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民国诡案录(套装共3册)

小编说:
文修书,一个从树上“长出”的孩子,二十年后长大离家,成为巡城马,往来南北,替人传递书信。 一路上怪事继续上演。 一对刚成亲的新人,一条会报恩的狗,牵扯出小山村与土匪窝多年以来的不平等关系;酒庄庄主和伙计相继被害,痴男怨女的情感往事终究敌不过仇恨的火焰;凭空出现又消失的须弥山寺,是否真如传言所说,藏于一粒小小芥子中;无意间登上的渡船,四名乘客的故事,时间地点高度重合,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这一切谜团的源头,不约而同都指向了文修书的身世,一直奔波送信的他此时才发现,自己竟是关键的一封“信”! 命运的无情与神奇,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楔子(1)

  夜幕被人泼了墨色,黑得几乎凝固。乌云层后的月轮费力推开身前的障碍,忽然洒落几许月华,将夜色腐蚀出一些斑斓。整个天地寂静无声,连角落里的鸣虫都噤声不语,就像受到了夜的恐吓。
  夜色中,一座古朴的大宅显露着自己的轮廓,门前两只憨厚的石狮微微张着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就在这时,一声女子的叫喊兀然撕碎了天地间的寂静。这叫声凄厉哀惨,仿佛能听见绝望在其中滴落的声音,夜色被这绝望传染,顿时黑得更加深沉了。
  大宅内,两个男子正等在一个房间的外面,脸上神色焦灼,不断搓着手在原地走动,这时听见这声惨叫,不禁都是身子一颤。其中一个三十许的男子不管不顾,顿时就要往房间里闯,却被身旁那个五十左右的老者死死地拉住了。
  房门打开了,一个稳婆满手是血,面色惊惶地走出来,语无伦次地道:“老身无能,少奶奶大出血,大人和孩子都……都保不住了!”
  那年轻男子闻言顿时一声哀嚎,一把推开稳婆,跌跌撞撞地往房中奔去。那老者留在门口,也是神色呆滞,过了良久才痛苦地闭上眼睛,似乎这样就能将悲伤拒之心外。
  他整个人如石雕木刻一般站着,动也不动,这时大门外的那两只石狮却像是忽然被什么惊动,一下警醒起来。月光下,一个面容疲倦的男子站在大门前,穿着一身青布短打的衣裳,身上背着一个包裹,正举手去扣动门上的门环。
  门环发出短促的沉闷声,很快便有人来开门。那人见门开了,便自怀中取出一封信来,嘴里道:“有信来。急!”
  原来这人是传书递信的巡城马,只是不知传的是什么信,要赶在这三更半夜时分将信送来。开门的人见他说是急信,急忙将他引入厅堂,自己则前往内院禀报主人去了。没多久,刚才站在产房外的老者就急匆匆地赶来,一见这巡城马就道:“你来了。什么信这么急?”
  听语气两人似乎相熟。那巡城马也没有寒暄,直接便将手上的信递给了他,嘴里道:“文老太爷一看便知。”
  文老太爷点点头将信接过,将信封拆开从中取出信纸。信纸只有薄薄的一张,上面更只有寥寥几字,文老太爷只扫了一眼便手一抖,差点将信纸掉落在地,信上写着一行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子得子。
  这信上的前面两句都好理解,可是“种子得子”是什么意思?
  虽然这话让人费解,可是文老太爷却明显看懂了,苦笑一声,喃喃地道:“种子得子,种子得子,这信来得还真是及时!”
  那巡城马愕然:“及时?”
  文老太爷将家中少奶奶难产的事告知了他,巡城马听了,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来安慰他,只是轻微地叹了口气。文老太爷也沉默了一阵,然后低沉地道:“既然事已至此,信又到了文家,那就照信上说的做吧。”
  巡城马点了点头:“我同时也通知了卜向空,等他来了再开始吧。”
  “多个人见证也好。”文老太爷也不反对,“趁这个当口,你将当时的情况详细地说给我听。”
  “这事有太多不清不楚的地方,我叫卜向空来也是为了以防万一。”那巡城马说着,低声将自己经历的事说给了他听。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听得文老太爷面色变幻不定,脸上神色无比凝重。
  “此事确实太不对劲,可是又不像是冲着那块牌子去的。”文老太爷沉吟道,“你叫卜向空来是对的,还是谨慎为上。”

书名:民国诡案录(套装共3册)

作者:张佳竹

状态:已完结

人气:1000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的其他书籍

民国诡案录·第二部

作者:张佳竹

分类:悬疑灵异

文修书,一个从树上“长出”的孩子,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