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战狼血帝

小编说:
以身为质,历经磨难。大漠鹰飞,公主情长。屠城戮池,化身修罗!以血还血,以杀止杀!殷昊,一个传说的名字,血神传承的战狼。且看他如何披荆斩棘杀出一条通天大路,从卑微质子迈向至尊巅峰!?
第一章原州质子

  霸州,图勒汗国的汗庭就在这里。
  这里是漠北草原上唯一的一座城。高大的建筑群在大漠之中拔地而起。
  城市中央,一座白色的建筑格外显眼。汗王宫被装饰得花团锦簇。今天是鄂毕汗的生辰,草原各部的单于都来道贺。城市里显得比往日更加繁华热闹。
  “啪!”
  一记鞭响之后,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应声倒地。
  “臭小子!你又偷懒……”马鞭雨点般地落到了少年的身上。
  陆乾一边骂着一边狠狠地朝着昔日的小主人施以暴行。
  殷昊伏倒在地,背上每被抽打一鞭,他的身体就抽搐一下。但他竟忍着剧痛一声都不吭,牙关紧咬,嘴角缓缓流出一丝鲜血。
  陆乾打累了,抬头看了一眼宫门处的高阶。大总管正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这里。远处来汗庭道贺的单于们已经到了,三三两两地正往宫门前过来。
  陆乾想起了大总管的话,今天如果能让当着那人的面把这小子打死了。他就可以得到执事的职位……想到这里,他手中的鞭子继续挥舞了起来。
  虐行继续……殷昊身上单薄的布衫已成褴褛,丝丝条条间洇透了血。看到他不动了,陆乾上前又踹了两脚。
  看到殷昊的腿抽搐了几下。
  心狠地陆乾又举起了鞭子。
  “住手!”一声厉喝,一只铁钳似的大手制止了他。
  陆乾扭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鞭子也被对方夺去了。
  “一个娃娃,你这厮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你莫非要打死他不成?”说话的是大汗的外甥,图勒卫特部单于图勒赫。他一边骂一边走过来,从侍卫手中接过马鞭,反过来抽了陆乾两鞭子。
  陆乾见机得快,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口中却在喊着:“单于饶命,小人也是奉命行事。”
  “奉命?……奉谁的命?”图勒赫豹眼一瞪,“今天是我老舅的生辰,是谁让你在这喜庆吉祥的日子里找晦气?”
  “图勒赫单于!”满脸堆笑地大总管从台阶上走了过来,“一点小事,您又何必动怒呢?大妃刚刚还在问我您到了没有……呵呵!”
  “这小子是原州来的质子,他舅舅在那边都没插手,您又何必管这闲事呢?”大总管的话低沉中暗藏杀机。
  原州质子!
  图勒赫往汗王宫门前看了一眼。一个高大威猛的背影径直走进了汗王宫的大门。他竟然看都没看一眼。
  图勒赫是个心性善良直爽的汉子。看到这已是满身伤痕的孩子,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张绝美的容颜。这孩子既然是阿黛的儿子,说什么也得帮一把。
  想到这里把手中的马鞭一甩:“今天是什么日子?要打人杀人也不能挑今天啊!好生带他下去,不许再欺负他了!”
  大总管转头看了一眼已然空荡荡的宫门……随即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几个奴仆将重伤昏厥了的殷昊抬了下去。
  殷昊从昏迷中醒来之后,背上的伤口差点让他又痛晕过去。
  今天他偷偷跑去了集市。回来的时候被陆乾看到了,就平白遭了一顿毒打。
  五年来,这样的事情几乎每隔几天都要发生一次,他都已经有些麻木了。陆乾这狗奴才,原本是殷昊的随侍。可如今却反过来对他这个少主极尽虐待。今天差点就把他打死了。
  父亲将他送到霸州来已经五年了。前两年还常派人来看看他。可如今却早就断了音信。听说三年前母亲生了个弟弟……
  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父亲是因为这个而忘了他。即便是父亲忙于政务公事,母亲也不该忘的。
  “嘶……”不经意的一个翻身,腰背上的伤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硌了一下。一股钻心地疼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背后的伤口又裂开了。他能感觉到血在一点点的渗出来。他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伸手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

书名:战狼血帝

作者:空骑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历史军事

作者的其他书籍

逆天噬神

作者:空骑

分类:玄幻奇幻

一个蒙冤入狱的少年,历经艰险从黑狱之岛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