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入殓师灵异录

小编说:
殡葬专业的我,为了大学入党,接手了一桩白事,导致晚上跟上吊而亡的红衣女尸共眠,之后发生了一系列诡异古怪的事情,闹鬼的手机,街角的红衣人,这八十年代的废弃工厂中到底藏着什么阴谋? 九死一生之后,我以为我逃出生天,却不知道,那东西,已经紧紧的追在我身后,灵异事件,一件一件的发生过。 我是入殓师,见鬼的入殓师,今天我就带你走近一个不同寻常的见鬼实录。 PS: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请不要与真实人物事件挂钩。 心跳,开始…… 希望大家注册个账号,收藏,推荐一下。 群:291732063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人物名称,全是化名,如有雷同,也是巧合。
第一章 死人化妆

  谁他妈的有我倒霉,你们上大学看见的都是美女如云,你知道我上大学看到的是什么吗,尸横遍野,你们眼中的大学都是美腿丝袜,我他妈的看的都是寿衣棺材,你们在大学里亲亲我我,你侬我侬,我在大学里只能咬着牙,提心吊胆的给尸体化妆。
  没错,我大学上的就是殡葬专业,一个极其操蛋的,恐怖的,恶心的大学。
  今天老子有空,就跟你们八一八我大学毕业之后,那些渗人的经历,首先说好,这些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也没必要跟我较真。
  我是05届的毕业生,现在毕业已经三年了,这几年经历的恐怖事情彻底的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价值观。
  09年毕业之后,我没敢回家,大学三年我一直都没有跟家里说我学的是殡葬专业,说出去不够丢人的,再说了,从小到大,父母都是把我当成骄傲,那里想到我会走这一条路,农村迷信,对于这种跟死人打交道的事情,晦气,丧气,将来能不能讨到老婆这都另说着。
  其实在殡葬专业上课的时候,倒不是多害怕,比如说跟尸体化妆,火化,殓骨这些事情,都是用的模型,跟前一段时间出来的恐怖课程表相去甚远。
  在学校学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殡葬的礼仪,还有一些理论知识。
  但这也只是在学校,上了大二之后,我们就开始实习,去哪实习?当然是去殡仪馆和火葬场,当然也可能会接点私活,给平常出了白事的人家做做司仪之类的。
  08年九月份刚开学,我就接辅导员武大郎通知,说是让我跟班里几个同学接个活,当时在大学里酬金都是被辅导员提走了,不过这次可能活比较脏,说我们去了后能给一个预备党员的名额。
  大学眼界短,就想着入党跟贫困救助金那点事,所以当时我跟我们班的班长刘涛还有宿舍的楚恒就搭车到死人的那地方。
  出事地点是在市郊区,这个地方我知道,在八十年代的时候,这地方是一个很大的摩托车配件厂,还是个国营企业,不过时代一变,摩托车不吃香了,国产企业也就垮了,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厂房地皮。
  其实下车看这个架势,我心里已经猜到七八分,这当事人肯定是横死,不然不会让我们这批学生来事发地化妆,这种事一般都直接拉殡仪馆去的。
  这横死之事可大可小,关键是看尸体成了什么样子,尸体完好还行,我们化化妆,然后叫来车就拉走了,要是不完好,我们今天就有些麻烦了。
  当事人父亲李浩带着我们走到一个破旧的屋子旁边,这原来应该是传达室,还没走近,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尸臭,我心中一阵发苦,完了,尸体看来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下麻烦大了。
  还没进门,李浩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从当事人母亲赵莹莹手里拿过包,掏出六百块钱来,递给我,我知道这是规矩,就像是做手术时给医生红包一样,我也不矫情,接过来,李浩这时候说了一句:“麻烦三位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毕竟是第一次实习,心中很是紧张,我和楚恒还有刘涛三人走到了屋子里面,进来之后,饶是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那场景,我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打了一个突突。
  屋子不大,四周的玻璃窗尽数碎了,玻璃碴子立在窗棂上,其中一个窗棂上正挂着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子,屋里面有一张桌子,不过上面猛这一层灰土,显然是没人居住好多年,在房子正中悬着一个红衣女子,背对着我们,头发黢黑如瀑,身材娇小,套着红衣服更显肥大,我他妈的发誓,这是我第一见死人,居然还是见了这种只有在恐怖片上见到的女尸!
  说实话,当时我的心跳直接飙到了200多,口干舌燥的,腿肚子有些转筋,要不是为了党员还有那六百块钱,老子肯定转头就走了。
  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看了看身边的刘涛和楚恒,刘涛这时候的脸直接白了,腿肚子已经是筛糠似的颤抖起来,楚恒人比较虎,倒是丝毫没事,居然凑到那尸体旁边,绕到前面,看起尸体的面貌起来。
  其实恐惧是可以传染的,勇气也是,看到有些缺心眼的楚恒这么大胆,我心里也是稍微安定了一些,拍了拍刘涛,怎么着我也是班长,不能让这狗腿子给小瞧了,我心一横,收完尸,画完妆,赶紧滚蛋,这红衣尸体太即把吓人了。
  那时候我的脑袋准是让驴给踢了,就没看出这到底是什么门道,李浩为什么不叫警察来,为什么等着尸体臭了才让我们过来收,这他娘的一开始就是骗局,老子就是被600块钱加上子虚乌有的党员名额,差点把老子的命给搭进去!
  当时我只想着赶紧回去,让楚恒将那尸体从梁上抱了下来,抱尸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楚恒脸变了一下,这种场合不能乱说话,我也没问。
  楚恒将那女尸抱下来之后,头朝南,脚朝北,板板整整的平放在地上,这里没有专门的床,看李浩的架势也不想把这女尸带回家里,干脆,直接完活,麻利的,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将女尸放好之后,我对着楚恒使了一个眼色,把他叫过来,然后和刘涛商量,谁操家伙事化,本来我想着就是我和楚恒之中的一个,虽然我瞧不起刘涛,但是她毕竟是小姑娘,这种事,第一次还是我们来。
  一直胆大包天的楚恒这次居然怂了,蜡黄着脸摇头说自己肚子疼,口臭,他娘的这是跟死人化妆,你口不口臭有什么即把关系,到了最后,只好我自己来。
  我从刘涛手里接过那个化妆盒子,戴上手套,走到女尸旁边,刚才楚恒抱下来的时候我一直没敢仔细打量,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看了,这一看,我的小心肝都快跳出来了,女尸生前应该是个漂亮的女孩,在没有淤青的地方皮肤很白。
  但是现在女尸双眼往上翻瞪着,只留下两个白乎乎的眼珠子盯着我,脸上由于自缢而亡,聚集了大量的淤血,整个头都大了几分,这些血已经不能回流了,所以脸鼓起一个个黑紫色的包,不是很鼓,但是面积不小。
  最难弄的就是这女尸的嘴巴,她嘴巴微张,舌头从那贝齿红唇之中吐出七八公分舌头,不是他娘的娇艳的红舌,是有些发紫发涨的舌头,仔细看的话,舌头上还有一曾绿绒绒的毛毛。
  我现在是进退两难,突然肩膀被拍了一下,我的那魂都几乎被吓出来了,回头一看,却是发现李浩拿着几张鲜红的毛爷爷直接塞我兜里了,看到这毛爷爷,我心里激动了几分,只好心理暗示自己:“这货不是死尸,这货是美女,这货不是死尸,这货是美女……”
  我从化妆箱中掏出一个红线圈,一边心中念叨:“这货不是死尸,这货是美女……”一边将这圈套在了这个女尸的脖颈之中,然后深吸了几口气,将自己的头伸到圈里另一头,这样一来,女尸的脖子就挂在我的脖子上了。
  别他娘的问我为什么,在殡仪馆就是这么学的,好操作,最主要的是一旦戴上这个绳套,没有画完妆,决不能摘下来,绳套不长,我和女尸面孔间距也就是二十厘米,这时候我心像擂鼓,浑身的虚汗哗哗的往下流,不到一分钟,我身上就湿了一个遍。
  我是真害怕啊,大气都不敢喘,脑子一片空白,这时候楚恒在旁边突然冲我道:“淫荡,快说话!”我猛地想起来,化妆的时候,一定要自言自语,不能出现冷场,多亏了楚恒提醒我。
  我哆嗦的将手放到那女尸眼睛之上,自言自语道:“今天天气不错。”说着这话,我就把女尸的眼睛给蒙闭上了,这么近的距离,我总是觉得这白花花的眼睛在盯着我看。
  给女尸闭上眼之后,我就捏到女尸有些僵硬的舌头,想着给她塞到口中,可是女尸的嘴巴微张,下颌根本扣不开了,舌头也就缩不进去了,我有些手忙脚乱,但是嘴巴中一直有一搭没一搭的胡乱说着。
  楚恒见到我遇到了难处,赶紧走了过来,戴上手套,用力扒开女尸的嘴巴,趁着这功夫,我将女尸的舌头塞了进去,当然是卷着塞进去的,舌头不可能缩进去了,楚恒见到我将舌头塞了进去,就拍了一下女尸的下巴,让她下巴合上。
  就他娘的在这时候,我想着拿粉扑的时候屋子里一下子响起了一嗷呜的声音,这声音一出来,屋子里一下子爆发出更凄惨的一阵女人鬼叫之声,啊——!当时老子第一反应就是诈尸了,下意识的身子就唰的一下站了起来。
  可是我忘了,我脖子上还有一个要命的红绳,我只觉得脖子一疼,然后眼前就看见一张青紫的死僵之脸扑了过来,并且这死人脸上嘴角居然勾起一个弧度,她笑了,她笑了!!我草,这狗日的居然笑了!
  我心中猛地一抖,眼前一黑,差点就被活活的吓死,我脑子中就剩下一个念头,赶紧跑,赶紧跑!可是我越动,那女尸的脸就越来越往我身上靠,终于我们脖子之中的那红绳啪的一声断了。
  女尸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线就是定格在那女尸的嘴角之处,随后我就窜出了那个房子,出来之后,我看见李浩,赵莹莹,刘涛都跑了十几米了,我刚想撒开脚丫子往前撩赤,就听见后面楚恒叫我:“淫荡!”
  我回头一看,发现楚恒从屋子里走出来,脸上也是有些发白,但比我好一些,他道:“淫荡,只是一只猫,赶紧回来道歉化妆!”
  我扯着嗓子喊住前面跑的三人,又赶紧跟着楚恒走了进去,有人这时候会问了,为什么我还要进去,就算真的是只猫,一般人也吓个半死早不敢进去了。

书名:入殓师灵异录

作者:一木

状态:已完结

人气:1.1万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的其他书籍

大秦皇陵

作者:一木

分类:悬疑灵异

一个神秘道士,带着一个千年帝魂,一步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