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幅波澜壮阔的宋朝历史画卷,人事沉浮,刀光剑影…

小编说:
宋徽宗年间,在中国大地上,宋、辽、金各据一方。金国国力昌盛,辽国积弊重重,而北宋政府自澶渊之盟以来,以为天下太平,高枕无忧,终日歌舞升平,已是一派日暮景象。本书以武将马扩为主要人物,以其一家人的不幸遭遇为主要线索,层层展开,讲述了从宋、金海上之盟协议共击辽国,到金国撕毁盟约挥兵南下,北宋灭亡,宋高宗偏安江南一隅这段历史。其间政权更迭,人事沉浮,刀光剑影,狼奔豕突,爱国志士断头沥血勇赴国难,无耻官僚认贼作父觍颜事仇……组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作品笔势凌厉,大气磅礴,犹如群山万壑,直奔荆门。读来令人时而血沸气促,义愤填膺;时而潸然泪下,慨叹不已。 荣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荣誉奖、上海市庆祝建国四十年优秀小说奖。
第一章(1)

  1
  十一月中旬某一天上午巳牌时分, 在侍卫亲军马军司当差的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刘锜受到急宣, 传他立刻进宫去等候陛见。
  这是一个尴尬的辰光, 既不是太早, 也不能算作很晚。阳光还没有照成直线, 还可认为是上午。可是对于东京(今开封) 的上层社会来说, 这个时候还正是好梦未醒的
  漫漫长夜哩! 他们还得再过几个时辰, 才开始所谓“今天” 的这个旖旎绚烂的好日子。他们既不怕来得太早的清昼会干扰他们的好梦, 也不怕消逝得太快的白天会妨碍他们的宴乐。他们家里有的是厚重细密的帷幕帘幔, 可以把初升的朝暾隔绝在门窗以外; 有的是灿烂辉煌的灯烛, 可以把残余的夕晖延接到厅堂、卧寝之内。对于他们, 早和晚, 上午和下午, 白昼和黑夜……都没有一个明显的界限。
  刘锜自然也是那个阶层中的人物, 他是贵胄子弟, 是禁卫军中的高级军官, 是官家宁愿把他看成为心腹体己的那种亲密的侍从人员。官家经常有这样那样的差使派他去办。因此他早就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召见, 不觉得有什么稀罕之处了。可是今天他仍然因为召见的时间过早, 与往常有所不同而感到惊讶。他带着这个急于想把它揭穿的哑谜, 进入内廷。
  内廷也还在沉酣的好梦中, 到处寂静得没有一点声音。值殿的小内监看见刘锜被带进来了, 用着猫儿般柔软的动作, 轻轻打起珠帘, 让刘锜进去。一股浓郁的香气, 从兽炉中喷射而出, 弥漫在整个殿堂中。透过这一道氤氲的屏风, 刘锜才看清楚偌大的睿思殿, 除了官家本人以外, 只有两名宫女远远地伺候在御案之侧, 显得异常空阔。
  小内监把刘锜一直引到御前, 低声唱道: “刘锜宣到!” 这时官家俯身御案上,吮毫拂纸, 正在草拟一道诏旨, 他没有抬起头来, 只是微微地动一动下巴, 表示“知道了”, 接着又去写他的诏旨。
  那天早晨, 官家随随便便地戴一顶高筒东坡巾, 这是一种在当时的士大夫中间十分流行的家常便巾, 官家在宫禁内也喜欢戴它。他又在淡黄的便袍上漫不经心地披上一件丝绵半臂, 竭力要在服饰方面显得潇洒。可是他的正在沉思着的表情恰恰做了相反的事情, 它不但不潇洒, 反而显得十分滞重, 十分烦恼, 似乎被手里的工作弄得非常伤神, 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中, 忘记了刘锜的存在。他起了几次稿, 每次都觉得不满意, 每次都把稿纸搓成团, 接着又把它扯开来, 撕成一条条的碎片。这是一个诗人、书法家、画家在失败的构思中常常做的动作。忽然间, 他游移的目光和刘锜的聪明而又恭敬的目光相接触, 他的脸色豁然开朗, 笑出了那种对他喜欢的人常做的莞尔的笑, 然后以亲密得好像谈家常的口吻问刘锜道: “卿可认得现为登州兵马钤辖的马政?”
  刘锜作了肯定的答复。
  “卿在哪里认得他?”
  “马政原是西军人员, 臣在熙河军中时, 曾在麾下, 多承他培植教育。”
  官家点点头, 又问道: “卿可与他的儿子马扩熟悉?”
  刘锜绝没有想到在此时此地, 忽然由官家亲口提起这两个疏远武官的名字。刘锜与他们是熟悉的, 有着非同一般的亲密友谊。这两个名字一经官家提起, 就好像一道火花照亮了他的胸膛, 引起他的美好的回忆。于是他的思想活动频繁起来, 想到了许多与他们有关的往事, 他的神情更加焕发, 他的奏对也越发流畅了。

书名:金瓯缺(套装共4册)

作者:徐兴业

状态:已完结

人气:1.5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