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素年锦时:凤临九天

小编说:
苏素一直觉得自己上一世过得很窝囊。 平平淡淡的人生中唯一能拿出来吹嘘的就是,终于叛逆了一次,跟着那个她心仪的男人逃婚,后来当上皇后。最终才发现她只不过是那男人的一颗棋子…… 那时只当这一瞥惊艳,不知前路凶险。 那时只当所托非人,不知道重重决绝之后的真相。
第一章 太子妃之位

  大火映红了半边夜空。
  长清宫的额匾在火舌的撩拨下,轰然掉落,砸起数点火星末子升上半空。
  敞开的大门内,有一位女子盛装端坐。
  她的目光投向门外,投进茫茫夜色之中。
  皇后宫殿走水,这诺大的皇宫像是完全没有人注意到似得,安静的只剩风摇火焰声在咆哮。
  “娘娘!您怎么坐在这里等?奴婢已经收拾好了,咱们快逃吧!”从一旁跑来的侍女拉住她的手,焦急的说。
  她甩开对方的手,问道:“本宫是皇后,离了这长清宫还能去哪?”
  翠袖咬咬下唇,跺脚道:“娘娘!皇上已经完全弃您于不顾了,宸妃这次是真的想害死您啊!咱们快逃吧!”说着便要硬扯她离开,不料被推了个踉跄跌坐在地。
  她自然知道这一切,苦笑着落泪,问道:“我是苏家大小姐,苏家已经没了,我还能去哪?”
  房梁终于支撑不住,大片大片的垮塌。
  热风强力扑来,撩起她的头发。只见她眼中的泪裹着满目悲哀滚滚而下,那双明目顿时清晰起来,寒霜渐厚,狠绝显露。
  “原来……”她冷不丁诡异的笑起来,“呵,原来是我错了!”
  为了那个男人,她反抗家族,助他登基,谁知从头到尾他喜欢的都是苏玉双!她的妹妹!今日苏玉双想要置她于死地,她已别无选择……
  是夜,一轮圆月安静的躲在树梢后,见那万丈金殿在火中轰轰然倒塌,火舌借力直上数尺,似乎想要燎破天幕。
  “啊!”意识出现的时候,苏素已经不知是何年何月。
  她忽的身子一颤,失手打破了桌上的茶盏。
  周遭的嬉笑声顿时安静下来。
  苏素眨了眨眼,模糊的视线才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满目红花翠叶,怪石嶙峋。微风拂过春水,拂起一圈圈金色的涟漪,拂过她的脸庞。
  周遭圆桌成列,打扮娇艳的贵族小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赏花嘻嘻。
  这正是那年皇宫举办的春日游园,不过她为何会在这里?
  先比起旁人脸上的悦色,眼前这人却板着脸如腊冬寒霜,嘴角的冷笑讽刺至极。那双鹰眸中带着超越年纪的冰冷,紧抿的薄唇稍稍开合,道:“苏大小姐可真有教养。”
  “陆……陆郯白?”她有些难以置信,又环顾了一圈四周,见那些赏花游玩的贵族小姐都在窃笑她的失礼。
  “呵,你是谁?竟敢直呼本王名讳!”陆郯白厌弃的瞪了她一眼,“做人该有点自知之明。”说着那双桃花眼将她上下扫了一遍,薄唇轻启,“不知廉耻。”
  呵,这便是那个与她有婚约的男人。
  恶毒的话轻而易举的化作匕首扎进她的心里,只是那颗早已满目疮痍的心,已经感受不到痛苦。那时她早就该知道的,陆郯白的心中从头至尾都没有她,她只不过是他坐上皇位的垫脚石。
  声音不大,恰好能让周围的人都听见。
  那些小姐们笑的更畅快了些,苏素拧了一把手背,大约是疼痛逼红了眼眶。昔日的仇恨与现在屈辱一起涌上心头,她咬牙抓起桌上的茶盏狠狠地朝他砸去。
  陆誉白拧着眉侧身躲过攻击,一挥手将她推下亭子。
  “扑通”一声过后,水面再次恢复平静。
  初春的湖水仍带有渗人的寒意。
  她睁眼仰面下沉,看着湖面上明晃晃的日光,气泡擦着她的肌肤一连串升上去。
  是了,这正是那年春天,游园惊梦。
  崔贵妃一直想将苏丞相拉到自己的阵营中来,因此硬要陆郯白娶了苏府大小姐。陆郯白百般不从,崔贵妃却执意撮合两人。
  这次又借着邀请所有达官贵戚府上小姐来宫中赏花的名头,让两人有机会相处。他却极尽羞辱之能事,让她当了一辈子的笑柄。
  那时只当春光正好,一瞥惊艳,初次萌动的心便只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一厢情愿的将他的示好算作回应,如今看起竟愚蠢至极。
  她勾起嘴角,看来老天带她不薄,那些仇那些怨,都该算算了!
  正是阳春烟柳月,暖融融的日光从窗口投入屋内,轻笼在她的脸上。
  苏素猛然睁开眼睛,扶着胸口咳嗽。
  “大小姐?”翠袖刚端了碗药进来,见她咳醒赶忙跑到床边帮她拍背,“怎么吃了这些天药,还不见好?”
  她想起前几日在宫里落水,回来后就染上了风寒,迷迷糊糊的睡了几日才精神了些。又抬眸打量了一圈屋子,果真还是记忆中的那般冷清阴暗,犹如她在苏家的处境。
  “小姐?”翠袖见她神色异常,有些慌张的轻唤了一声。
  这时自屋外走进来一位老妇人,将怀中抱的两匹花布往桌上一撂,尖锐的声音满是轻蔑,道:“夫人让我将春天份儿做衣裳的布料拿来。”
  翠袖看了那些布料一眼,冲上去气急质问道:“这些料子能制衣裳吗?全都是些碎布头!”
  “那我哪儿知道?”老嬷嬷扬起下巴,“只有这些,爱要不要。”
  “前儿我还见到二小姐裁了身云锦缎子的衣裳,凭什么给我们的就是这些?”翠袖拦住对方不让走,气势冲冲的样子唬到了老嬷嬷。
  只见老嬷嬷立刻瞪眼,挥手就是一耳光,呵斥道:“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还敢跟我顶嘴!”
  “啪!”一耳光出其不意的扇在老嬷嬷脸上,她捂着脸讶异的看向已经下床的苏素。这个平日里如同软柿子一般的大小姐,此刻正在冷笑。
  “那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打我的人?”苏素垂眼望向桌上,冷哼了一声。
  她将那两匹褪色勾丝的料子自桌上挥到老嬷嬷脚下,面上冷若冰霜,“还有不知你口中的夫人是谁?”
  这个丞相府唯一的夫人,便是她的娘亲,早在她幼时病逝。后来府中由周姨娘掌权,多年虽未扶正,却已经张狂无比。府中下人也都趋炎献媚称周姨娘为夫人。
  老嬷嬷在她的注视中低下头,慌不迭的抱起布匹离开。
  “咳咳!”苏素突然咳起来,一时间头昏眼花身子不稳,辛亏及时用手撑住了桌子。
  苏素由翠袖扶着坐下,才喝完药。这边又有小丫鬟来传话,说是丞相传她去正厅。
  她在心里大约猜到了是何事,对翠袖说到:“去把我那件烟翠芙蓉裙找来。”
  现在想来,她不禁觉得可笑。以前她因为性子太过懦弱谦和,无论是谁都敢来踩上一脚。加上周姨娘的重重手段,她这个苏家大小姐形同虚设,她跟爹爹的关系也渐渐变得疏远。
  苏素抬脚跨过门槛,见坐在上位的男人果然眼前一亮,心中滋味万千。
  她跟母亲长得有几分相似,今儿特地按照母亲的喜好梳妆打扮,只求能唤起爹爹心中的一些旧情。
  “女儿见过爹爹。”她乖巧的行礼后转向左方,“见过姨娘。”
  坐在一侧的周姨娘见她这副打扮,那妩媚的眉眼间充满厌弃,却还是假意笑了笑。

书名:素年锦时:凤临九天

作者:纯萌小妞

状态:已完结

人气:3.1万

分类: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