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少女时

小编说:
在‘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枯燥时光里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运。 从此,我余生的欢喜与悲酸,都与你有关。 “你未来想当什么?” “Y太太。” 木子喵喵 继《竹马钢琴师》之后,再写甜涩真实的校园暗恋。 我真的很喜欢你,从一而终,认真且怂。
第一章 他好得让人想拥抱

  那我们先回到那时候的初中吧!
  初一时,因为学校建立新楼,新楼未建之前,初中部设在旧楼,旧楼被我们称之为“危楼”,因为空间有限,所以只开了三个班级,一班、二班和三班。
  我们所在的二班是初中的尖子班,尖子班,自然就是那种学霸超级多,每天埋头读书的好学生们。
  很巧,学习成绩不怎样的我和学习成绩超好的Y分到了同一个班。
  刚开学例行军训。
  九月初的天对于我们军训生来讲依旧十分炎热。
  每天在操场上穿着迷彩服站半小时的军姿,我只觉得汗水从额头流到小腿。
  水植更夸张,某一天站着站着,“啪嗒”一声晕倒在地上了,被大家抗去了医务室。
  身为闺蜜的我因为要留下来照顾她,也顺便偷了个懒。
  水植休息了一会后便恢复了本性:“一定是我太瘦弱了,终于受不了教官的摧残。等一会中午吃饭我一定要吃很多肉。”
  我看着一百三十斤“瘦弱”的水植没说话。
  水植问:“看见那个人了没?”
  “?”我顺着她的眼睛看去。
  她的床位在窗户边,正好能看见操场上每个班级学生军训的模样。
  “谁?”人太多,我完全不知道水植指的是谁。
  “就那个啊!皮肤白皙的,颜值高的Y啊!我们班学霸!今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的,三科满分,人才啊!怎么就能满分,而且他家巨有钱,长得还帅,我上次放学就听见隔壁班女生说每次遇见他都脸红心跳……”
  我顺着水植指的方向看去,Y站在男生的队伍当中,侧身笔挺,轮廓深邃,帽檐下,他的眸若含烟,像波澜不惊的湖水,云淡风轻,不染是非。
  “苗苗?苗苗?”
  回过神,水植奇怪地看我,“嘛呢?发什么呆啊?被这么优秀的人给吓住了?”
  我“嗯”了一声:“是吧……”
  水植莫名:“是什么?”
  是被吓住了。
  优秀的人连侧影都这么好看。
  军训期间,中午我们统一在食堂吃饭。
  水植果然不负众望,打了满满地一盘子肉。
  军训了一上午,大家又累又饿,坐下便往嘴里扒饭。
  正在我们吃的投入时,听见一男生说:“你吃完了?只吃这么点啊?下午还得军训,你可别跟那女生一样晕了。”
  我和水植同抬头看去,想看看是谁在说晕了的水植“坏话”,便看见已经起身的Y不急不缓地朝外面走去,迷彩外套随意的搭在肩膀上,露出白皙劲瘦的胳膊,只是一个懒懒散散地侧影,引得许多正在吃饭的女生偷偷看去。
  身后的男生忙往嘴里扒了几口饭跟了出去,对同伴说:“你不知道Y挑食啊?这些东西他可不爱吃!”
  “我不知道啊……我不是怕他没吃饱没体力嘛!”其中一人絮絮叨叨地说着,两人一起跟着走了出去。
  午间大家都回教室休息了。
  也有些精力旺盛的男生在操场上打篮球。
  我们到教室的时候,有些同学已经趴在桌子上睡觉了。
  我和水植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饱暖思**,趴在桌上,没一会儿我便昏昏欲睡。
  迷迷糊糊之中,听见有两三人走了进来,一眼便看见走在最后的Y。
  走到靠窗的座位上,他将迷彩帽子摘下,丢在桌上,随意披上迷彩外套,耳里塞着一副白色耳机,趴在桌子上睡觉。
  许是窗边光线太强,他侧着头,正好对着教室的方向,黑发软搭着额头,偶尔有清风轻轻吹起他额前的刘海,露出他光滑饱满的额头,他的睫毛又长又黑,和刘海一样安静搭在眼睑上,看起来乖巧无比。
  我忽然不那么困了,看着他睡着的样子,竟渐渐着了迷。
  不知是否我的视线太过炽热,闭着眼的他忽然睁开了眼睛,视线一触碰,我也不知反应迟钝还是魔怔了,竟然半天没反应过来,依旧看着他,顺便眨了眨眼……
  待反应过来时,我脸蹭的自燃了,忙闭上眼睛,将头埋在双臂之间,当鸵鸟状。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看去时,他已经闭上眼,安静地趴着,仿佛方才那一抹对视只是我的错觉。
  九月的午后,外面太阳依旧巨大无比。
  头顶是教室里电风扇嗡嗡扇的声音,外面是夏日蝉鸣声,走廊间有人走动声。
  一定是这个九月太热了啊……仿佛还处于夏季,否则我脸上的红晕怎么会怎么消都消不散。
  “啊,这些女生真烦人!”耳边传来水植轻声抱怨的声音。
  我问:“怎么了?”
  “在我们班门口走来走去啊!”
  我才发现,自Y回来了后,窗口边门边,有很多女生走来走去,眼神装作不经意间瞟进来,假装路过的样子。
  “都是看Y的啊!”水植说。
  下午的军训时间快到了,我和水植准备去洗手间。
  刚走出教室,便被隔壁班一女生拦住了:“你们班Y在吗?”
  我两对视了一眼,水植指着窗口趴着的Y说:“那呢!”
  “噢!谢谢!”
  那女生又说,“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这封信给他……啊!不用了!”
  正说着,Y已经站起身,不知道身边的男生跟他说了句什么,他应了一声,拿了外套和帽子,两人往教室外,也就是我们这边走来。
  看他那样子,应该还没睡醒,浑身懒洋洋的,眼神迷离。
  刚走到教室外,便被那女生拦住了,她说:“Y,你好,这是我给你的信,希望你能收下!”
  “哟。今天第六封了吧?你这个迷人的家伙!”身边男生戏谑道。
  后来我才知道男生叫水扬帆,是个超级大逗比。
  Y收下了那封信,女生红着脸跑了。
  Y回到了座位上,将信丢在了抽屉里,从后排的角度,可以看见抽屉里满满都是这几日收到的信。
  放好信后,他回到教室门口,对等在教室门外的男生说:“走了。”
  声音清冽慵懒,像春日午后的一阵风吹在脸颊上,舒服得让人想拥抱。
  为期一周的军训终于过去了,我和水植都晒成了黑人。
  “我觉得我突然之间老了十岁,我还能白回来吗?”水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忧伤的感叹。
  “我应该冬天就能白回来。”我说。
  “羡慕你们这种天生丽质的家伙!”水植恨恨地说,“还有Y那样的,连晒一周不带黑的!嫉妒!”
  我也嫉妒,像他那样的人就是生在别人人生起跑线上的人,完美的家世、聪明的脑袋跟好看的颜值。
  “军训完了要考试了,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水植忽然问。
  “就那样吧。”我说。
  一开学便测试真是令人头疼的一件事。
  不管有没有准备,每次测试之前都挺紧张的。
  这是一次年级考试,考试和班级都是错乱开的,全年级学生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自己所在的班级和考试座位号。
  班会课上,班主任说:“这次考试直接决定了你们半个学期的座位,坐前排还是做后排由你们自己决定。现在我开始公布你们考试的号码和班级,你们用笔记一下。”
  一节班会课完,一下课,大家便纷纷交头接耳。
  “有没有在四班的学霸?考试的时候放点水借来抄抄呗!”
  “三班的有没有?”
  “我们班的有没?”
  “你在哪个班?”水植问我。
  “一班。”
  “我也是哎。”分在同一个班我两都比较开心,有伴了,“你几号?”我问。
  “十一,你呢?”
  “三号。”
  “啊,那你应该坐在第一排第三个了!”
  水植说,“你刚听了吗?Y好像也在一班。”
  “听了……他是老班第一个报名字的,谁能没听到,一班第一个啊。”
  “果然是学霸啊,考试号都这么*,一一一!哎,不说他了,去小卖部买吃的庆祝庆祝!”
  “还没考啊……庆祝什么……”
  “庆祝我们在同一个班啊!”
  为了吃的,水植总能找到理由。
  小卖部离我们班还挺远的,好在这节课有十五分钟休息时间。
  我两走去时,小卖部外面已经排着长长的队了。
  “你说咱学校小卖部这么火,老板每年是不是要赚爆了?”水植问。
  “每个学校的小卖部都这么火吧,毕竟全校就一家。”
  “据说在这里开小卖部还得有关系才能开。”
  “嗯……”
  好不容易排到我们,水植买了三个面包才够了。
  走出小卖部时,水植忽然拍了拍脑袋:“忘记买酸奶了!”
  于是我们又重新去排队买酸奶。
  “我妈说我现在正在长身体,所以比较能吃,等长好身体后就好了。”她像在跟我解释。
  我:“噢。”
  水植撇了撇嘴,正打算继续解释什么——
  “窝草,看!那是谁?”水植忽然指着不远处。

书名:少女时

作者:木子喵喵

状态:已完结

人气:0.6万

分类:浪漫青春

作者的其他书籍

心向往之

作者:木子喵喵

分类:都市情缘

大明星千诺的刑警男友舒城因为一次跨国抓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