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她拒绝皇上的册封,从此走红后宫!

小编说:
【她拒绝皇上的册封,从此走红后宫!】 不靠谱的爹死得早,青梅竹马的男人是个陈世美,惨被抛弃的苏幼仪入宫当个小宫女,不想被严肃脸皇上一眼看中。 “听说你很漂亮?” 苏幼仪白眼一翻,好好的大皇子不务正业,天天跟人吹嘘她漂亮,这下可怎么办……
第一章 楔子

  第一章 楔子
  锦绣京城,深秋一场大雨,寒意入骨。
  窄小胡同里撑出一把破了洞的油纸伞,伞下之人一身粗布薄棉袄,掩不住身姿纤细,一双长腿笔直,像个美人。
  她怀里抱着鼓鼓囊囊的青布包袱,低着头朝外冲,大雨透过纸伞上的破洞打在她身上,单薄的肩膀湿了一角。
  一阵风袭来,雨水溅了她一脸。
  苏幼仪自顾自轻嗔一声,前路被雨水淋得模糊不清,她暗暗担忧,季玉深出门去拜访朝中大臣并未带伞,现下一定淋湿了。
  她加紧脚步,顶着风朝前走,一双裤脚被雨打透贴在脚上,冷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一队轿马忽然出现在雨中,苏幼仪忙往路边避让。
  正红色的官轿,细看有四人抬还有两人在前开道,这是位大官出行。
  伞下粉.嫩的樱唇勾起一抹轻笑,季玉深已中了新科探花郎,日后也有这样的轿子坐,她也能沾个光。
  谁让自己的父亲是他的先生,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家父亲又早早给他们定了娃娃亲呢?
  她抱紧怀中的包袱,里头是她给季玉深新缝制的厚棉袄,家中的银钱只够买那点棉花,她自己都舍不得穿,特特带出来给季玉深御寒。
  今日出门的时候,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衫,一定冻坏了。
  正红色官轿经过她跟前,没有如她想象地过去,而是正正地停在他跟前。
  开道的官差撑起光鲜的油纸伞,迎轿中之人出来,苏幼仪低着头,从伞下看到了藏蓝补服的袍角,底下掩着一双黑亮的官靴。
  果然是位大官。
  “幼仪。”
  清冷微哑的声音,穿过层层雨幕,苏幼仪惊讶地抬起头来,熟悉的俊容朝她露出一个微笑。
  笑的弧度,有一丝冷峻和疏离。
  苏幼仪欢喜地打量他身上一眼,“玉深哥,真的是你?你穿官服真精神!”
  说罢看了看他身后的官轿,抬轿的孔武官差正用奇异的目光打量她,似乎在想探花郎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穷丫头。
  季玉深狭长的凤眼,目光落在她肩上被雨水打湿的一块,那里比别处塌下去几分,棉袄薄到一打湿了贴在身上。
  苏幼仪注意到他的眼神,羞赧地低下头,想好了自己要回答我不冷。
  季玉深无声地笑了笑,“我今日去拜访李阁老,他将他的幼.女李二小姐许给了我,两个月后便是婚期。”
  雨声太大,苏幼仪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她惶恐地张了张唇,看到那双狭长的凤眼落在她手中的包袱上,有些轻蔑,“你特意来给我送新棉袄?可惜我已经有衣裳穿了。”
  他穿着光鲜亮丽的补服、官靴,哪里还会在乎一件笨拙粗.重的棉袄?
  正如她这半年来陪伴他苦守寒窑,为他端茶倒水洗衣做饭,好不容易熬到他高中探花,却不及阁老家的小姐对他勾勾手指。
  她浑身一颤,全身每一个毛孔,忽然察觉到深秋大雨的寒冷。
  “真好,我也要进宫了。”
  苏幼仪牙齿打颤地说完,抖开怀中的包袱,如季玉深所料,果然是一件笨重的棉袄。
  他眼中轻蔑之意更深,她却一把甩开了破纸伞,双手把厚棉袄穿到自己身上,在雨中昂着下巴。
  大雨很快把她新穿上的厚棉袄打湿,女子光洁的肌肤浸在雨水里,有种奇异的光芒,“你看我的新棉袄的,好看吗?”
  没等季玉深回答,她转身离开,宽大的棉袄穿在纤弱女子身上格外拖沓,吸饱了雨水的棉花像要把人压垮,她的脚步却没有一丝迟疑。
  季玉深站在雨中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良久,他回身钻进轿中。
  “走吧。”

书名:盛世娇宠:这个娘娘有点懒

作者:凉夜白

状态:连载中

人气:15.5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