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本以为嫁了个病秧子,不料寒酸丈夫竟是第一将军

小编说:
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 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 可是,为什么相公挂不了? 权当养只小狼狗,哼!某女自我安慰。 可是,小狼狗摇身一变,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将军了? 苏清欢:喂喂喂,拿错剧本了,这是种田文! 女主欢脱逗比,善良坚韧;男主霸道深情,扮猪吃虎;欢笑泪水,悲欢离合,唯深情不曾辜负。
第一章 晴天霹雳

  天顺十年秋,八月十五月圆夜。
  苏清欢自己喝到微醺,躺在床上看月华如银,星空璀璨。
  没错,她是在床上看到的这一切——她的茅草屋四面透风,房顶透光,银芒一道道争先恐后透过茅草屋顶投映进来陪伴她。
  秋虫啾鸣,秋风瑟瑟,苏清欢裹紧身上的被子,叹口气自言自语道:“这房子无论如何要修一修了。”
  接下来还有漫长的冬天,再不修房子,她估计要变成卖火柴的小女孩了。
  想到童话,前世今生,记忆翻涌而来。
  二十一世纪的苏清欢,是名外科医生,镇院之宝,赫赫有名的“苏一刀”;她曾祖父是位名老中医,衣钵传于她。当初也正是曾祖父的坚持,她才会去学西医,想要“西为中用”,最后厚着脸皮自夸一句“学贯中西”。
  她原本前途大好,结果一场车祸来到莫名其妙的大靖朝,成为了苏清欢。
  想起这一世,苏清欢表示脑袋疼,不想去回忆了。
  总而言之,她一手烂牌,打得稀烂,现在特别惨就是了。
  比如,八月十五只能孤身一人,像条咸鱼一样躺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
  “睡觉!”苏清欢拉起被子蒙住头,气哼哼地对自己道。
  “咚咚咚——”门忽然被重重敲响,连带着整个屋子都在颤抖一般,屋顶有碎草末簌簌落下。
  “谁?”苏清欢猛地坐起来,警惕地道。
  她一张嘴,有碎末飘到口鼻之中,让她打了个大大的喷嚏——“阿嚏!”
  “我!”
  外面传来一个清亮又焦急的女声,单听声音,就知道这是个火爆脾气。
  苏清欢听出是好友林三花的声音,松了口气,拿起衣服披上道:“来了,来了。”
  她点上油灯,暗黄的灯光勉强照亮了屋内,灯芯上的小小火苗被肆无忌惮的风吹得岌岌可危,几乎瘫倒。
  “快点!”林三花催促道,“火烧眉毛了!”
  苏清欢也不管那灯了,走了两步就拉开门。
  林三花风风火火迈进来,话还没说,先塞给她一个包袱,道:“你快跑吧。这包袱里有我一身棉袄棉裤,两块月饼,四个馒头,还有我攒的几串钱!”
  林三花是个长得漂亮、性格泼辣的姑娘,眼睛大而黑亮,揉不得沙子,此刻在如豆的灯光下,满眼焦急。她大口喘着气,脸上红扑扑的。
  苏清欢一头雾水道:“我为什么要跑?来,你坐下说。”
  这屋里也没其他坐的地方,所以她拍了拍床。
  所谓的床,不过两块门板拼在一起铺在石头上,她一拍就有些晃。
  林三花语速快,噼里啪啦道:“今天不是过节吗?我们回祖屋吃饭,我祖母骂我,让我离你远点……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后来她说,你祖母已经托人去衙门打听,要告你哩!我这一听就慌了,吃了几口饭就说肚子疼跑回家。路上去问了宋大山,你祖母真打听他来着,他含糊过去,约莫这她就找其他人问了。”
  “告我什么?”
  提起这个极品祖母,苏清欢就忍不住翻白眼。
  苏清欢穿越来的时候才十岁,在县里程家做丫鬟,今年十七岁,刚刚脱籍回家。
  她父母双亡,有个嫁到隔壁村的姐姐,还有个参军后杳无音信的哥哥。
  祖母宋氏是个极品,当初七岁的苏清欢就是被她卖了十两银子。
  起初见她回来宋氏倒很热情,只是不断旁敲侧击,想从她兜里掏银子。
  苏清欢从程家出来的时候确实带了一百两银子,但是不会被她知道,反而哭穷,宋氏见没便宜可占,对她就骂骂咧咧起来。
  后来,她更打算把苏清欢许配给镇上的屠户做继室。
  苏清欢一气之下搬了出来,住到了现在这个村里废弃的茅草屋里。
  她盘算着用手里的银子托人立个女户,买点地,做个小地主。
  吃饱穿暖是第一要义,至于人生理想,悬壶济世什么的,她暂时都想不到那么远。
  没想到,宋氏不死心,又要起幺蛾子。
  “告你十七不嫁。”林三花这才坐下道。
  苏清欢气笑了,她来这里多年,自然也听过“十七不嫁,使长吏配之”,但是这都是老皇历了,并没有人真追究这个。
  但是宋氏偏偏不想自己好过,于是便使出了这招。
  “还笑,”林三花急了,“你快跑吧,离得远远的。你留在这里早晚被她糟践。”
  苏清欢笑道:“我一个孤身女子,能跑到哪里去?再说,我长得又这么好看,被人拐卖了怎么办?”
  林三花急得跺脚:“这时候了,谁跟你开玩笑?”
  “三花,你放心吧。”苏清欢了然地道,“祖母才舍不得,让官府给我指婚,她什么好处都捞不到了。她这是借你祖母之口,再通过你给我带话,让我妥协呢。”
  至少镇上那屠户,还算知道根底;谁知道官府给你安排个什么男人?所以快跪地求饶,乖乖听话吧。
  这就是宋氏的脑回路了。
  林三花想了想后道:“那怎么办?胳膊拧不过大腿啊!你也是,天天说我性子倔,你比我还倔,偏偏闹到现在这样不可开交……”
  苏清欢知道她心直口快,反而笑着安慰了她一番,把她连人带包袱地推出去,道:“你快回家吧,让你娘看到了又要骂人。”
  林三花是她家第三个女儿,下面两个弟弟,所以被重男轻女的爹娘压着,日子不好过。不过这姑娘天生是个爱说笑又脾气火爆的,过得并不压抑。
  送走林三花,苏清欢再也没有睡意。
  看起来,她的计划要变一变了。
  宋氏这个人,心思毒着呢!她自己得不到的,宁愿毁了,若是自己就是不肯听从她安排,她真能上县衙去告自己。
  而且,苏清欢知道,自己既然来到了这吃人的世界,再奉行不婚不育,就太扎眼了。
  她必须要想个办法,和这世道妥协,但是又要守住心中底线。
  她辗转反侧,想了一个晚上,剖析利弊,终于忍痛做出了决定。

书名:神医农女:买个相公来种田

作者:小m愚

状态:连载中

人气:2.3万

分类: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