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异香少年

小编说:
玄宗初年,长安城妖气纵横,瘟疫肆虐,缘起李唐皇嗣与武周后人龙命之争,妖火从大明宫蔓延至西域净土,上演这退魔降妖的惊世传奇。异香少年与高僧泯仇一同粉碎武则天族人武存道复辟阴谋。武存道当年谋反被杀,精魄化成妖精逃往吐蕃郁垒山,与罗刹王定下东方乐土之契约,唐国高僧道化与善无畏深感事态严重便往吐蕃用十世换取“十字咒”封印了武存道与罗刹王, “十字咒”生出瑕疵导致长安大明宫之乱。异香少年与泯仇二人便踏上了西行退魔的路程,并且二人最终运用智慧和正义战胜了武存道和罗刹王。
楔子(1)

  落照西斜,两道高大的僧影印在洁白的雪地上,深浅不一的脚印在杳无人迹的唐蕃古道上长长延伸着,两人身后不远处几个沙弥与比丘拉着白马,脚步蹒跚。三日后,僧队在日月山下的倒淌河中乘舟入藏,又一日夕,沙弥于舟头惊呼,二僧并起,倒淌河河道愈加宽阔,视野尽头,一座高大的雪山如白莲怒绽,无垠的草原边际,隐隐约约地立着着几座古寺,高僧远眺,双掌合并,热泪纵横。
  “过了此山,便是故乡了。”天竺僧人善无畏口中喃喃,泪流不止。
  “待退魔,我同你翻越雪山,往天竺求道。”
  “未得玄宗允可,恐怕来时向你追究……”善无畏道。
  “此虽未得玄宗允可,然大道在即,君命可不受,太宗时玄奘高僧亦是如此。”高僧道化长息,但双目中不是即得大道的欢悦,而是不能再归故乡的怊怅。
  数月之间,僧队足迹遍及青藏,于藏地各镇肢寺庙长询,仍不见郁垒山的踪迹,二僧双眉紧锁,每至朝夕便要远眺雪山,长念退魔。
  嘎采寺……
  寺外风雪怒号,大风拥进寺内,僧幡鼓动,高僧道化与高僧善无畏皆双手各指紧扣,食指伸出相接,结不动明王印,默念静心咒。
  大雪纷飞,耳缀双环的番僧,趺跏在烛火前,须发鬈如,手指微颤。
  “师傅!影子……”
  高僧道化的耳边传来沙弥细小的惊恐声,此时道化与善无畏各自伸出臂膀,双掌相接,那静坐在两人面前的番僧忽然垂下头去,大风夹着雪花拥进寺内,烛火灭了又起,但见番僧的影子外围悄悄地生出另一道影子来。
  “竟追到这里来了……你们两个好本事……”垂头的番僧喉间低语,断断续续。
  “高僧!”此时又是番僧的声音,似痛苦不堪。
  道化与善无畏两掌分离,只见两人手掌中间生出一道炽热的铁索来,二僧并立,口中咒语不绝,寺内兀自生风,将拥进的雪花扫出寺外。
  众沙弥惊恐,蜷缩在角落,只见番僧身后的影子后头又蹿出一道影子来,长发及地,额头尖角参差,欲要从番僧的影子中脱出。
  “师傅……不是逆贼,是……是……是罗刹王啊!”
  二僧讶然,速收咒链,急然结印,掌中符咒贴地,那符咒如蚊蝇一般朝外伸展,倏尔便将嘎采寺围了三匝……
  此时,嘎采寺五十里外,一个三丈的黑影正在风雪中缓缓而行,双目透红,獠牙纵横,左手持叉,右手持双头斧,身后密密麻麻的妖兵一直延伸至山口的郁垒山。
  “破!”道化大喝一声,翻转银针朝番僧的额间刺去。
  “呀!”一声凄厉长啸回荡在雪野之中。
  只见两道黑影如暗湖中食人游鱼一般从番僧身体中脱出,扶摇而上,冲出天顶,番僧愕然,但抑不住此力,口喷出一股鲜血,倒地不起,食指劲竖,指向吐蕃西北。
  二僧朝西北方向一望,法眼顿开,穿过疾风劲雪,但见一座山头似乎女人的头颅,颈间游动着黑龙。
  “郁垒山!”二僧几乎同时喊道。
  “看来逆贼已将善根交与罗刹王了。”高僧善无畏叹息道,“故乡虽只有咫尺之遥,恐怕贫僧也回不去了。”
  道化听此言亦泫然东望。
  末了,二僧趺跏,各自结十字印,喉头鼓鼓,几道圆球般黄雾从喉间窜出,落在寺外的雪地上,须臾化作人形,二十人各自趺跏,皆手结十字印,忽化作一道金光,继而洁白的雪地上闪出一道咒法。
  “闭眼,不然你们十世也消耗了!”道化朝身后的众沙弥喝道。

书名:异香少年

作者:胡仁禃

状态:已完结

人气:1000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