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闪婚厚爱

小编说:
二十七岁的乔宁夏是家中独女,工作稳定,相亲多次却没处过对象,家里天天逼婚。三十三岁的顾斯言是科室主任,名誉、钱财尽有,唯独少了一个妻子。相亲当天,他明明不是她相亲对象,却直白说:“我觉的乔小姐蛮合适。”合、合适?乔宁夏心一横,“明天跟我领证吧。”闪婚后,乔宁夏终于意识到“合适”这两个字的深刻含义。顾医生深入贯彻好丈夫的品性,导致她每天起床都腰酸背痛。乔宁夏忍不住怨念:“顾医生,你什么时候才觉得不合适!”顾斯言笑:“一辈子时间,我也嫌短。”
第001章 相亲

  乔宁夏下班后,去了一趟邮局寄信。
  时至今日信息化,来邮局寄信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乔宁夏却固执的每隔一星期就会来寄信,这个习惯她保持了将近十年。
  而她寄给那个人的无数封信,好像石沉大海,没有一点音讯。
  柜台工作的小姑娘对乔宁夏很熟悉,忍不住再一次劝道:“乔小姐,你都寄了那多封信,你男朋友还是一直没有消息,要不算了吧,他如果在意你,不会连一封信都不回。”
  “我们晋城到墨尔本飞机也用不了几个小时,就算不回信,他回来一趟总还是容易的吧?”
  乔宁夏淡然的眉眼好似画中最柔美的线条勾勒而成,她微微一笑,嗓音温好:“快过年了,给他寄最后几封信。”
  等过了今年,她就二十八了,再也不能消磨岁月去等待他回来的那一刻。
  乔妈催婚催的太紧,看看她们小区前前后后,哪一家姑娘还跟乔宁夏一样,快二十八了!连个对象都没处过!
  乔宁夏回到居住的老式小区,打开门换上拖鞋,李素立刻从厨房出来,一手还拿着汤勺,面上无比和蔼的笑说:“宁夏,这回妈托人给你找了个好的,比你大一岁,没结过婚,中心医院的医生!妈特地给你约好了时间,明天下午你去医院接他,出去吃顿饭!”
  为什么还要她去接?乔宁夏默不作声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李素看她那无所谓的样子,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乔宁夏!你难道还要等严季那臭小子?我告诉你,今天我听他家亲戚说,他在国外都有未婚妻,快要回国结婚了!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三十岁?三十五岁?你让你妈我少操点心行不行!”
  乔宁夏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严季,他要结婚了?
  也是啊,她跟他同年同月出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举家搬到墨尔本后,她跟他十年没见,这么长的时间,他快要成家立业,并不应该吃惊啊……
  只是为什么心里窒息般的难受,她寄出去的那些信又算什么?
  乔宁夏垂下眼帘,慢慢的说:“我知道了,明天我去相亲。”
  李素听她回答,才转头往厨房里走,“记得穿好看点!不要老是衣服裤子,上次我不是给你买了一条裙子吗?穿那条!”
  李素买的那条花裙子……连乔爸都摇头晃脑的觉得土气!
  明天如果乔宁夏穿着过去,相亲的医生恐怕连她的车都不想坐吧。
  第二天下午,晋城下起了一场雨,阴沉的天空让人一眼看去心情压抑,道路高楼在雨中一片朦胧。
  乔宁夏开车去往中心医院。
  其实她心里觉得这次相亲并不大靠谱,你说一个读医的连一辆七八万的小车都买不起吗?何况人家还是医生!
  甚至需要女方去接吃饭,这种男人,要不是性格奇葩,要不就是人品奇葩!
  但是李素不断打电话催促她过去,“男的手机停电了,号码你自己去要,他姓顾,穿白衣服红裤子,媒婆说他已经医院门口等你,你过去就能看见!”
  白衣服,红裤子……哪个正常的男人会这么穿!这不是红白喜丧结合体吗?
  乔宁夏一脸的无可奈何,“好好好,如果没看到人,我不管了。”
  她已经打算好了,到医院门口如果没见到人,她立刻走。
  但是事实恰恰与她想的相反,这天傍晚,乔宁夏看到与她母亲描述一样的男人打伞站在雨里,于人潮里她一眼就锁定他。
  白色欧范的羽绒服,酒红休闲牛仔裤,一双运动鞋,衣着搭配很时尚,穿在他英挺的身上却一点也不女气,反而让人感觉惊艳。
  连不是外貌协会成员的乔宁夏,都忍不住多看几眼男人的那张脸,轮廓线条优美,五官漂亮俊朗的有些过分。
  但是乔宁夏依然觉得这男人多半脑子有病,小区那些大妈媒婆的德行她知道,好货从来是留给她们自家亲戚,见不得别家女儿嫁的好。
  乔宁夏停车在路边,撑伞朝他走去,心里默默的准备着面见的台词。
  怎么说才能解决这次相亲呢?最好连饭都不用吃,省她几百块钱。
  走过沿路的绿荫,思考状态的乔宁夏一不留神,忽然被什么东西撞到大腿,脚步踉跄的向前冲了几步才站稳。
  回头观察情况,乔宁夏的面色骤白,心都跳到嗓子眼,明显被吓得不清。
  这谁家的狗没牵好!放出来吓人!
  “汪汪——”
  白萨摩短促、撒欢的叫着,继续用它湿漉漉的脑袋拱着乔宁夏大腿往前走,浑身柔软的毛发被雨打湿黏在一起。
  乔宁夏的四肢关节僵硬,吓得脑子怎么都转不过来。直到她看见那个相亲男朝自己迈步走来……

书名:闪婚厚爱

作者:沐颜

状态:已完结

人气:10.6万

分类:都市情缘

作者的其他书籍

名门婚宠

作者:沐颜

分类:总裁豪门

“你是谁?”“我是你孩子父亲!”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