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无奈回到乡下当道士,却从此三千红尘,扰乱清修

小编说:
一个满口忽悠的江湖骗子,在城里骗了人家女儿被打得鼻青脸肿,无奈回到乡下当道士,却从此崛起,但当他一心求道之时,想做个真正的道士,却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出现,三千红尘,扰乱清修。
第一章我欲修道

  “7月28日,农历乙末年六月三十,海南玉蟾观主持,张至顺道长,全真教龙门正宗第二十一代传人,羽化仙逝,享年104岁。临走前心有所感,预知大限之期将至,以香汤沐浴,穿新净衣,嘱咐门人,虔诚修行。说罢,迳返清虚,升天得道。”
  十二层楼顶之上,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张昊看着平板电脑上的新闻,忍不住感慨。
  “如今这社会,玄门没落,老前辈们相继去世。”
  张昊叹了叹气,放下平板,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繁华的中海市,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傲然。
  曾经有妹子问他,“为什么不好好读书,却要修道?”他说,“修道可以成仙,站在高处,冷眼淡看红尘凡俗,我喜欢这种感觉。”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顶楼门被人踢开了,张昊吓了一跳,赶紧反应过来,心里暗道卧槽,催房租的来了,回头看去,只见一中年大妈冷着脸。
  “呦!吴大妈来了,这大冷天的,顶楼上风大,快到屋里坐,呵呵。”
  张昊一个劲的笑脸,现在已是十二月份,一阵寒风掠过,张昊那瘦弱的身板,穿着破旧的棉衣,冷得打了个寒颤,那里还有半点刚才的仙风道骨。
  吴大妈鄙视了看一眼张昊,“交房租了,已经欠三个月房租,一千五百块。”
  “呵呵,大妈您看,我手头紧,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张昊笑得更灿烂了,混了这么多年,深知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
  好吧,他也得承认,他只在租了这顶楼的房子,因为顶楼便宜,否则这大冷天的,谁吃饱了撑着来顶楼望远装逼,但即便是顶楼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棚房,在中海市这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也得五百块一月。
  “再宽限了几天?你倒是脸皮厚,老娘都问得不好意思了。”吴大妈冷声呵斥,一脸的鄙夷,“我说张昊啊,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整天不务正业,搞那些坑蒙拐骗的把戏。”
  “呵呵……”
  张昊依然是灿烂的笑,拖欠房租这种事,他早就练得炉火纯青了,颜值比城墙转拐还厚。
  “最后三天,如果再不交房租,可别怪大妈我撵人了。”
  这算是下最后通牒了,话完,吴大妈转身就走了,懒得多废话。
  “呵呵,大妈放心,三天内一定交清。”
  张昊还一脸的讨笑,心里却是暗暗叫苦。
  张昊不是中海市的人,他是个孤儿,从长江河流飘下来,一直飘到安阳县城南镇的王家村,村里有一位孤寡的老道士,以帮人办丧葬和看风水为业,也就他师父,师父年事已高,收他做个送终的徒弟。
  几年前,师父去世,留下的存款勉强让他读完了高中,高中毕业后,张昊才十八岁,就去了城里,一混就是四年,三教九流跑江湖那一套,他倒是学了个遍,但道士的本分,他却忘得差不多了。
  不得不承认,有些行业是需要天赋的,张昊从小聪明,但却没有修道的天赋,道书背得滚瓜烂熟,到了运用的时候,却一窍不通。
  就比如风水堪舆,书里说地形格局如何如何,道理他都懂,但就是看不准,少了一份眼力,至于道家正宗的丹道之术,他更是云里雾里。
  而他又从小体弱,虽然一直坚持练内家拳,但练得和公园里的老太太打太极一样,除了活动一下筋骨,丝毫没练出道书里描述的那种感觉,依然还是一副体弱的猥琐模样。
  当然,玄门之学,非凡夫俗子所能明悟,纵观古代历史,能在这一途有成就的人,少之又少,皆是数百年一出的奇人异士,而道教自汉朝开始,传了两千年,也就那么几个屈指可数的人物。
  张昊承认,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但入了这一行,也要吃饭糊口,只得以看相算命忽悠为业,成了一个江湖术士,但他太年轻了,做这一行就没哪个是年轻的,生意太差,连生活都不能维持。

书名:天才道士

作者:掩耳盗铃

状态:已完结

人气:5.7万

分类:都市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