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江湖如此多妖

小编说:
执棋敛来暗作澜,他是传说中权倾朝野的特务统领,世人只知道他嗜血暴戾,喜怒无常,专事刺探、暗杀与无间,是皇上最狡猾锋锐的鹰犬爪牙。无论朝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人人可惧可憎。殊不知他也心怀“清平盛世,两人一马”的柔情美梦。 旧时人凤今作锦,她是身世翻覆的小小郡主,却绝不是养在深闺的金枝玉叶,与前朝太子隐匿多年集训义军,只为还江山清平。一次萍水相逢,她结识了最危险的敌人……而权谋暗战也从那一刻拉开序幕。 乱世之中,最危险的游戏开始了。 他可以阴谋潜伏,可以柔情入髓。 她可以静默策反,可以暧昧撩人。 可终归尘归尘,土归土,及尽繁华,不过一掬细沙。
前言

  初秋。黄昏。斜阳玄黄,映照得满室如金粉沉埋。
  苏锦坐在窗前,面前的案几上置了酒,温得恰到好处的黄酒,她静默看着,却没有饮,恍惚地想起当年那人爱喝的是绿蚁,青碧酒浆盛在金色的杯子里,握在他指节修长的苍白手中,总有种不祥的华贵和颓靡的璀璨。
  而另一人呢,嗯,他几乎不饮酒,尤其不喜欢看到别人饮血一般红的葡萄美酒,总觉得那样状如嗜血。他喜欢她亲手酿的优昙露,赞曰清正甘甜,从小喝到大都不曾厌倦。
  怎知到后来,绿蚁倾杯,琉璃成灰,而不愿见血甚至连血红美酒都厌憎的人身负滔天杀孽……念及于此,苏锦的右手轻轻颤抖,那一剑,那一剑——这时,一人缓步进来,伸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温言问:“酒都置得凉了,在想什么?”
  她没有回头,只抬手握住那放在她肩上的手,侧头以自己的面颊静静相依。
  身后的人眉目清华淡静,温柔抚摸她发丝,只是那目光,说不出的渺远。
  “静澜。”她低声唤夫君的名字。
  “我在。”素静澜温和的应。
  静了静,苏锦转过身来,面上已换作笑容道:“我只是在想,这么香醇的黄酒应该有只好蟹相佐。”
  “已经让人蒸上了,来,我们下盘棋,蟹就该好了,待会儿重新温了酒,我们去园子里那棵最大的桂花树下拆蟹饮酒,岂不是好。”素静澜亦微笑,取来棋盒。
  “好。”苏锦托腮,认真与素静澜对弈。素静澜的棋风如其人,严谨细密,中正平和,善守不善攻。
  而那人呢,她从来没见过棋风那么刁钻悍狠的人,每每出人意表剑走偏锋,好多次在她稳操胜券得意洋洋时摆她一道,出手简直可说是阴险。
  苏锦一时走神,一子落下才发觉踏入素静澜的陷阱,不由笑道:“你也学会骗人啦。”
  素静澜也笑:“不要忘记我曾经是生意人,可是十多家钱庄的掌柜。”
  “啊,素掌柜,失敬,失敬。”苏锦笑颜如花。
  素静澜微笑,轻轻吁口气:“素家并没有好名声。整个江南的百姓都说,我谋财,而二弟,他害命。”
  苏锦闻言笑容一僵。
  素静澜手中白子平和的落下,望着苏锦,开口道:“有的人,有的事,并不是不提就可以消弭,阿锦,我们又何必隐瞒自欺。”
  “静澜——”苏锦只觉喉头干涩,语不成声。
  “三年了,阿锦,谢谢你给我这三载时光。”素静澜看着她,一贯沉静的目光里有什么在渐渐的,凉下去。
  “静澜,你想说什么?”苏锦已定住心神,平静的问。
  素静澜眼中依然流露眷爱,苏锦跟了他三年,素服低髻,眉目温婉,但她终究不是平常女子,如果说他沉得住气,那么,她比他更能隐忍。素静澜目光中恢复了那种渺远的神情,低低地道:“我曾经想,或许,每个人真正需要的都是安稳丰裕的生活,只要你愿意要,我就可以给,也许时日长久了,日子也就可以平和的过。我一直以为,没有什么过不去,虽然再也回不去,但是,”他微微苦笑,“我想阿锦你想要的终归还是那个‘回去’……”他抬眸看向远山,静静地道:“其实,且不要说你忘不了,淡不去,我自己,也何尝能做到。这三年来,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打探寻找,总算是上天不负,素陵澜有消息了——他没有死。”
  苏锦猛地站起身,带翻了棋盘。
  刹那间,前尘旧事汹涌而来汇成漩涡,用尽了最大力气压抑于平静生活表象下的暗流顷刻间再次让人没顶。
  素陵澜。
  素陵澜。
  他没有死。
  他这个骗子!从相识到现在,她就在他一个又一个骗局里迷路,到现在,是不是还是一个骗局?!
  只是,这最后一个骗局,她甘愿倾尽跪拜于三千神佛前的虔诚,去信。
  苏锦阖上眼睛,泪水忍也忍不住的簌簌落下,耳边仍清楚的听到当初他握着酒杯,凉薄地笑,笑着说:“原来你竟然当真了。”
  原来,你竟然——当真了。
  这句话在他说来真是风流轻诮驾轻就熟,当年让她愤恨欲狂,而今却卑微入尘地想能再听一次。

书名:江湖如此多妖

作者:谢小禾

状态:已完结

人气:0.3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念远

作者:谢小禾

分类:都市情缘

对病人挂心对自己的感情却从来不怎么上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