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悬空的椅子

小编说:
《悬空的椅子》是艺术家唐寅九先生近年创作的三部长篇小说之一。当代艺术家泓创作了一部装置作品——《悬空的椅子》。椅子的基本功能是坐,坐让人安稳、舒适,可一旦被悬空,安稳、闲适、舒服就将被打破,旋即便进入一种悬而未决的状态……泓试图通过《悬空的椅子》表达一种不确定性,没想到这恰恰成了他人生的写照。这部作品刚刚完成,他就被捕了,一个受人景仰的艺术家、著名的美术学院的院长,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成了阶下囚,椅子的功能与状态改变了,不安全感变得如此密集,泓的命运悬而未决,不确定性成了他生命最重要的主题。 泓、镛、达、滟是大学时的好友,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人生与艺术的各种问题。达曾经是一位诗人,后来走上仕途,成了一位部长。泓曾送给达一幅画以祝贺达的乔迁之喜。后来泓的名声越来越大,他的画也越来越值钱,达便通过琼将这幅画卖了。不久达遭人举报,检察机关在他的私人帐户上发现了这笔巨款,来自于琼所经营的画廊,入帐的时间正好是泓当副院长的时间,而达却是分管那所学院的副部长,泓因此身陷囹圄。一个看似荒诞的故事就此开始,一种看似荒诞的命运必须面对和承受…… 小说通过四位好友的人生际遇,以及泓与雪润、琼、海伦的爱情故事,表达了当代知识分子的存在、命运与思考,以及他们在看似荒诞却真实的人生中,对于不确定、不可知的命运的反抗与挣扎、和解与领悟。

  我叫子灵,最初是墙上的一抹血迹(哪年的血迹?谁人的?),经过潮气和岁月的侵蚀,变成了一块霉斑。因为常年待在天花板上,我很容易就可以看见这些嫌疑人;这些嫌疑人一躺下也很容易看见我,一闭眼脑子里也很容易浮现出我的样子。由于角度不同,他们看见的我也不相同,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我的样子(——哦,我的样子……)也不尽相同。比如宋,就说我像一张脸,长着一双透明的、像外星人一样没有眼白的、圆圆的大眼睛。泓呢,则说我像一只鸟,长着一张没有羽毛的肉翅、颜色幽蓝幽蓝(近乎黑色)的鸟……不管怎么说,我得感谢泓,他富有想象地为我取了一个名字——子灵!使我不再那么呆板无趣,甚至还有了一种古人的诗意与韵味。但更多的嫌疑人却固执地认为我不过是一块斑痕,发了霉,样子难看,眼看着随时都要剥落掉了。好吧,我无所谓,我被安排在这部小说中,不过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串连不同的人物,呈现不同角色的性格、心态和命运。我待在这里二十多年了,让他们看见,并让他们有一个说话的对象多好呵!因此,本质上我只是一个听者。他们有话要说,又没有说的地方;他们说的话总得有人听。我生逢其时,在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天花板的角落里,眼睛又大又圆,透明,没有眼白,充当了一个听者的角色。虽然有时候我也会飞出去一小会儿(像泓说的那样),但基本上我都待在天花板上,和那些来了又走了的嫌疑人在一起。偶尔我也会给他们一些回应,但这样的情形多半都只发生在梦里。我在梦里回应他们,也多少给他们一些安慰。事实上,即使最初我只是一抹血迹,我也同样是有身份和来历的,只不过岁月无情,一个人或一段事总是很容易被人忘记,更何况看守所是羁押嫌疑人的地方。羁押当然就是临时的,几个月之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就走了。再多的心事也只是几个月的心事,一个人临时的心事又怎么靠得住呢?所以,我从不指望那些来了又走了的人会有心过问我的身份与来历。说到底,即便是一抹血,也只是另一个嫌疑人的血而已,没有人会问这血何以溅得那么高(在天花板上)?也没有人会问这血是怎么溅上去的?事实上,我隐身在这么一间号房的天花板上挺好,至于多情的泓为我取了这么一个好听的名字,也不过是当时的心境所致。但他临时的命名却让我有了一种意义,也让我在这本书里有了一个称呼,以便读者阅读。
  好了,也许我得先介绍一下这间看守所了。对于普通读者,也得先给他们一个关于看守所通俗易懂的概念。在**,看守所是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地方;这就好比民间常说的阎王殿,那些要过生死轮回关的人,在这里等待判决;最后去哪层地狱,全靠这人的造化及判官当时的情形。这样解释之后,细心的读者可能就有了自己的想象——从某个角度上讲,看守所也算得上是一个等待机会的地方。
  我待了二十多年的这间看守所,位于**西北方向一个小县城的郊外,四周是荒芜的旷野。一年四季强劲的风吹打着看守所两幢“火柴盒”一样的房子;秋天的风裹着黄沙,冬天的风裹着白雪,春天和夏天的风则带着野花的气息。这间看守所一共有二十五间号房,我待了二十多年的这间是八号,挤满了可以住十四五个嫌疑人。号房里有一张大通铺和一条不到一米宽的走道;一个蹲位,可以解决大小便、也可以洗漱和冲澡。简单的生活往往更见出人的智慧,任何一个生活圈子都会有一个相对有魅力的人。一间二十来平方米的号房,要住下十四五个人,需要一套规矩和一个好坐号[1]。何况这些人又来自天南地北,有**也有小偷;有杀人的也有吸毒的;有文化高的也有文化低的;有年轻英俊的也有年迈丑恶的;有富人也有穷人……严刑峻法与一个人的出生与教养、身份与来历无关。这正如上帝是公平的,并不会因为一个地方有罪人就少给一片晴天,也不会因为一个地方住着善人就多下几场暴雨。上帝爱善人也爱罪人,爱英俊富有的也爱丑陋穷苦的——这套道理无论出自何处,时间长了相信你都会懂。事实上,不久你就可以看见,我们这些嫌疑人是如何发现机会与乐趣的。另外,虽然四周密布着铁丝网,但号房依然有一小扇条窗,从高高的条窗望出去,偶尔也可以看见天高云淡或风起云涌的美景……

书名:悬空的椅子

作者:唐寅九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