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大明永乐二年,礼部尚书惨死于家中?

小编说:
大明永乐二年,礼部尚书惨死于家中。锦衣卫副千户杨宏临危受命,在抽丝破茧中,发现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第1章 雨夜惨案

  连绵不绝的雨水已经下了四五天了,在这该死的季节就连空气都是潮湿的,仿佛身上盖着的被子都能拧出水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子时,杨宏才有了一丝睡意,嘟嘟囔囔的抱怨了一番天气后,渐渐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咚咚咚”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打破了夜的宁静,仿佛预示着寂静的夜里发生了什么。
  “福伯,是谁在敲门,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杨宏被敲门声惊醒,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不满的抱怨道。
  “少爷,司里来人,说是指挥使大人有急事叫您过去那。”
  窗外浮现出一个身影轻声回应道。
  “纪叔派来的人吗?请他前堂稍等片刻,我马上就过去。”
  身为锦衣卫副千户,大半夜的指挥使大人亲自派人来找预示着什么,杨宏不会不知道。
  尽管强烈的困意还在支配着杨宏,但他还是穿上衣服来到了自家的前堂。
  来人杨宏认识,是司里的一名小旗为人不错。前几天杨宏高兴,还和这位喝过几杯。
  福伯奉上茶水后识趣的离开,只留下杨宏与小旗两个人留在前堂。
  “拜见千户大人。这么晚了惊扰到杨大人真是罪过,指挥使大人正在司里等候大人前往。”
  小旗向着杨宏施了一礼有一些愧疚的说道。
  望着正在滴着雨水的小旗,杨宏摆了摆手:“无妨,都是自己兄弟无需这么客气。赵大人,不知道什么事情这么着急,这么晚了纪大人竟然还在司里?”
  “大人有所不知,李尚书家出事了。具体的事情小人也不清楚,还请大人快些与我回司里吧。”
  听到小旗的话,杨宏点了点头。无论是多么大的官职,出了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没有皇帝的命令,任何人都不会惊动锦衣卫出动办案的。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已经惊动了陛下,所以纪叔才会如此着急,大半夜的叫自己前往司里议事。
  想到这里,杨宏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面对桌案上摆放的一把宝刀慢慢跪下。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今杨家不孝子杨宏恭请天子宝刀,助不孝子匡扶社稷,马到成功!天佑大明!”
  杨家的规矩,北镇府司没有人不知道。
  面前的这把绣春刀乃是太祖皇帝亲自赐予杨家祖上,以表彰杨家的功绩。
  为了感念太祖恩德,这把绣春刀成为杨家的家传之宝。凡是杨家子孙办事需要,必须背诵一遍祖训方可佩刀。
  杨宏说完这番话,磕了三个响头,随后取下宝刀换好衣服与小旗走出大堂,消失在茫茫的雨夜中……
  此时的北镇府司衙门灯火通明。纪纲与一干锦衣卫正坐在宽敞的大堂中一言不发,耳边只能听到门外稀稀拉拉的落雨声。
  “来人,杨副千户还没有来吗?”
  望着大堂外的夜色,纪纲脸色阴沉的问道。
  “禀大人,已经派人去请了,估计这会也应该快到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没过来?耽误了天子的大事谁能担待的起?赶紧派人在去找!”
  显然,此时的纪纲显得很暴躁,这与他一直以来稳重的性格完全不同。由此可见,对于尚书府家发生的案子,肯定给这位大人,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纪纲话音落下,马上有人答应了一声走出大堂。
  这个时候,长廊尽头的大门忽然打开,杨宏快步走进大堂,脸上带着抱歉的神色向纪纲告罪道:“纪大人恕罪,雨水太大,道路太滑不好赶路。让诸位大人久等了!”
  见到杨宏终于来了,纪纲的脸色稍有一些缓和:“子忠啊,要不是看在你爹和我是故交,我还给你换过尿布的份上,我早就让你吃顿板子了!
  赶紧给我滚一边去,我有话要说!”
  听到纪纲的呵斥,杨宏低头笑了笑,连忙找了一处空座坐了下来。
  “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就说了!礼部尚书李大人家发生了命案,李大人被发现死于家中。此事已经惊动了陛下,天子连夜下旨,责令我们锦衣卫全力侦破此案。
  这里是应天府衙门与刑部稍早调查的卷宗,各位看看吧。”
  李云荣死了?听到纪纲的话后,着实让杨宏一惊。
  这个李云荣乃是礼部尚书,因在陛下“清君侧”之时立下功绩,所以一直以来受到皇帝的赏识,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谁能够想到,就是这样一位宠臣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家里,真的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半柱香的时间后,纪纲喝了一口茶水后环顾众人问道:“诸位,这个案子你是怎么看的?”
  纪纲话音落下,只见在场的诸位大人纷纷低下了头,没有一个搭茬的。
  纪纲见此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转过头看向杨宏问道:“子忠,你觉得那?”
  听到纪纲问自己,杨宏放下手中的卷宗略微沉思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回道:“依卑职看,此案背后定然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真相!”
  见杨宏这么一说,纪纲双眼一亮:“哦?你且说说有什么发现?”
  “禀大人,嗯,暂时还没有!”
  杨宏话一出口,纪纲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纪纲强忍住怒气,看向杨宏道:“杨大人,这种时候你还敢开玩笑,看来我不给你一顿板子尝尝,你是真的忘了我还是督指挥使啊!来人啊!”
  见纪纲真生气了,杨宏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纪叔别生气,我说的是真的。
  卷宗上说的是疑似厉鬼作案,这哪里是什么结论,分明就是胡说八道吗?具体的也得等到我到现场调查完了之后,才好说出个结果啊?”
  “你的意思是,如果让你去调查,或许你能够查出真相?”
  “别的不敢说,至少我不会得出什么厉鬼杀人的狗屁结论就是了!”
  得到了杨宏肯定的答复,刚刚还一副恼羞成怒的纪纲微微一笑,脸上呈现出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看到纪纲这副模样,杨宏感觉身上一冷,心里更是咯噔一下。
  纪纲站起身,环视了一眼众人大声说道:“陛下口谕……”
  纪纲话音落下,杨宏与其余众人连忙跪倒在地:“吾皇万岁!”
  “陛下有旨,责令锦衣卫七日内侦破李尚书被害一案,如若七日之内无法破案,办案之人严惩不贷!
  杨宏杨副千户,这件案子就交给你了,你来接旨吧。
  诸位,在杨大人办案期间,锦衣卫亲军都指挥使司下辖三司,在京卫所必需提供协助,如有不从者,定斩不饶!”
  纪纲说完话,整个大堂之内陷入了寂静当中。除了哭丧着一张脸的杨杨宏外,其他人的脸上都流露出释然之色。
  一炷香后,原本宽敞的大堂只留下纪纲与杨宏两个人。
  杨宏看了一眼喝茶的纪纲无奈的说道:“纪叔,亏我爹临终之时让你照顾我,你怎么忍心将我往火坑里推啊!
  这案卷上写的明白,李尚书是在封闭的书房当中被掏出心脏而死。我刚刚二十一岁还没成亲生子,你这是让我们老杨家绝户啊!”
  听到杨宏的抱怨,纪纲将茶杯放下微微笑道:“子忠啊,你的能力纪叔是知道的。放眼咱们锦衣卫当中,就属你小子脑子最好使了,和你爹一个模样。
  我这不是害你,而是在帮你啊!你想想,如果你破了案子,必然龙心大悦,到时候我这指挥使的位子还不是你的!”
  “算了吧,我年纪还小,指挥使的位置还是留给您老人家坐吧。这个案子我是不会接的,你回报圣上砍我的脑袋好了!”
  纪纲听到杨宏的回话不禁大怒,猛拍桌子大喝道:“放肆!你真以为我不敢砍你脑袋吗?你到底去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打死我也不去!”
  望着杨宏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纪纲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道:“哎,我还想着若是你侦破此案,就恳请陛下为你赐婚,可惜老胡家的姑娘喽。”
  “别,纪叔我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吗,你老人家怎么还当真了。我现在就去李府,您老人家放心,七日之内我必破此案!”
  一听纪纲提起胡家的姑娘,杨宏的脸上瞬间堆满笑容,忙屁颠屁颠站在纪纲身边笑容满面的回道。
  “小兔崽子,还治不了你了!赶紧给我滚蛋,我可等着结果了!”
  半个时辰后,李云荣府邸。此时李府已经被锦衣卫团团围住,就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因为死了人的缘故,李府上下沉浸在哀伤当中。
  杨宏在一干锦衣卫的陪同下直接来到了案发书房,一眼就看见李尚书的尸体留在书房当中。
  屏退了闲杂人等,杨宏迈步进入书房当中。
  说来也是,李尚书的书房很奇怪,整个房间之内没有一扇窗户不说,就连书房的大门都不是木质而是一扇铁门。
  那扇铁门由整个一块铁板做成,一人来高,在铁板上开了一扇小门,此时正趴在书房门口的一侧,显然是尚书府的人拆下来的。
  不仅是格局很怪,就是书房内的陈设也很怪异。
  李尚书身为糖糖二品大员,书房之内圣人画像都是没有一幅,道家的各位仙人画像雕塑倒是摆满了书房,就是书架上的书籍大部分都是关于道家的一些著作。
  而李尚书的尸体此时则仰坐在太师椅上,整个书案显得很整洁,地面上则是乱七八糟的足迹,显然是尚书府的人拆除铁门进入时,已经破坏了现场。
  “记,死者李云荣,男,四十有二,礼部尚书。死者死于密闭的空间之内,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
  从死者的伤口判断,是被利爪掏出心脏而死,现场没有发现凶器。
  从死者的表情上看,死者生前应该是受到了剧烈的惊吓,所以才会这副模样。”
  杨宏将暂时的发现让身边的小旗记述下来,随后站在书房当中思索起来。
  从案卷与整个案发现场的情况来判断,至少能够明确几点:
  一是案发之时,李尚书独自一人呆在书房内,门栓是插上的,从外面想要不破坏铁门进入或是插上门栓离开都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也就是说,李尚书是死在密室当中;
  二是整个书房内很整洁规矩,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这也证明了李尚书遇害时,书房之内应该只有他一个人;
  三是李尚书胸口的伤口处血肉是呈撕裂状,血管边缘更是呈现不规则的锯齿状,显然是被活生生的掏出了心脏。喷射的血液也可以印证这点。
  而此案最难的地方也在于这三点,凶手是如何进入书房,用的什么凶器掏出的李尚书心脏后,插上门栓安然逃离现场的那?
  “难道真的是厉鬼作案?”望着李云荣的尸体,杨宏自言自语道。
  “哼,锦衣卫又怎么样,不过都是一些碌碌无为之辈罢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厉鬼杀人?真的是笑话!”

书名:永乐迷案

作者:降妖小道

状态:已完结

人气:2.7万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的其他书籍

我的驱魔生涯

作者:降妖小道

分类:悬疑灵异

我叫陈冲,是一名神父。再一次为信徒驱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