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机长先生遇上地勤萌妹,欣于所遇,只若初见

小编说:
机长:你是我的今天,以及所有的明天。顾曾:冲上云霄,无论多高多远,我都是你着陆的机场,延误时,我会成为你的管制员。 初次相见,在催眠室,她昏睡着,他清醒着。三年后,在长虹机场PEK控制塔的语音通话里,认出彼此的声音。禁欲系高冷机长,被誉为亚特兰大空军部的奇迹,战机十三甲,战无不胜。再见她时,他放下所有荣光,在刚刚好的时刻,成为温柔如水的人。他成了她的,就只会是她的。
楔 子

  “你相信冥冥中有注定的缘分么?”
  “我相信。”
  “哦?”四面都是白布,有柔缓的钢琴协奏曲在溢出,绕过窗台的一缕阳光,折射到躺椅上的人的脸庞,白皙而娟丽。
  催眠师看得有些出神,身后有人轻咳了声,他转头看过去,不禁笑起来:“真是有趣,我催眠过很多人,还从来没见过这样倔的女孩子,怎么套话都套不出来,她让我纵身于专业学术无以施展。”真是让人挺无奈的。
  心理研究环境中当催眠师都束手无策时,或许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够解开病人的心结,让其放低戒备。
  身后的人缓慢走进来,他拿着玻璃水杯,十指扣在上面,指甲修剪得整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洁癖,稍微细想一些,也只能当他是学医之人。但其实,只是一个常年握着“方向盘”的人。
  “为什么会相信冥冥中注定这回事?”
  女孩的眼睫轻颤了下,手指也颤抖起来,似乎有巨大的悲伤在梦境中缠绕着她的灵魂,不可自抑。
  “如果我以前做得不够好,就是注定的,不管怎么努力,都不会得到他的爱。”她的身子弓起来,小腿弯曲,膝盖顶着肚子,白皙的皮肤蹭出来大片的红印,她几乎要哭出来。陆照赶紧安抚她,用手背贴住她的小腿腿腹轻拍。然后抬头看向来人,压着声音示意他:“和你当初的症状很相似。”
  悲伤症。让他在床上躺了大半年的病症。
  陆照接着说:“精神状态特别差……她看上去像是大学生,这个年纪能经历过什么?哪里懂得什么是感情,何必这样……”他止住了话,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面前这个从小一起长到大的好友,也曾在年少时期这般义无反顾过。这次回国,名义上是探亲,实际上……谁知道呢。
  症状好了,心却没有好。
  “只能是他吗?”男人俯下身,手抚上女孩的额头,声音低浅似乎带着惋惜的口吻。
  女孩终于稍稍平复了些,眼泪却止不住:“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她想要伸手抓住一些东西,靠得最近的也只有男人的手,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死死地攥住,冰凉的指腹如藤蔓缠上来。
  不会这么简单,应该经历过什么,他告诉自己。
  女孩喃喃:“他不爱我,十年相守他仍旧不爱我,不是百花不是月,也不是凉风和雪,他只是不爱我……”
  那句话的下半截是:若无闲事心头挂,便是人间好时节。
  她喜欢的那个“他”,应该是用浪漫而果断的方式拒绝了她,不算很残酷,比起一些不提起、不当真的方式,真的不算太残酷。
  很长的时间,他反手摩挲着那柔软指腹,抬头看窗外深丛蒲苇,眉眼深深地透进悲伤。不知过去多久,他抿着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被拉长:“当时只道是寻常,你日后回想起今日种种,越是无法自拔,越是能清醒淡然。”
  他转身走出去,陆照惊得说不出话来,只见他手腕上被那女孩子细长指甲抠出来的血痕,那么触目惊心。
  他追上去:“阿岑……”
  “陆照,我得过这个病,没有人能比我更加感同身受,我知道她在被催眠时说着这样的话,那个‘他’对她的意义有多深刻,正如你所知道和看到的那样,我以前有多狼狈。所以,不要问,但请你务必治好这个女孩。”
  陆照欲言又止:“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治得好病,那心呢?你在亚特兰大这么多年,你……”
  长长的走道,尽头是一盏白光,照得男人面目分明,棱角温柔。他忽然看向手腕的伤口,又想起刚刚那个女孩的脸,微笑起来:“我会回来的。”

书名:久等了,机长大人

作者:巫山

状态:已完结

人气:1.7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