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百夜奇谭Ⅰ:艾泽拉斯陈年情事

小编说:
红酥手贱的故事,看过的十个人里,四个人觉得虐心,三个人觉得温暖,两个人被逗笑,还有一个人说他没看懂。那些故事的情节、人物和自己完全不同(有许多完全不可能发生在现实世界),可是不知怎么的,就有一种被写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段只模糊记得的前尘往事,却被红酥手贱打捞、还原。 而今每篇故事都配上作者手绘插图,对照阅读,让读者作者在创作时想象的画面。 图上都有作者红酥手贱钤印。 故事戛然而止,它给我们一个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它写了越想逃、越逃不脱的命运,也写了本来要哭、却又笑起来的明媚。 25个故事中,有奇幻,也有推理,令人胆寒,也令人热血沸腾。故事每篇都不同,化学、新闻学、社会学、心理学……作者涉猎之广,令人惊叹。很长一段时间里,红酥手贱登录她的账号,二话不说就是写。她写得如幻又似真,让读者看得如痴亦如醉。她不解释,不拖拉,仿佛掌握着一个故事百宝箱,只不断地抛掷出夺人魂魄的故事,把读者牢牢钉在她的“魔掌”之中。
001 艾泽拉斯陈年情事(1)

  在广袤的艾泽拉斯大陆的最南端,有个小岛因风光旖旎而闻名遐迩,人们亲切地称它为“渔人码头”。
  ——摘自《艾泽拉斯自驾指南》
  咳咳,渔人码头上啊,有一间小小的杂货店——对,就是挂着黄底红边酒旗那家——那就是俺的产业了。
  俺叫纳特,是个自产自销的鱼贩子——对,俺就是那个纳特•帕格——千万别客气,叫俺老纳就行了。人们总说俺是艾泽拉斯一等一的钓鱼大师,其实钓鱼这事,没什么难的,只要手熟、能静下心来,几十年后,你也能成一把好手。
  俺写过几本钓鱼的书,也带过几个徒弟。不过,现在俺又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了。岛上的游客来来去去的很多,想跟俺学一招半式的也很多,但都没什么耐性——不是钓不上来鱼诅咒乱发脾气,就是钓上一条就大呼小叫,把俺正要上钩的鱼全吓跑了。
  小红不一样。
  她来的时候,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张望,俺一下子就发现了她——这事说出来不好听,俺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是个挺有名气的贼,不过,俺早就金盆洗手了——小红一直等到俺的鱼上了钩进了桶,才怂恿她的宠物来搭讪。
  那是一只通体金黄的小水蚤,摇着两根须子可爱得紧。后来小红说,这小畜生是她在潘达利亚极高极高的一个山顶的大湖边驯服的,俺是听得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俺游历潘达利亚这么多年,连哪儿有个能洗澡的小水泡子都知道,竟有个山顶的湖俺没听说过?
  小红见俺逗小水蚤,笑嘻嘻地背着弓箭跑了过来——她是个小猎人。这妮子自来熟地说,这小水蚤有个绝妙的地方,说完就念了个咒。
  小水蚤浑身一抖,把一个法术儿抖在了小红身上。俺没拦住,这妮子大长腿一步就迈进了水里——只见她的双脚踏在水面上,转了几个圈,再跑两步,跳几下,竟像是踏在实地上一样来去自如。
  这样显摆俺可不依。俺一声呼哨,召来了俺的坐骑——一只碧蓝色的、威风凛凛的大水蚤。俺骑上水蚤,飞也似的在水面上溜了一圈回来。小红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大水蚤,这牲口不屑地打了个响鼻。
  小红跟俺打听哪儿能买到这种坐骑,俺笑了——全艾泽拉斯独一份儿,只有俺老纳卖这玩意儿。
  妮子马上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子,俺又笑了——这玩意儿可不轻易卖!嗯,先得给俺钓七种鱼,每种一百条;还得再给俺做一百顿饭,一天一顿,不能不好吃,也不能有重样儿的菜;最后,再一个子儿不少地拿三千个金币来,才能买到一只。
  俺以为小红会和打听这坐骑的其他人一样,听完就吓跑,没想到她问清了要钓什么鱼和在哪儿钓,转身拿着在俺的小店新买的鱼竿就去了。
  这妮子有意思!过了半个时辰,俺拎着半桶夜光虫坐到了她旁边。一看,她的桶里空空如也。俺把夜光虫递给她,她接了,穿到鱼钩上,不好意思地笑了,小酒窝一闪。
  到了晚上,她把钓上的河豚切了片拌了醋给俺,让俺生吃。说这是她老家的吃法儿。俺不能露怯啊,捞起一片丢进嘴里,闭着眼睛硬嚼了两下——嗯?嘿!真香!一盘子生鱼片儿,不到一分钟,俺就吃了个风卷残云。
  吃完了第十七盘,俺打了个饱嗝问,你老家在哪儿啊?
  她说:在东北,黑龙江边儿上。
  俺想了半天,艾泽拉斯有这地儿吗?俺老纳可是号称无所不知,再一想,哦——一定是编的,鬼妮子!

书名:百夜奇谭Ⅰ:艾泽拉斯陈年情事

作者:红酥手贱

状态:已完结

人气:1000

分类: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