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重生之都市道君

小编说:
因为一颗神秘的石珠,陈飞被仇家追杀致死,本以为会就此飞灰洇灭,可是没想到最终却保留了一丝残魂,回到了地球几百年前的自己身上,从此开始了一段传奇的风云之路,从地球上崛起,重回星空,覆灭前世的仇敌,最终站在这片星空顶点。
第一章 飞机上重生

  晴空万里,烈阳高照。
  一架从江夏飞往海州的波音747的客机从蓝天划过,留下一道长长的白练。突然,原本飞行平稳的飞机猛地一震,剧烈的摇摆了起来,飞机上许多人都吓的大叫了起来,坐在经济舱靠近走道的陈飞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望着四周惊恐不安的众人,眼神中流露出了一股戾气,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遭遇不平稳气流,有颠簸,请大家不要离开座位,系好安全带,洗手间将暂时关闭,在洗手间的旅客请注意扶好,待天气转好,我们将继续为您服务。”
  陈飞听到广播中传出的空姐动听地声音,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别有意味的笑容,然后便不再理会周围,再次闭目养起了神来。
  至于空姐所说的不平稳气流,陈飞根本不相信,或许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先前的抖动是什么原因了。
  此时的陈飞早已并非之前的陈飞了,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的,可是如今却竟然一下子重回了几百年前,而且还是当初他自己最窝囊的时候。
  感受到自己体内那原本浩瀚如江河一般奔流不息的灵力如今竟然一丝都不剩,就连修炼了几百年的灵魂之力如今也只剩下头发丝般一股,陈飞的心一下子就沉到了海底,面色变的极为的难看了起来。
  “您好!先生,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就在这时,一阵轻盈地声音将陈飞拉回了现实,陈飞睁开眼,只见一空姐正躬着身子,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和关切。
  陈飞心中一暖,抬头看了看空姐胸前的铭牌,吴蕊,一个很是标准的女生名字。知道空姐的名字之后,陈飞淡淡一笑,轻轻地示意自己没事,并向其要了一杯温水。
  那叫吴蕊的空姐有些疑惑的望了望陈飞,显然是有些不放心,不过既然陈飞自己都说没事了,她也不好继续说什么。不一会儿便为其送来了一杯温水,并带来了一条毯子。
  望着继续去忙碌的空姐,陈飞脸上再次流露出了一丝惆怅。陈飞怎么也没有想到,几百年后他还能再次回到地球,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回来的。
  揉了揉额头,陈飞开始理了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早在几百年前,陈飞就离开了地球,去往了一个大的修真位面——混元大陆。
  混元大陆乃是这诸天万界中最大的修真大陆,也是诸天万界之首,不过这些地球上的人是都不知道的,而且现在的地球灵气枯竭,根本就没有修真之人。在那些修真大陆的人眼中,此时的地球不过是一个荒弃位面,甚至外面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星球位面的存在。
  不过陈飞当初却在一座道君洞府中知道了一些隐秘,了解到这地球并不简单。虽然陈飞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一位道君竟然都对此讳莫如深,似乎很是忌惮。
  要知道道君的修为虽然不是最顶尖的,可是纵然是放在混元大陆这种地方也很是受人尊崇,可以成为一些中等势力的客卿长老,放在其他稍微弱一点的地方甚至可以开宗立派,成为一方的霸主。
  要知道之前陈飞就是一位道君,要不是因为得罪了离火宗的少宗主——离镜,恐怕将来未必不可更近一步。
  想到这离镜,陈飞面色一寒,心中不由的流露出了一丝恨意。他原本将这离镜当做知己,甚至将自己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了他,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离镜竟然丝毫不顾几百年的情谊,趁他不备向他出手,想要抢夺那神秘的石珠。
  一想到石珠,陈飞双目猛地一睁,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在临死之前似乎看到了那一直平平无奇的石珠自主发光,将他的灵魂都拽了进去,难道自己重生回来竟然是与这石珠有关?
  想到这里,陈飞猛地发现自己识海深处竟然有一颗黑色的圆球正在缓缓转动,之前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陈飞仔细的感受着识海中的圆球,最终确认了这东西就是当初他的石珠,虽然最外面的石衣不知为何消失了,可是陈飞相信自己不会认错的,毕竟前世的时候这石珠可是跟随了他几百年的。
  石珠尚在,陈飞的心情也稍微的好受了一点,他甚至在想象这离镜最终没有找到石珠时的表情。不过这些事他也只是想想罢了,现在摆在他面前还有一件跟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眼下怎么恢复修为。
  陈飞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体内,发现自己当初那一身纵横天下、浩瀚如海的法力竟然一丝都没有剩下,整个体内空空如也,不仅如此,更加严重的是他的这具肉身竟然不知为何元气大伤,如果不及时调养的话,恐怕能不能活过三十都是问题。
  “看来应该是重生时候的力量太过强大,这具肉身一时难以承受,所有有些伤了元气。”陈飞沉思了一会儿,眉头微展,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感受到自己如今的状态,陈飞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无奈,有些自嘲的想着。前世的时候他的修为虽然谈不上最顶尖,可是却也能算一方豪强,没想到如今却落入现在这种尴尬境地,竟然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不过这一切陈飞倒是没有特别放在心上,虽然现在的他失去了他前世所有的法力、法宝、神通、道法,甚至就连神识都只剩下那微弱的一丝丝。现在的他不要说是地球的上枪支武器,就算是一个稍微强壮一点的人都能将其击杀。
  “看来要尽快的补足元气了!”陈飞微微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的想到。至于那些所谓的法力和神通之内的东西,陈飞根本不放在心上,前世的时候他虽然也有许多珍贵的法器,可是那些都无法与石珠相提并论,如今石珠还在,他最大的依仗也就在。
  而且,陈飞觉得这对他来说或许也是一次机会。当年地球上的灵气不知为何突然复苏,他也在一次游玩的时候从一处古迹中获得了一部残缺的修习法绝,并因此而踏上了修行的道路,后来在探索泰山隐秘的时候,不知触碰到了什么而被传送离开了地球。
  再后来,他一路上磕磕碰碰的修行着,所修习的功法也是参差不齐,之前的底子也不厚实,这也直接导致了他此生的修为最多也只能到达道君的境界,想要更进一步基本不可能。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如今的他既然重生回来了,那么他就要一步一个脚印,将每一境界的道基都修行到圆满,一下彻底解决掉所有的隐患,使得将来的他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
  想到这里,陈飞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先前因法力丢失而导致的抑郁顿时烟消云散。
  离镜,你就给我等着吧,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回去找你的,到那时候我希望你不要太惊讶!
  陈飞一边笑着,眼神却变得凌厉了起来,眼神深处更是有无穷的怒火在跳动。不仅是离镜,还有地球上的其他人,当初那些人联手逼死了他父母,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对别人投怀送抱。
  当初他修为突破之后曾经想过回地球报仇,可是无论他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回来的路,要不是后来获得石珠的时候,从那位已经化道的道君的手记中了解到一鳞半爪,再后来又多方的打探,可是却一无所获,这让陈飞更加坚信这地球的背后绝对不简单。
  如今他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前世有些恩怨和遗憾他也要弥补回来。
  陈飞的父亲叫陈卫民,是县里面的一个小科长,虽然不是什么肥差,也没有多大的权力,可是养家糊口却是足够了。而他的母亲名为江芳曼,经营着一家小小的超市,每年也有个十来万的收入,他还有一个妹妹叫陈晓,现在还在上初中,很快也就要升入高中了。
  本来,陈飞一家人过的应该是别人都羡慕的日子,可是在陈飞读大三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这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那一年陈飞正打算去一家外企实习,可是却突然的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他的父亲因为贪污而被**了,甚至还没等调查就直接处理了。承受如此大的不白之冤的父亲整日的郁郁寡欢,没过多久便病倒了。
  母亲不相信父亲会贪污,认为这是冤枉的,所以一直在不停的上诉,后来在上诉的途中发生了车祸,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听闻如此噩耗,他父亲病的更重了,没挨过一个月也去找他母亲了。
  从此,陈飞与他妹妹便成了孤儿,两人一直相依为命。
  陈飞原本以为母亲的车祸只是一场意外,可是后来无意中得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而是有人刻意而为的,而那人的真正目的却是针对他的,准确的说是针对他当时的女朋友——方慧。
  方慧是陈飞的高中同学,后来两人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方慧虽然长得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拔不开眼的那种,可是却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让人越看越觉得漂亮,就像是一朵刚出水的芙蓉一样,清纯可人。
  高一的时候,根本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方慧;高二的时候,方慧已经是班里的班花了,也是学校公认的十大校花之一;到了高三的时候,方慧无可争议的成为了校花榜上的第一名,并且其地位稳如泰山。
  后来到了大学,其经过几乎同高中一模一样,在大三的时候,方慧已经成为了系里面的系花,并一举成为了学校三大校花之一,若不是方慧平日里不怎么梳妆打扮,恐怕这三大校花之首就是她了。
  然而声名在外,麻烦自然就会找上门来。学校里面的一个公子哥看上了方慧,并疯狂的追求她,在一连吃了无数闭门羹之后,这公子哥终于决定了调转目标,于是就找上了陈飞,给出了一百万的天价让陈飞离开方慧。
  陈飞没有同意,直接将那一百万的支票甩在了那公子哥的脸上,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件普普通通的学生争分吃醋的事件,可是没有陈飞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动用他父亲的权势,诬告陈飞的父亲渎职贪污,甚至在他母亲上诉的时候百般的阻拦,最终不惜制造一出车祸的惨案。
  王洪,我回来了,这一世我看谁还能罩着你。
  陈飞紧紧地握了握拳头,盯着窗外的天空,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冰冷的寒意。
  王洪,江夏市***的独子,平日里没少做违法犯纪的事,可是都被他父亲给拦了下来。前世陈飞知道真相后也曾去找过王洪报仇,可是那时陈飞才发现这王洪背后的靠山并不止他父亲一个,而更大的靠山乃是**的王家。
  当初陈飞找上王洪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成为了王家家主的继承人,而王洪也成为了王家重点的保护对象。虽然当时陈飞已经踏入了修行,可是王家作为**的大家族,修行的资源怎么可能比他这种野修少,他不但没有报成仇,反而被王家找了个借口通缉了,要不是最后躲到了**主持的泰山行动中去,恐怕他早就死了。
  王洪,王家,这一世我不会再逃了,等我踏足**的时候,就是你王洪和王家灭完之时。还有江家,我希望等我再次站在江家门口的时候,你们还能笑的出来。
  在陈飞的心中,对江家的恨不下于王家。
  他原本一直不知道他的母亲就是出自于**的江家,那个时候江家事不逊色于王家的豪门大家,甚至影响力比之王家还要强上一丝。
  在他父母那个年代,自由恋爱什么的根本不存在,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身为豪门大家的女儿,她们的婚姻大事根本由不得他们做主,全部都是由家里的长辈包办的。
  而陈飞的母亲却不愿意过这种日子,他母亲为了和他父亲在一起,甚至不惜与自己的家族决裂,断绝了与陈飞外公的父女关系,一心一意的跟着他的父亲。
  为了惩罚他母亲,江家暗地里一直在给他们一家使绊子,希望借此来让他母亲自己回去。如果不是江家的人打了招呼,一他父亲的能力,又怎么会一辈子都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呢。
  原本陈飞前世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母亲还有这么大的背景的,可是当初他踏上修行之路后,江家的人竟然以他身上流着江家的血为由想要夺取他的功法,要不是最后他外公出面,恐怕不用王家出手他陈飞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江涛,前世的时候你是江家的天之骄子,是未来江家的掌舵人,没有人敢得罪你,你认为我母亲丢了江家的脸,所以就疯狂的报复在我的身上,这一世我希望等我登门的时候你还能那样的嚣张,我要让你亲眼看看什么叫做一人一豪门,什么才是真正的高不可攀。
  突然,陈飞眉头一皱。他感受到了一丝杀气,虽然他现在法力修为全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可是识海还保留着一丝灵魂力的引子,这就使得他的六感远超常人。
  灵魂每个人都有,只不过很多人的灵魂都是很弱的,没有修行到一定的境界别说将灵魂的力量发挥出来,就是能感受到灵魂的存在都是妄想。就算是在修真界中,能够修出真正的灵魂力出来的也是凤毛麟角,这不仅需要极佳的天赋,还需要一些特定的天材地宝的支持,据传真正的大能能够将灵魂凝练出实体,甚至可以脱离肉体独立存在。
  突兀出现的杀机让陈飞有些疑惑,就在他打算进一步探查的时候,原本安静地机舱内突然变得喧闹了起来,许多乘客都吓得尖叫了起来。
  陈飞寻声望去,之间一个一米八几的高壮汉子正拿着枪对着前排的乘客,左手正掐这之前给陈飞送毯子的那位空姐,这些乘客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一时间都被吓的花容失色,忍不住就尖叫了出来。
  陈飞座的是经济舱,而且座位又比较靠后,所以那人并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他。陈飞眼神微寒,随即嘴角轻轻一瞥,漏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本来暗自蓄力的右手也放下了。
  陈飞本来打算出手救下这个空姐的,也算是报答一下人家之前的毯子,可是就在他蓄力的时候,他却感受到了前面商务舱里面发出了打斗的声音,看来前面应该是有人抢先动手了吧。
  陈飞轻轻地将蓄力的手松开,脸上露出了一丝戏谑的表情,既然有人抢先出手了,他也落得个轻松。
  持枪的那个匪徒似乎也察觉到了前面的动静,眼神微微的扫视了一下飞机角落的位置,架着那个空姐就进了商务舱去了。
  “有意思!”
  陈飞微微一愣,饶有兴致的望了离他不远处一个角落位置,哪里坐着一个一头金发的青年男子,看那样子应该是一个欧洲人。
  虽然之前那个匪徒已经很小心了,望向那个人的眼神并没有多停留,可是陈飞是何人?眼下的这种小动作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坐在角落中宛如普通人一般吓得瑟瑟发抖的男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些疑惑了望了一眼陈飞,见没有什么异样,眼神中露出了一丝狐疑。
  他自以为自己已经隐藏的够好了,应该没有漏出什么破绽,按理说应该不会有人发现才怪,可是先前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他。
  “难道我感觉错了?”
  那青年男子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随即又再次变得普通无奇了起来。
  这青年男子不是别人,而是国外特别有名的一个恐怖组织的杀手,他们这个组织一直游荡在中亚以及非洲地区,专门替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解决一些麻烦,甚至有时候也做一些雇佣兵的生意。
  他们这群人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干。不过他们这些人一般是不会踏足**的地界的,这不仅是因为**对枪支的管控严格,更加有**军队的震慑。他们虽然有时不惧一些小国家的军队,可是类似**这种大国,他们还是不敢做的太过的。
  如果不是这次对方来头实在太大,而且给的报酬又足够的诱人,他们组织是不会接这个任务的。
  自从接了这个任务以来,他们这些人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可是没想到竟然会碰到硬茬子。
  他这次带来的人有多厉害他自己知道,他们已经进入商务舱这么久了,商务舱里面已经没有了打斗的声音,可他带来的人却没有一个出来,这结果他已经能够猜到了。
  “各位旅客.......”
  仅仅片刻功夫,飞机上的关播又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从空姐的言语之中众人已经了解到了之前的事情真相。
  原来这些人打算劫持飞机,可是却被商务舱中的几个好心人给解决了,如今这些人已经被收拾了,如今危机已经算是解除了,空姐此时正在努力的安抚众人。
  “你们逃不掉的,这飞机上已经被我们提前安放了炸弹,等时间一到,你们都得死!”
  陈飞心中一颤,他六感远超常人,虽然这些人是在商务舱里说的,可陈飞却听得一清二楚。
  这飞机上竟然有炸弹,陈飞冷冷地望了角落中的那个欧洲青年一眼,在陈飞眼中,这些人早就应该被碎尸万段。
  果然,仅仅片刻功夫,就有好几个空乘人员以检查飞机安全的名义对旅客的行李进行查验,对所有的乘客也一一进行甄别。
  见空乘人员向自己这边走来,那欧洲男子神情聚变,他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了。不过他的神色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似乎一切胜券在握似得。
  先前那个吴蕊再次来到了陈飞的面前,礼貌的询问了一下陈飞的状况,并不动声色检查了一下陈飞周围的情况,确定没有隐患之后起身准备离开。
  “你好!”
  就在吴蕊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飞笑着出声叫住了她。
  “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
  见陈飞叫住自己,吴蕊感觉有些意外,不过出于职业素养,吴蕊还是礼貌的询问陈飞的需求。
  “能麻烦你给我一杯水吗?”陈飞望着吴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见陈飞盯着自己微笑,吴蕊不由得面色一红。作为一名空姐,很多时候都会有人来和自己套近乎,吴蕊早已经习以为常了,按理说早已应该是面不改色了。
  可是今天却不知为何,当陈飞看向她的时候,她的心突然的砰砰乱跳了起来,脸也不由得红了,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好的,请稍等!”
  虽然有些失态,但职业素养却让她很快的恢复了过来,轻轻地对着陈飞点了点头,转身就准备去给陈飞拿水。
  “不好意思,现在不用了!”陈飞用眼角余光扫视到了另一名男空乘走向了之前的那个欧洲男子的位置,急忙出声叫住了已经转身的吴蕊。
  吴蕊被眼前的陈飞弄的一愣,脸上也有了一丝的怒意。不过也对,任谁被这样耍了都会生气的,更何况之前她还受了惊吓。
  陈飞微笑的表示歉意,至于吴蕊的生气他根本没放在眼中。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那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人绝对和之前那些人有关系,他之前的所作所为也只不过是不想看到面前的这个女孩被再次的挟持罢了。
  机组人员悄悄地将整个飞机都查了个遍,可是却硬是没有发现炸弹的影子。对于这种情况,陈飞心中也暗暗的着急,不过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陈飞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法力,别说炸弹、枪支这种热武器,就算是普通的砍刀砍到他身上也能要他的小命。
  陈飞靠着窗户,所有的心神都注意着不远处的那个金发男子,他相信若是真的有炸弹的话,那么这个男子一定就是突破口。
  陈飞调动识海中仅存的那一丝丝的灵魂力,一旦他发现那金发男子如果有异动的话,他就会立马出手,在第一时间将其击杀。
  不过这是最坏的结果,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陈飞是真不愿意动用这仅存的一丝灵魂力。
  灵魂力的修炼是极为困难的,就算陈飞也不敢保证自己没有这一世还能不能重新修炼出来。但是若是识海中有了这一丝灵魂力,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引子,再修炼起来就容易多了。
  这就好比是在一块荒地上盖房子和已经有了房子的框架再建房的区别,这一丝灵魂力就相当于房子的框架,有了框架再只需要用砖砌墙就行了,如此一来就容易了许多。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所有个人电脑及电子设备必须处于关闭状态。请你确认您的手提物品是否已妥善安放。稍后,我们将调暗客舱灯光。谢谢!”
  飞机上的广播又响起了悦耳的声音,陈飞知道要到目的地了,心神不由的一下就紧绷了起来。这一路上他一直在注意着那个金发外国人,可是一路上别人都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如今马上就要下飞机了,如果他们真的想进行恐怖袭击的话,这将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飞机缓缓地在跑到上滑行着,速度越来越慢,机上的乘客透过机舱上的窗户发现了外面跑到上站满了警察,甚至有人还看到了几辆军车。
  飞机停稳之后,立马有一群穿着制服的人上了飞机,将先前抓住的那些暴徒带走了。
  接着这些警察又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将所有的行礼检查了一遍,并对每个人再次进行了身份验证。
  陈飞不露痕迹的跟在那个金发青年的身后,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排队一样,不过他手里却在暗暗地蓄着劲,以确保自己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抢先出手。
  经过商务舱的时候,陈飞明显的感觉到前面的那个金发老外停顿了一下,眼睛扫视了一下四周,似乎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说是迟那时快,陈飞在那人身后猛地一抬腿,一个膝撞就撞在那金发老外的屁股上。
  不好!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金发老外整个人身体向前一倾,本来按道理他也是个练家子,陈飞一撞根本不会起到这么大的效果的,可是奈何此时他的注意力都在身前,根本没有想到陈飞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
  不过这一撞虽然让他失去了先机,可是却并没有让他完全的慌神。
  只见这金发老外丝毫不顾自己倾斜快要倒地的身体,而是急忙将手伸向自己衣服上的口袋,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是比他命还重要似的。
  就在这金发老外准备将口袋里的手机按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头脑一昏,就好像自己的脑袋被一巨锤猛击了一下似的。
  脑中的剧痛让他放慢了手中的动作,虽然一瞬间之后他就又恢复了过来,可是就这一瞬间的时间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失败。
  就在他脑中剧痛停顿的那一瞬间,陈飞右脚猛地抬起,精准的一个弹腿踢在了老外的衣服口袋上,里面的手机立马被踢飞了出来。
  等到这老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之前一直坐在商务舱中的四个身穿紧身T恤青年男子迅速出手,分别将陈飞和那金发老外控制了起来,飞出的手机也被人接住了。
  “老大!”
  那接住手机的青年盯着手机叫了一声,神色之中露出了一丝焦虑和担忧。
  “等会儿……”
  陈飞身边一个将他控制住的男子淡淡道,将陈飞带到了一边,为后面的乘客让出了道路。
  从陈飞突然发难到如今场面全被控制所用时不过只有几秒的时间,除了陈飞身后的一些乘客看到陈飞出手的场面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以为只是前面的人走的慢些罢了。
  “怎么了?”待所有的旅客都下了飞机,这时先前那被称作老大的人才出声询问。
  之前接住手机的那人闻言便将手机伸到众人的面前,除了陈飞以外其他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后背发凉,看向陈飞的眼神也变了,有崇拜,也有疑惑,不过更多的似乎是一种佩服和感激。
  “抱歉,先前的事别往心里去,兄弟们在这里给赔礼了!”
  陈飞被众人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虽然很确定这金发老外有问题,可是他觉得这老外口袋里应该是引爆器之类的东西,可是如今却只是一个手机,这让他多少有些意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所谓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陈飞虽然前世的时候见多识广,可是那些东西都是针对修真界的一些灵药和法宝,像地球这种科技产物他根本就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
  可是陈飞不知道不要紧啊,要紧的是陈飞周围的这四个人知道啊。他们四人原本就是**战龙中队的人,战龙中队是**东部战区特别部队中的特别部队,哪怕是和平年代,战龙中队的伤亡率也是相当的高的。
  他们一般都在海外执行任务,而这次他们四个也是奉命前来保护一位重要的大人物,本来他们应该是要乘坐军用的专机的,可是考虑到怕被对手知晓了,所以这才改乘民用飞机,没想到又碰到了这种劫机事件。
  为了避免暴露行踪,他们并没有像商务舱的其他人一样先下飞机,而是打算跟着经济舱的人一起下,这样目标也会小一些。
  虽然他们已经跟之前的警察领导打过招呼了,明天的报道上不会有他们的描述,制服匪徒也会变成警方的便衣,可商务舱中毕竟有那么多人,人多嘴杂,他们还是小心为妙。
  然而或许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就是因为他们没有下飞机竟然抓住了这么一条大鱼。陈飞看不出这手机是什么来头,可是他们认识啊,而且曾经还经历过它的威力。
  这手机是一种特别研制的炸弹的引爆器,这种炸弹的威力虽然不是特别的大,可是却也依然足够将整个飞机炸的粉碎。
  之所以说是一种特别研制的炸弹是因为这种炸弹的原料不是TNT,而是一种新型炸药,这种炸药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植入人和动物的体内,只要不引爆就对宿体没有丝毫的副作用,而一旦引爆的话就是一个人体炸弹。
  这种东西最早是有M国研制出来的,可是后来由于有违人道,这技术也就没有继续研究了,据说还被销毁了。
  只不过最近几年不知道为何这种技术又出现在了一些纵横亚非的恐怖组织的手里了,为此M国还曾专门出动特制部队剿灭了一个恐怖组织的基地,并对外宣称已经再次毁掉了相应的技术手册,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出现在了**。
  他们几个当初在境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就碰到过使用这种炸弹的恐怖分子,那时候他们一个小队六个人,可是那炸弹爆炸之后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了,另外两个兄弟为了保护他们一死一残,而他们几个也因此被调了回来,不能再继续在境外执行任务了。
  这一直是他们心中永远的无法平抚的痛,为了能够有朝一日为自己的兄弟报仇,他们借着部队的关系将所有有关这种特殊炸弹的资料弄到了手,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这种炸弹了。
  “可是这种东西怎么能通过机场的安检呢?”
  听完几人的介绍,陈飞也有些好奇,虽然前世的时候他也算是一方大佬,可是对于地球上的一些科技也还是比较好奇的。
  若是被人发问他们四人可能根本不会理会,可是陈飞不是别人,要知道如果要不是陈飞出手的话,恐怕今天他们这一飞机人都免不了飞灰湮灭的下场。
  见四人将这种炸弹的所有特性都道了出来,那个金发男子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了地上。本来他以为应该没有人了解这种炸药的,这也是他最后的依仗,可是现在就这样被人当面揭开了。
  陈飞暗暗地在心中将这东西的所有特性都记住,虽然他自己丝毫不担心,因为等他的修为一恢复,这种热武器根本伤不了他。
  但是这些东西对他没有危险却不代表着对他身边的人没有危险,上一世他曾经在地球上留下过太多的遗憾,也辜负许多人,既然他现在又重新的活了一次,那么上一世的那些遗憾他都会一一的弥补回来的。
  “既然这件事已经搞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处理了!”见停机场不远处来了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陈飞很有自知之明的冲着几人拱了拱手。
  “老大,为什么不留下他?他既然能够发现这东西,或许与这次恐怖袭击也有关系啊?”
  望着陈飞的背影,四人中一个一身肌肉的人低声说着,不过眼神中却充斥着一丝好奇和不服气。
  被称作老大的人并没有理会,只是低头望了望还在控制之中的那个金发外国人,眼神一凝,快如闪电般的出手将那人的胳膊和下巴的关节都卸了下来。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防止这人自杀,想来这次事件应该就是这个人负责的,若是能够撬开这人的嘴,那么他们就能够获得更有的有关其背后组织的信息。
  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借此来找到他们这些恐怖组织到底从哪里弄来的这种特种炸弹,毕竟这种能够躲过各种安检的炸弹太可怕了。
  海州市的机场出站口外,一老一少两人正焦急的盯着出口,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泉叔,那人是这班飞机到吗?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见人出来啊,他不会不来了吧?”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盯着出站口看了一会儿,见自己等的人一直没有出来,有些不耐烦的问着身边的老人。
  被称作泉叔的那人一身灰色的中山装,站在哪里身形挺拔,虽然头上有了不少的银发,额头上也爬上了一些皱纹,但是却双目炯炯有神,反复一眼就能看清楚人的内心似得。
  “表小姐若是不愿意等的话可以先回去,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泉叔扭头望着身边有些着急的小女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和蔼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不行,我一定要看看能救表姐的这个人长得什么样,若是长得太丑,表姐可就亏大了。”
  听到小女孩的解释,泉叔有些哭笑不得,他还真没有想到这小丫头是因为这个才吵着要来的。
  泉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出站口,一双眼睛就如同扫描仪一样不停的扫视着从出口出来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泉叔的脸上也隐隐地有了一丝疑惑和不解,按理说现在这个时候应该是出来了的,可是他一直盯着出口,根本就没有看到他要找的人啊。
  “难道?”泉叔似乎猛地想到了什么,迟疑了一下还是掏出手机找到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什么?恐怖袭击,人体炸弹?”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泉叔一脸震惊,他知道出大事了。要知道自从**建国以来,在这片土地上就没有发生过恐怖事件,跟别提这种丧尽天良的人体炸弹了。
  最终确定没有人员伤亡之后,这泉叔心里才长舒一口气。他可是知道自从这林家的公主被查出白血病之后,整个林家早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后来动用关系好不容易的找到了合适的骨髓,若是现在因为恐怖袭击而出现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表小姐,我先送你回去,中间出了一点事,那人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我要去警察局接他。”
  挂了电话,泉叔对着身边那个还在好奇的盯着出口观望的少女笑道。
  “好吧!”少女虽然有些不乐意,不过却也有分寸,只是心里却早已将陈飞打上了坏人的标签,毕竟在她的心里,能够被警察带走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海州市***门口,一辆黑色的奥迪A6静静地停在那里,与四周清一色的白色警车形成鲜明的对比。
  海州市隶属于龙眠省,这龙眠省是一个南部沿海的大省,虽然在古代这里曾是野兽横行、瘴气弥漫的荒芜之地,可是建国以后,这里经过一系列的开发,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集旅游、休闲、科技、工业于一体的现代化大省。
  纵使放眼全国,能比龙眠省更加富裕的也屈指可数。而且海州市虽然不是龙眠省的省会所在,可是这经济却高度发达,比之省会只强不弱。
  这海州经济发达了,百姓也就更有钱了,大街上看到奔驰、宝马也就不算什么稀奇了,甚至法拉利、劳斯莱斯、辉腾等豪车也时常可以见到。

书名:重生之都市道君

作者:执笔如刀

状态:连载中

人气:7.5万

分类:都市校园

作者的其他书籍

篡秦

作者:执笔如刀

分类:历史军事

既然我来了,那就搅动这风云,让这天下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