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陈麒凌华文文学星云奖获奖作品(套装共3册)

小编说:
本套装包含《你是我久等的归人》《一念,半生》《红尘如泥》三本书。 《你是我久等的归人》: 本书共选了陈麒凌18篇短篇小说。每篇所描写的感情类型都有不同,有大学生纯纯的爱,有刚步入社会青年青涩的爱,有对信仰的尊敬,有对父母深切地关怀,有对故乡真切的怀念,也有对社会不公平待遇的反应。每一个故事的人物形象刻画鲜明,没有千人一面,每人都展示了独特的个性。语言简洁质朴,贴近生活,是一本写满作者真诚的小说集。 《一念,半生》: 世间的圆满大同小异,残缺却可有万千种演绎。 十八个故事,十八段孤独情缘。 联合报文学奖首奖得主陈麒凌深度解读爱之无常。 她的故事,永远颠覆你的预期,永远留有一丝希冀,似不经意,却总不偏不倚直击人心。如同平静海面下暗潜的风暴,在其克制的叙事方式下,你既能感念爱之炙热、温柔,又可体味命运之冷酷、无常。 《红尘如泥》: 她三岁识字,五岁能诗,六岁随父亲遍游江南名胜,八岁离家出走英吉利国不遂,竟绝食以死抗争缠足,十五岁以文才和大脚名闻乡里。十六岁遭张家退婚,愤而誓言不嫁,仍不服气,设计让未婚夫一尝缠足之苦。二十二岁人生遭遇大变,乱世中与母亲姐妹生离死别,于绝境中奋起,一举在太平天国女试中夺魁,得到东王重用,运用智慧才学影响国政决策,却在爱情与自由意志间陷入重重危机……历经爱恨生死磨难,冲破红尘泥沼,振翅高飞。她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女状元,她是传奇。她是傅善祥。
推荐序 走了那么远,无非寻找一盏灯

  到现在为止,陈麒凌在《一个》上发了四篇文章,篇篇都很精彩,也很有特色。那种对生活看破而不道破的老成,对感情铺垫和细节的把握,扎实又有个性,非常难得,受到我们编辑部的一致推崇。最近的《猪肠碌你吃过没》到了沸点,在编辑部盲选里得到了最高票。我们平台受众相对年轻,口味流行,编辑口味又多少有些传统(很多文青编辑),陈老师的文章是优质又流行,征服了我们编辑部也征服了我们的用户。推荐给大家。
  小饭
  我的编辑张馨月让我写篇序,叫我开头的时候写两句感想,说说这本书孕育了一年多,光是想书名就历时半年多,然后选文的纠结、做封面的痛苦——几千多张照片,还有无数次讨论会的激辩与推翻。编辑们的名字总谦逊地写在封底,我想在这本书开始的时候致意一下,为没人看见的时间里那些心血和执着,感谢馨月、子华、王晶、昭雯,还有小贝。
  同时,也感谢友善的小饭慨然推荐,这恩情放在心里头了。
  我很喜欢老杜的两句诗“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记忆中很多个夏天的傍晚,大雨将至密云满天,背着书包一路跑啊,远远看见家里的灯光,就踏实了,再大的雷声都不怕,到家了。
  小时候玩过家家,百玩不厌的一种是“捡小孩”。把一堆枕头被单当成冰天雪地,然后我的妹妹坐在那里假哭,装成一个迷路的很冷的小孩。我就用张小棉被包着把她抱回家,那种暖暖的贴在怀里的感觉,很是满足。不过妹妹很快就长大到我抱不动了。
  少女时代关于爱情的想象,有一幕是这样的,爱人深夜出差归来,风尘仆仆。灯下的饭桌,我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鸡蛋青菜面(当时只会做这味),然后他坐下来大口大口地吃,我看着他吃。
  刚毕业那年,我住学校的单身宿舍,学校在半山腰。白天出去的时候,我总要把窗前的小台灯拧亮,为的是晚上回来,在山脚下就看到小屋的光,就好像有人在等着,多晚都在等着。
  多少年了,这些事其实不常想起,直到一天有读者留言说,我在你的文字里找到了家。
  忽然明白了一些事,当我独自面对着空白的屏幕,慢慢敲下一行又一行文字的时候,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是天色将暗通往家门的小路,还是冰天雪地里的小棉被?是深夜里热气腾腾的一碗鸡蛋青菜面,还是上山的灯?如果说你能在这一行行的文字里看到温暖和光亮,那何尝不是我一直在寻找的呵。
  比利时诗人卡雷姆说:“哪只蚂蚁不像你一样,舒舒服服地在草上爬行,自以为是在世界的中心。”即便是广瀚时空里一只自足的蚂蚁,也乐于晃着触角去探望另一只蚂蚁的草径或沙丘。我们上路,一心往远方去,却不知道远方有什么。我们轻易地离家,却又不承认想家。我们轻易地告别自己,却又到处地找寻自己。而路途上那些个人的高与低、晴天和雨,走着走着你是不是,忽然就不想说了?
  每个人都是世界中心的蚂蚁,每个人只够刚好懂得自己。
  所以我们在意那点温暖和光亮,宛若回家,家的意义就是安放吧,无论多晚都有人等着。我们走了那么远,无非是寻找一盏灯。
  而一个讲故事的人能做的,只是守着这窗灯火,笑着说一句:“回来了,进屋喝杯水吧。”
  陈麒凌
  2015年5月22日
  于龙舟水的阳江

书名:陈麒凌华文文学星云奖获奖作品(套装共3册)

作者:陈麒凌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回首又见他

作者:陈麒凌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爱是不费吹灰的,哪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