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大唐不良司

小编说:
盛世之下,一群少年游走在光明和黑暗间,于惊险悬疑中探清案件的真相,在层层黑幕下揪出隐藏的邪佞。这是历史上最鼎盛的王朝。然而,华丽的外表下涌动的却是无尽的暗流与危机。行走于云波诡谲,侍奉于法理真相。这就是不良司中不良人!
第001章 深夜莫谈鬼

  万岁通天元年。
  这是女皇陛下坐了李唐江山,登基为帝的第六个年头。
  但除了朝中的达官显贵们外,并没有多少人觉着这和大唐年间有什么不同。武周也好,大唐也罢,还是那个盛世。
  今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节日还是那个节日,规矩还是那些个规矩。白天,百姓们照例得祭祀祖先、放送河灯、参加盂兰盆会……等等。到了晚上,自然也得照例地早早上榻休息。因为中元节的晚上,据说会鬼门大开,百鬼夜行。
  当然,深夜不眠的人也是有的。
  长安万年县衙的签押房内依旧掌着灯,几个衙役正值着夜。
  他们围坐在一张几案前,喝着淡酒,吃着小菜,听捕头郭烨口沫飞溅地讲着应景儿的鬼怪故事,“嘿,那王娘子正睡着香甜,却梦见儿子跟自己哭诉,说是被妖怪吃尽了。她当场吓得梦醒,叫醒了丈夫,举着蜡烛,跑到儿子的房间查看。任凭他们夫妇怎么叫门,屋内的儿子依旧是寂然无应。她丈夫心中暗叫了一声不好,猛地往门上撞去……”
  咣当!
  话刚说到这儿,签押房的房门真的开了,郭烨的话音戛然而止。门外一阵冷风吹入,衙役们纷纷打了个寒颤,烛光也随风摇曳不定。
  “谁?”
  众衙役都沉浸在恐怖气氛中,被突来的变故吓了个不轻,纷纷往门外望去。
  “我……”声音微弱。
  “嗨,原来是小六子啊。在那杵着干啥?快进来!”郭烨招了招手。
  衙役们见是同僚小六,也纷纷长松了一口气儿。
  这曹小六在一刻钟前,说肚子不舒服,要出去上茅房。
  “是,是。”
  曹小六随口应着,却没反身关门儿。
  他面色惨白,有些神思不属,上前一步,咽了口吐沫,期期艾艾地道:“郭……郭捕头,小……小的想跟您打听一件事儿。”
  “什么事?”郭烨道。
  “您之前跟小的说过,要分清遇着的是人是鬼,就看眼珠子。若眼珠子红的就是鬼,眼珠子黑的就是人。这……是不是真的啊?”
  郭烨没想到这曹小六把自己平时胡诌的话,都记得这么仔细,他不由打趣问道:“怎么着?小六子你遇到红眼珠子的人了?”
  “就是刚才上茅房的时候遇着的。”曹小六哭丧着脸道:“我刚到前院,就看见萧公子……就是户部侍郎家的二公子萧廷,在咱们院子里站着呢。”
  这位户部侍郎家的二公子萧廷,郭烨当然是听说过的。
  此人不但是户部侍郎家的公子,而且是长安城内有名的风流才子。进秦楼楚馆就跟回家似的,结交的不是当红名妓,就是文人雅士。
  “你居然识得萧家二公子?”
  郭烨有些奇怪,道:“这萧公子何等官宦人家的子弟,平日里高高在上,你曹小六还能认得人家?”
  曹小六脖子一梗,恼道:“郭捕头你莫要瞧不起人啊。前年萧公子有件小事儿,不方面自己出面,就是托俺我去办的。正因此事俺才结识了萧公子。”
  “啧啧,曹小六你居然偷偷给官宦人家干私活?哼哼,明日罚你请本捕头到胡人酒肆吃酒。”郭烨揪了揪曹小六的耳朵,打趣道。
  “郭捕头去酒肆吃酒是假,看胡姬才是真吧?哈哈哈……”
  其中一名衙役说着荤话,引来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去去去,少编排老子,听小六说,,刚刚院里瞅见了萧二公子是咋个回事?”郭烨止住了众人,看向曹小六。
  曹小六面色还是不太好,咽了咽口里的唾沫,心有余悸道:“小的看见萧公子,赶紧过去打招呼。他却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说,少管闲事,滚!我看他那眼珠子红彤彤的吓人,没敢多说什么,走开了。出了茅房后,我越琢磨越不对劲儿,就出来找萧公子。结果,找遍了整个县衙,都没发现他的影子。郭捕头,您说……您说,我遇到的该……该不会是鬼……鬼吧?”
  市井传言,“七月半见鬼——离死不远”。
  曹小六越说越害怕,到了最后,声音颤抖,几乎带着哭腔了。
  深更半夜又是七月半,被曹小六这么一说,众衙役也感到脊梁沟里发凉,纷纷往郭烨的脸上看去。
  莫看郭烨这个县衙捕头今年才二十来岁,却凭着一手“摸骨辨生”的本事,屡屡破案,在衙役们心目中威望甚高。
  他听着小六讲完,再看小六这般神色,倒不像是在扯闲篇。
  萧廷的眼睛是红色的?
  七月十五,深更半夜,他一个户部侍郎之子身份显贵,为何会出现在万年县衙?
  还有,怎么曹小六上个茅房的功夫,这人不声不响就消失了,万年县衙里硬是没一点动静,莫不成这人还能飞天遁地不成?
  郭烨平日里好琢磨,凡事都喜欢推敲个明白,他越思越觉着诡异,不由皱起眉头问道:“小六儿,这种事儿可不敢乱说,你要是扯谎吓唬大伙的话……”
  “郭捕头,这大半夜的,小的能扯这种谎话吗?。”曹小六着急忙慌指天发誓。
  “那此事可真蹊跷……诶!”
  郭烨忽地一拍脑门儿,没好气儿地道:“去去去,本捕头险些被你小子带进沟里去!今儿白天,咱们马县丞,还说晚上要和萧二公子一起去升平馆找乐子呢!人家萧二公子活的好得很,又怎么可能是鬼?”
  “对啊!那萧公子一直活蹦乱跳的呢!要想变成鬼,首先得是死了吧?准是你小六子想攀高枝儿想疯了,认错人了!”
  “来,咱们接着喝酒。”
  ……
  被郭烨这么一点醒,现场的气氛顿时欢快起来。
  就是曹小六自个儿,也挠了挠脑袋,恍恍惚惚地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
  但经过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包括郭烨在内,大家都对鬼故事没什么兴趣了。他们喝酒闲聊,勉勉强强坚持到了天亮。
  自有衙役前来换班儿,郭烨打了个哈欠,从万年县衙出来,回自己家的小院儿补觉。
  不过,没到半个时辰,他就被人推醒了。
  “郭捕头,你醒醒!醒醒啊!萧廷死啦!”
  “萧廷死不死的,关我啥……啥?萧廷死了?”
  郭烨心头剧震,一骨碌身爬起来,但见小六子一脸惶急的站在自己床前。
  小六子勉强笑了一下,但那笑容比哭还难看,道:“没错,户部侍郎家的二公子萧廷死了。看来,我昨夜遇见的,真的是鬼。他……他不会害我吧?”
  郭烨道:“小六儿你莫害怕,咱们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理清楚再说。呃……这萧廷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自杀?还是他杀?”
  小六儿道:“不知道啊!今儿一大早儿,平康坊的坊正就来县衙报案,说萧廷死在了升平馆。咱们朱县令不敢怠慢,赶紧带人去现场了。而且,他让吴老三去找陆仵作,派小的我来找您。”
  平康坊乃长安烟花柳巷云集之地。升平馆就是平康坊中数得着的大妓馆,接待的都是达官显贵,富商巨贾。
  郭烨还是有些奇怪,道:“不对啊……既是升平馆的案子,怎么不是升平馆的老鸨报案,而是平康坊的坊正?还有……马县丞呢?”
  小六道:“我听说,马县丞已经就被吓晕过去了。那升平馆的老鸨,也被吓丢了魂儿走不动道了。这才由平康坊的坊正代劳。”
  马县丞是文弱书生一名,在县衙里是出了名的怕血腥,他被吓晕过去郭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但是,升平馆的老鸨迎来送往,江湖里趟着浑水的人,什么场面没见过?怎么也被吓丢了魂儿?还有啊……昨夜曹小六说过,在县衙里看见过萧廷的,这会儿又死在了升平馆……
  怎么处处都透着股邪门劲儿?
  郭烨越琢磨,越发觉此事诡异。
  小六儿却已经等不及了,给郭烨披上衣服,扯着他的袖子就往外走,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您在这瞎琢磨也没什么用,快跟我去升平馆看看吧。”

书名:大唐不良司

作者:牛凳

状态:连载中

人气:0.3万

分类: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