我将手伸至半空,做了一个五指缓缓旋转捏碎某种东西的动作。我曾见东城的歪嘴徐做过这个动作——配合他歪斜嘴角之下的邪魅,竟令我打了个尿颤,我坚信我做起这个动作来一定更有派头。
  因为此刻我捏碎的不是空气,而是李祟的男人尊严。
  我说:“那姓李的有朝一日来了我京都,哪怕就跨进城门一步,老子都让他黄菊开时泪两行,趴在窗前,共涂金疮药!”
  “好诗好诗,”小纨绔们纷纷鼓掌,“老大真是吟得一手好诗!”
  “这文采,状元郎也就这水平。”
  我摆摆手,羞涩地笑了:“谬赞了谬赞。”
  后来小纨绔们为我献上了一个名号:春香楼的守护神——文武双全爱护环境大官人周为鹦。我乐不可支,直说:“好!很好!非常符合我啊。”
  可是李祟那个不像话的人渣,连我这一点点快乐都要剥夺,我的名号响亮地传到了北地,他起了嫉妒之心,跟手底下一群狗奴才合计了三天,效仿我也搞了个名号出来。
  镇守北地的孤狼——心慈手软善良软萌小郎君李祟,据说他还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用“可爱”替换“软萌”。我一口茶水喷出来,还没等我说什么,百姓们敏感的神经已经炸了。
  “狗贼竟如此不要脸啊!”
  “就是就是,比王八羔子周为鹦还过分!”
  当小纨绔们问我要不要北上把那个恬不知耻的李祟暴打一顿的时候,我佯装大度,平静地笑道:“没啥,随他,东施效颦而已。”
  其实在我的心中,早已奔赴北地,拔剑,于万狗中取他头颅。
  我与李祟之争不仅仅是意气用事,还关乎纨绔界的扛把子地位,有他无我,有我无他。
  “总有一天,京都和北地的保护费,都只有我周为鹦一人收。”我猛然睁眼。
  可惜,皇帝很不理解我的职业精神和一腔热血,他把我喊进宫。
  “为鹦哪,朕综合考虑,觉得你是京都周家的世家女,李祟是北地的异姓王嫡子,这个家世很般配,不会贵了谁贱了谁,对不对?”
  皇帝这话说得很委婉,他想给我和李祟指婚,并不是真心觉得我俩般配,而是觉得我们两个毒瘤能够内部消化,不出去祸害别人是皆大欢喜的。
  皆大欢喜,我不欢喜,但我温柔地一笑:“陛下说得是。”
  一出宫小纨绔们便聚集在我的身边,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手刀劈在半空,问我要不要做掉李祟。

书名:西风聘马

作者:鹿聘

状态:已完结

人气:0.5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