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盖世神偷

小编说:
五年前,亲眼看着妹妹被害,我无能为力! 五年后,我逆袭归来...
第一章 哥,救救我

  我出生在一个偏远山村,在我刚满月的时候,我爸妈就丢下了我,去大城市打工了。我是跟着瞎了眼的奶奶长大的,算个正儿八经的留守儿童。
  我爸是个农民工,我妈在饭店当服务员,两人在外虽能赚到点钱,可他们却特别忙,一年到头也只有春节能回趟家。小的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走出山区,去大城市看看。六岁那年,我的愿望实现了,有个人贩子光临到我村里,用一块大白兔奶糖把我拐骗走了!
  同年,我被卖到了一个大户人家,他们有个傻子女儿,买我就是让我当他们的童养婿,那会我感觉天都塌了,每天就知道哭,闹得他们整个家都不得安宁,最后这家人没办法,就把我给打包退货了!
  再次回到人贩子手上,我受尽了无数的折磨,几乎每天遭受虐待和毒打,我的身上到处是伤痕和针眼,晚上睡觉都总是被噩梦惊醒,我很害怕,我不敢再哭了,更不敢再耍性子,他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在这样的地狱里,被折磨调教了整整半年。
  第二年,我又被卖给了一户人家,他们家有个女儿,叫冯雪,比我小三个月。冯雪长得就跟洋娃娃似的,她的皮肤很白,眼睛很大,眼珠子亮晶晶,非常漂亮。刚进这家时,我话很少,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生怕犯错。小小的我,就像背了一块重重的壳,我活的很累,很压抑。冯雪却完全相反,她开朗,爱笑,无忧无虑,甚至家里突然多出一个我,她也不排斥,相反,她对我特别好,她陪我说话,跟我分享零食和玩具,她就像冬日里的阳光,照的我心里暖暖的。慢慢地,我开始走出童年阴影,接受了现实,我的脸上,也多出了一种东西,叫笑容。
  小学时期,我和冯雪就跟双胞胎一样,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回家,一起做作业一起玩,甚至窝在一个被窝里一起睡觉,一直到初中,冯雪爸妈才有所顾忌,让我们分开睡了。分开睡的第一天,我失眠了,那一晚,我的脑子里全部是冯雪!
  上到高中,我长开了,拔高了,整个人看过去很帅气,冯雪更是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女,我们走在一起时,常有人说我们男帅女靓很般配,面对这种话,冯雪都是笑笑不说话,而我,表面不动声色,心却怦怦直跳,我们之间,总是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关系,但谁都没有捅破。
  记得有一次,我发了高烧,早早就躺在床上休息了,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感觉有人亲了我一下,这感觉,特温暖特美妙,让我全身仿佛有电流划过,我微微睁开眼,就看到,一个背影走出我的房间,那个背影,很像冯雪,那个夜晚,我睡的很香。
  第二天,我悄悄问冯雪:“你是不是昨晚进过我的房间?”冯雪一脸傲娇的回道:“没有呀,我怎么会去你房间!”
  冯雪没有承认,我也不好说的直白,对于这事,我还挺腼腆害羞的,不过,每当想到这个,我心里就甜滋滋的,我很享受和冯雪在一起的时光,也因为心里住着一个她而感到满足幸福,只不过,这童话般的幸福,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我的美好人生,终究还是彻底被打破了!
  那是高一暑假,冯雪爸妈去外地出差了,家里只剩我和冯雪两个人,深夜,我迷迷糊糊听到房间外面有动静,于是我从床上爬了起来,来到房间门口,一开门,触目惊心的一幕就映入了我眼帘。
  我看到,大厅里突兀站着两个人,一个是穿着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另一个是冯雪,此时的冯雪,正被黑衣男捂住嘴,挟持着,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嘤咛声,见我出来,冯雪似乎找到了希望,她用力掰开了黑衣男的手,对我喊道:“哥,家里进贼了,赶紧报警!”
  我怔怔看着这一幕,突然就意识到,这黑衣男是小偷,冯雪很可能是半夜上厕所刚好撞到小偷,所以才被挟持,我看到这情形,心都吓颤了,我的脚也像是定住了,根本动弹不得。这时,黑衣男突然掏出了一把亮闪闪的匕首,指着我低吼道:“小子,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捅死你!”
  一把刀子,一句话,让我瞬间想起了被人贩子折磨的那段日子,那些残忍的记忆,那些刻骨的痛,一下子就侵蚀了我,我感觉到了久违的恐惧,这种恐惧,真的是深刻到了骨子里。就仿佛,眼前的黑衣男是最恐怖的魔鬼,让我失却了所有勇气。
  冯雪见我一动不动,她都急昏了,她看了看我,又盯着黑衣男手中的刀,然后十分机变地对黑衣男道:“你不要乱来,告诉你,我爸妈还在家里,等下我一叫,他们就会醒,到时候有你好看!”
  黑衣男一听这话,马上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爸妈出差了,家里就你们两个,我可是在你们家楼下蹲点了好几天的!”
  冯雪见唬不住黑衣男,她愈发焦急了,她连忙又看向我,催促道:“哥,你别傻站呀,快去叫人,快报警啊!”
  黑衣男听到这,立马扬起巴掌狠狠扇了冯雪一耳光,怒道:“妈的,给我老实点,不然我让你破相!”
  这一巴掌,打在冯雪身上,却是痛在我心里,我怕黑衣男,但更怕冯雪受伤害,我鼓起了最大的勇气,冲黑衣男颤声道:“别,别打她!”
  黑衣男目光一凶,冲我厉声道:“那你就给我乖乖听话,把你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快去!”
  我怕他再打冯雪,我不敢不听话,于是,我立刻跑去房间,把该拿的都拿了出来,现金首饰,我和冯雪的零花钱,就连我平时戴的手表,我都一并拿了出来,交到了黑衣男手中。
  黑衣男达到目的了,他也不多停留,放开冯雪就准备离开,可这时,冯雪突然沙哑着声说道:“别的你可以带走,那个手表你得留下!”
  这手表是前年我过生日时冯雪送给我的,对冯雪来说,这手表或许有着特殊的意义,她在这种时候竟然都想着留住手表。然而,就是因为这,黑衣男停下了离开的脚步,他把目光重新放在了冯雪身上,在之前,他一直是抱着贪财的心,没认真去看冯雪,可现在,他却直直盯着冯雪,眼里忽然闪起了光。
  此刻的冯雪,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裙,里面还是真空,最主要是,她的脸很漂亮很好看,黑衣男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发现了冯雪的美,他忍不住就舔了舔嘴唇,邪恶的说道:“本来我只是图财的,但你这小妞的性子我喜欢,那我也顺便劫个色吧!”说着,他就一脸猥琐的朝着冯雪走了过去。
  看到这,我的心忽然就蹿到了嗓子眼,我几乎不顾所有,直接叫道:“不要,求你不要这样!”
  听见我说话,黑衣男反手就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拿着匕首对我恐吓道:“给我跪下!”
  那匕首晃了我的眼,那一巴掌更是打掉了我仅有的勇气,恐惧如潮水般涌了出来,我害怕极了,双腿压根不听使唤,直接跪了下来。
  黑衣男眼利如刀,又狠狠剜了我一眼,然后,他边用匕首拍打着我脸,边阴沉着声道:“你给我乖乖的跪好,别乱动,否则的话,我一刀子捅死你!”话一落下,他立即跟个饿狼一样,直接扑向了冯雪,一下就把冯雪扑倒在了大厅的沙发上!
  冯雪性子很硬,可她力气却不大,她终归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面对黑衣男的强迫,她也慌了,怕了,她一边死命挣扎,一边叫我:“哥,救我,哥,救救我!”
  这种时候,冯雪根本没有办法,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可是,我现在满满都被恐惧攫住了,童年的阴影像一张可怖的大网,死死的束缚住了我,我很想冲过去救冯雪,在我心里,冯雪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我喜欢她,我绝不能让冯雪受到侮辱,但,我却空有救她的心,没有救她的能力,我跪在地上,压根动不了,我的脑海里充斥着从前各种受虐待的画面,我的心里全部是恐惧,我越害怕,身子就越无力,我无法动弹,只能哭着祈求:“不要,求求你了,不要伤害她,不要!”
  我的声音,软弱又无力,很快就稀释在了空气中,起不到半点作用。冯雪还在挣扎,还在呼救,她迟迟得不到我的帮助,表情更是痛苦,可她依旧不放弃,依然靠着自己在拼命反抗,即使被黑衣男扇了好几巴掌,她也没有屈服,但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冯雪一个女孩子,怎么都抵不过身强力壮的黑衣男,最后,她声音叫哑了,人也渐渐无力了,她的睡裙,都被撕裂了,黑衣男趁机亲上了冯雪的脖子,他那么贪婪,迫不及待。
  就在黑衣男以为冯雪完全被驯服,准备**最后一步的时候,冯雪忽然抓住了机会,对着黑衣男的手臂狠狠咬了一口,用尽了全部力气。黑衣男吃痛,反射般松开了冯雪。
  冯雪一秒没耽搁,立刻抽身闪到了大厅窗户口,可是,那地方是一个死角,她根本跑不掉,而被咬掉一块肉的黑衣男,很生气很愤怒,他死死瞪着眼,朝着冯雪走过去,边走边咬牙道:“臭婊子,敢咬我,看我今晚怎么玩死你!”
  冯雪同样直视着黑衣男,这个时候,她反而不慌不怕了,她很冷静,冷静的出奇,无声间,冯雪忽然偏过头,看向了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我,她的眼里,满是绝望。
  下一秒,她蓦地转过身,拉开窗户,毅然决然从这四层高的楼房,纵身跳了下去...

书名:盖世神偷

作者:沦陷的书生

状态:已完结

人气:2.1万

分类:都市校园

作者的其他书籍

都市之最强弃少

作者:沦陷的书生

分类:都市校园

我是一个弃儿,到处遭人白眼,被人嫌恶,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