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愿为天上月

小编说:
他是纳兰容若,千古伤心词人。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她是两广总督嫡女,聪慧坚韧,倔强执着。 前世的琴瑟和鸣,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栏曲处,同椅斜阳 。却以一人难产而死,一人抱着独子悲痛欲绝为终结。 他用性命相换求得时光倒转,只愿她来世平安,不要再开始这害了她性命的缘。 重生开启,本该记忆全无的她却备受梦境困扰。他一次次的出现在梦中,以那样虔诚悲痛的姿势爱着她,成婚缠绵悱恻的他让她心动,墓前悼亡饮酒的他让她心碎。 一段段梦境碎片如网一般将她的心沉迷于纳兰。 即使一切重来,如此情深,怎敢相忘。 于是她决心拼搏几许,只望能有一生相伴。却不知,他亦是全力以赴几世只为追寻你。 一个自以为是女追男,其实是男主背后暗戳戳使劲的故事。 “没有你的今生我宁可了断,来世的你若没有我会更幸福,我也甘愿。” 一场梦缘,牵扯两段情缘,看盛世之下,两人如何突破世间枷锁,绘出属于彼此的一生一代一双人。
01人生若如初相见(1)

  约莫在傍晚时分,京城最有名的诗会。前雨缩着脑袋,仰头望向不甚明朗的天。此时乌云密布,空中泛着潮气,似乎有下雨的预兆。
  她小步来回焦躁走动,显得甚是着急。
  前方好容易小跑来了一名女孩,梳着两个抓髻,蹦蹦跳跳,甚是开心。
  前雨一见,着急跑过去接应:“我的大小姐,这诗会看够了,我们回府去吧。”
  明月眨巴眼,“再瞧一会,我且再看看。”说罢,她愉悦地绞着手中的帕子。
  前雨轻叹一声,表情惆怅,“大小姐,这诗不能当钱财使,也不能填饱腹,有什么意思啊!”
  明月听着前雨那嘀咕的抱怨,唇角微抿,一言不发。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
  于嘈杂的诗会中,忽而响起一少年郎的声音,徐徐而来,似清风朗月。
  这声音……好熟悉……
  心中涌起这个念头,明月下意识的寻找着这个声音,于转身之间,将一少年看入眼底。瞬间,她的脑海浮现出一句话:翩翩贵公子,和气如春温。
  那少年站在人群之中,自成风骨。翩翩白衣,迎风而扬,神采奕奕,眉眼透露出少年独有的张扬意气。明月看着那少年,眼底只有其身影,至于其他,都成了灯火阑珊。
  “薛才女的《牡丹》,笔下相思之意切切,着实是难得的情人之作。”少年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徐徐道来,叫人如沐春风得很。
  情人之作的牡丹吗?
  明月听着少年的见解,心中倒是有了一番思量,她的唇角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嘴角边的梨涡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是乖巧,只是到底还是掩饰不住她眼底的调皮之色。
  “小女子有一番见解,不知当说不当说?”明月开口,声音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也就是这一声,让众人的目光,从那少年转移到了明月的身上。
  自然,目光之中也包含了那少年。
  咚咚咚——
  明月看着那少年的眼睛,心如鼓点一般跳动,她下意识的捏紧了自己的手,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乱了她的心。
  这个少年……真的好熟悉。
  “姑娘且说。”少年的声音,温温和和,亦是舒服得紧。
  “正如公子刚才所理解,‘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如不看题目,自当以为是写给情人之作。‘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里的‘巫峡散’也如公子所说,是用巫山神女的典故,这里是生怕与牡丹的约定会像楚襄王与神女的相会一样,过眼云烟。‘武陵期’混用了两个典故,一是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二是刘晨、阮肇遇仙女的故事,意味着自己与牡丹的相遇之难。这样说来,是牡丹或是情人,就愈加耐人寻味了。”
  和那少年一般不紧不慢的语调,明月解释着,眼底氤氲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之色。
  “姑娘请继续。”少年脸上带着一种欣赏去看她。
  明月巧笑,笑容到了一半,忽然一阵小雨纷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有些愣。一旁站着的前雨赶紧打伞为女孩撑,站在女孩身边尽责撑伞。
  “公子,这……”明月眼神望向天空,嘴角抹出不深不浅的微笑。
  少年任凭雨打湿在身,“那么请姑娘到诗社继续详谈?”
  明月摇头,莞尔一笑,“其实每一首诗,都只是各自参悟其中的点滴罢了。难登大雅之堂。”说罢,转身侧目,“前雨,我们走吧。”

书名:愿为天上月

作者:锦竹

状态:已完结

人气:1.2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如若有你,一生何求

作者:锦竹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宋安辰和叶一生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地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