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娇花令

小编说:
房卿九上辈子杀人无数,举兵造反,当了五年女皇帝,在位期间,以雷霆之势一统六国,而后嫌公务繁多,选择禅位。 却在离开时,被一手养大的小皇子联合群臣诛杀,挫骨扬灰!再睁眼,她还是房卿九。 却是同名不同命,父母双亡,身材堪比豆芽菜的貌美小孤女。 这辈子,她决定洗心革面,低调做人,再找个俊俏小郎君,快活度日。 俊俏小郎君(容渊):“我垂髫之年,你便说,要以无数金银珍宝娶我为夫,如今,我已过弱冠数年,你为何还不下聘?” 房卿九摸了摸身上仅有的几个铜板,“……”
第1章 姓容,名渊,字镜之

  大延三十年。
  寒冬。
  鹅毛大雪簌簌落下,不过半日,便将繁华喧嚣的盛京,乃至巍峨庄严的皇宫勾勒成一副银装素裹,大气壮丽的画卷。
  很快,叛军闯入。
  雪地之上,染上大片大片的艳红,深一脚浅一脚的脚印,凌乱密布,也预示着大延朝的结束。
  当晚,皇宫正在举行宫宴。
  叛军杀入宫殿,除皇室女眷,以及参宴的官员家眷以外,皇朝子嗣尽数斩杀,无一活口。
  宫殿之上,残尸遍地,鲜血弥漫。
  所有官员以及家眷纷纷惊恐跪地。
  房卿九手持一柄通体泛着寒光,滴淌鲜血的宝剑,剑尖落地,在地面上划出尖锐的刺啦声。
  她的另一只手,拖着已经死去的,身材臃肿的培元帝。
  待走至培元帝坐过的位置,房卿九唇边勾起邪佞嗜血的弧度,下一刻,她持剑的手抬起,动作一气呵成将培元帝的人头一刀割下!
  利剑划破皮肉,听得跪在地上的众人心底生惧。
  胆小者,身下濡湿,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尿骚味。
  房卿九眼睛也不眨的提着培元帝的头颅,随手一丢。
  头颅沾血,与地面摩擦,咕噜噜的滚着,滚出焰红诡丽的线条。
  恰好停在一对衣着华丽的年轻夫妻面前。
  妇人吓的尖叫一声,却仍不忘颤抖着手抱住怀中的男孩。
  男孩约莫五岁,目光沉静,他身着白衣,五官精致俊俏,眉心中央,一点嫣红如血的小痣,妖冶绝艳。
  房卿九径自倒满一杯酒,仰头饮尽,喝完后,酒樽重重放在桌面,发出砰的一声。
  她觉着男孩的反应有趣,便走过去,近距离一看,被他的长相惊艳了一把,遂问:“小公子叫什么?”
  妇人想要上前,却被一旁的士兵拦住。
  小公子望着她,无惧无畏,吐字清晰:“姓容,名渊,字镜之。”
  “容渊?”
  房卿九一笑:“倒是个好听的名字。”
  夸赞完,又冲身后的一干将士和跪下的百官道:“新的国号,就叫太渊吧。”
  宫殿上下齐齐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
  三日后,新皇登基,国号太渊,年号永安。
  令人震惊的是,新皇并非男子,而是一名容貌中等,英姿勃发的女子。
  这也是皇朝几百年更替以来,唯一一个女帝。
  房卿九身穿龙袍,立在宫墙之上,纤细高挑的身形在寒风之中愈显坚韧。
  她低眸,右手随意的摸了摸金黄色龙袍的袖边。
  这双手,由于常年握剑,掌心布满茧子。
  它不似闺中女子般嫩白如葱,也不似那般柔弱干净,而是一双杀人如麻,血债累累的手。
  凝望着手指,她的脑海里,回响起跟已故父亲的训斥。
  “父亲,我想读书。”
  “胡闹!”
  “身为女子,只需懂得女红,懂得三从四德,懂得如何相夫教子,掌管家中事宜便可。”
  “我不想懂,亦不屑学!”
  于是她不服管教,年纪小小扮成儿郎,溜入书院。
  ……
  “父亲,我想习武。”
  “逆女!”
  “你是要气死为父才甘心!”
  “……”
  于是她收拾行囊,离家出走,四处闯荡。

书名:娇花令

作者:惬惬容安

状态:已完结

人气:2.8万

分类:古风古韵

作者的其他书籍

溺爱成婚:帝少宠妻如狼

作者:惬惬容安

分类:总裁豪门

唐筱可,长相萌哒哒,脑袋懵叉叉。三流医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