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小编说:
 当妻子挣得比你多,回家比你晚;   当主管被挖走,老板主动给你升职却不加薪;   当往日同学用金钱和美色考验你,许你一个大项目;   当你在上市公司的梦想中一路杀伐,剑走偏锋;   当儿子在深夜电话中给你念小老鼠上灯台的故事;   你还是否依然想做那朵在荒原上怒放的玫瑰……
第一章:女医药代表邻居(1)

  1.1:离婚身体很受伤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把他走完,对于男人,受伤是一种荣耀,而对于一个身为单亲爸爸的男人,与生活与命运的抗争中,绝不在乎很受伤,大老爷们向前冲!”
  如此励志的句子,是我发在当日的微博上的,而我真的受伤了,既不是见义勇为,也不是遭人报复,我是纯属自残。
  这一切源自我想在泼猴面前展示作为他老爸的我的无敌英姿,却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我把自己伤害了。
  “泼猴”是我儿子,今年六岁,由于生日赶在了十月份,所以受伟大的教育政策所赐,他还在幼儿园大班呆着。
  恰逢周日,我和泼猴正在广场闲逛。看到一个个下到四五岁上到十四五岁的孩子,在一种叫扭扭板的流行器械上正潇洒展示美妙身姿,于是泼猴鼓足勇气对手我说:“二师兄,我想买个扭扭板。”
  为了试验一下这玩意儿的科学性和安全性,我便以身试法,和一个跟泼猴差不多大的孩子商量了半天,终于让那孩子同意让我这临近中年的“高龄儿童”,用人家的扭扭板先在泼猴面前展示一下他老爸的英明神武。
  踏上一只脚,感觉还不错,于是我便放心的踏上了第二只脚,顺便扭动了一下我那水桶腰。出事了。
  先是刺啦一声,扭扭板从我脚下划了出去,在水泥地上留下了一道完全可以气死毕加索的抽象划痕,接着便听到咔嚓一响,那是我的尾椎骨和水泥地亲密接触时的独特声音,然后是我发出的一声“哎呀”惨叫。
  “二师兄,你动作真帅。”泼猴全然不顾我的龇牙咧嘴,冲我伸了个大拇指。我试着起身,一阵钻心的疼传遍了全身。
  “我算明白了革命先烈在白公馆渣滓洞时的伟大了,看来这忍痛可真不是嘴上喊喊就能行的。”我一边用调侃放松着自己的情绪,一边把身上的力量集中在双腿上,试图再次起身。
  “不行!”屁股离地也就一厘米,我就支撑不住了,再次坐在地上。
  “泼猴,来,扶我一下。”我咬牙说话,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淌下来。
  “哇。”泼猴竟然哭了,而且哭的声音无比嘹亮,广场上很多人向他行了注目礼,这小子还挺会抓时机,抹了一把眼泪,冲着一哥们央求道:“叔叔,我老爸残废了,求你帮我把他扶起来吧。”
  “呸呸呸。”我心下赶紧驱赶晦气。这泼猴有日子没喊我老爸了,没想到今天在喊我老爸之后,还咒我残废,这点泼猴跟她那已经跟我离婚的妈一个德行,就是不能让我舒舒坦坦的享受为人夫父的乐趣。
  在一哥们儿的帮助下,我总算站起了身子,虽然异常疼痛,但总算我强忍着走了几步,而泼猴也破涕为笑:“二师兄,你比昨晚电视里演鬼子的那演员演得还像!”
  “去去去,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王宝强的那演员演得是解放军,不是鬼子。”我一边纠正着泼猴的错误,一边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二师兄,我想我妈,她为什么就不能从北京调回来,每个月我才能见她一次,别的小朋友都天天见妈。”钻进车里许久,泼猴忽然一本正经的问我。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和泼猴的妈离婚已经第四个月了,除了执行了伟大法律规定的财产分割之外,我在没有争取泼猴意见的前提下,取得了泼猴的抚养权和监护权。“如果你不让泼猴跟我,我就不给你离婚,咱们就这么相互折磨,每天争吵,你觉得孩子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好,咱们就这么办。”我是这样要挟前妻许霞的,而许霞却不得不妥协,一方面泼猴是我的命根子,另一方面,如果泼猴跟了许霞,我跟许霞的关系就彻底的一刀两断了,出于一种很复杂的心理,我还不想这么快就跟许霞撇除一切关系。

书名:我想要怒放的生命

作者:刘林

状态:已完结

人气:5.5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