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汉家天下·第二部:刘邦定鼎

小编说:
刘邦灭楚之后,受诸侯拥戴,称帝并定都长安。汉家承袭秦制,然一改秦政,无为而治,与民休息,开创一派新朝气象。天下虽初定,四方仍有枭雄,刘邦为子孙计,将异姓王逐个清除。齐王田横誓不归汉,以死明志,激得燕王臧荼谋反,刘邦只得御驾亲征,叛乱方告平定。鸟尽弓藏,君臣互疑,楚王韩信亦遭猜忌,终死于吕后之手。梁王彭越、淮南王英布亦相继被诛。此间,有匈奴南犯,袭扰长城,刘邦冒雪北征,中了冒顿单于诱敌之计,在白登山上被四十万胡骑团团围住,七日七夜未得脱逃,幸赖陈平出奇谋,汉军方得侥幸逃生。汉家初年,宫内也不安宁。刘邦钟爱幼子如意,不喜太子刘盈,屡起“废长立幼”风波,吕后与戚夫人为立储争斗不休。吕后用张良之谋,请出“商山四皓”为太子羽翼,令刘邦流泪悲歌、抱憾而终。
一、将军忍将良弓藏(1)

  项羽战亡之际,天寒地冻,本是萧瑟季节;然而在垓下北郊,汉军大营内,却是一派喜庆。众将士经多年征战,皆劳顿不堪,此时忽然没了敌手,顿觉身心俱畅。
  儿郎们在军帐内歇息数日,只觉得憋闷,都跑出军帐来,相互角力,比试掷石,以此嬉戏。
  数日内,自晨至昏,汉王刘邦不知受了多少臣下致贺,诸臣都称灭楚为“万世之功”,谀辞不绝,翻来覆去,直听得耳朵窍里都冒出油来。
  故而这日晨起,刘邦便唤来左丞相曹参,吩咐传令诸将:“所有虚礼皆免,都不要来絮聒了,各自守住营垒,不扰民便好。”
  曹参走后,刘邦又唤来陈平,劈面便嗤笑道:“你看诸将,都是血溅战袍、创痕遍身,独你这典军者,袍上连个血渍都没有,若非天佑,便是你躲懒,哪里像个上战阵的人! 来来,寡人也须沾些你的福气,今日无事,为我诵读《太公兵法》,先养养神再说。”
  陈平道了一声:“臣惭愧。”便席地坐下,拿过案头一卷简册,展开来读。
  刘邦脱了鞋履,箕踞于榻上,闭目聆听。喧嚣中,有了这书声琅琅,便觉分外提神,听到精妙处,不时抚膝赞叹。
  正在悠然之间,忽闻天际传来一阵雷鸣,如山崩地裂,震耳欲聋。刘邦浑身便是一颤,兴致全消。
  那滚雷又响了数声,便戛然而止。刘邦忙爬起来,倒趿鞋履冲出帐去,仰起头来望天。只见漫天彤云密布,一派欲雪天气,他脸色便发白,倒吸一口冷气道:“冬日里,如何打雷? 莫非是天象示警?”当即命中郎将徐厉,速去传太史令来。
  陈平此时走出大帐,却一伸臂,拦住徐厉道:“且慢!”
  刘邦回首瞥了一眼,笑道:“陈平兄,又有何高见?”
  陈平道:“今日闻冬雷,正当其时,君上何须问太史令?”
  刘邦睁大双目,讶异道:“哦? 这又是何道理?”
  “冬日雷震,夏日雨雪,皆为逆天之象。应合这人间之事,恐是喻示:倒行逆施者,必难久长也。”
  “莫非说这冬雷,是应了项王败亡?”
  “正是。此天象所应人事,必为项王之死,而无他! 乌江浦距此地,不过五百里。依臣之推算,吕马童等诸将,最迟于今日,就该携项王首级归来。”
  “哦?”刘邦被提醒,心内不觉一动。再望望大营内外,见儿郎们也都为冬雷所惊吓,停住了嬉戏,面面相觑。
  刘邦便有些恼恨,对徐厉道:“项王死了,居然能吓得住活人! 你去传令,命儿郎们擂鼓奏乐,闹他一闹。”
  待徐厉领命退下,刘邦便与陈平返回帐内。不须片时,大营各处便是金鼓齐鸣,兼以丝竹之声,一片鼓噪。
  陈平闻之,不由大喜,抬眼望了望刘邦,以为君上也必是满面喜色。却不料,只见刘邦神色黯然,僵坐于榻上,动也未动一下。
  陈平先是一惊,转而一想,便知刘邦心中亦是哀悯,于是连忙敛容坐下。
  君臣如此默坐,也不知过了几时,忽闻帐外有马蹄橐橐,由远及近,驰至帐门前停下。一员骁将自马背滚下,进帐来禀报:“大王,王翳、吕马童等五将,已携回项王尸身,稍后即至。”
  来者原是中郎将周緤,此前两日,他奉刘邦之命,往东去打探消息,半路恰遇见吕马童一行携尸返回。周緤验看了项王头颅,知此事已坐实,便飞马先回大营报信。
  刘邦望一眼周緤面孔,不禁一笑:“寡人知道了。看你尘土满面,哪还有半分威仪? 莫教同僚辈笑话,快退下洗洗吧。”

书名:汉家天下·第二部:刘邦定鼎

作者:清秋子

状态:已完结

人气:1.7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惊艳与苍凉

作者:清秋子

分类:人物传记

 张爱玲,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文坛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