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嫡女归来:相府千金不好惹

小编说:
前世,父亲充妾灭妻,竟然任由自己流落街头饥寒交迫中惨死。 今生,母亲去世?庶妹嫉妒?继母暗害?父亲不疼?没关系,她卷土重来,得知所有事情真相的她,还会让这些人得逞吗? 她不再小心翼翼的苟活,安顿好母亲,将庶妹踩在脚底,将继母赶出家门,再剥走父亲的权利。 什么?竟然有登徒子夜闯闺房。 什么?登徒子竟还是尊贵无比的世子爷?看着眼前一步不靠近仍不忘威胁她说喜欢她男人,江扶芷只觉一阵头大,爷,您这是喜欢一个人该有的态度吗? 且看两人如何携手江湖书写佳话,如何披金斩怪,且看两人如在重重误会与乱世硝烟之中依然初心不改共度余生。
1 身死

  “这一年江府的动静尤为大啊!”
  繁华闹市处处昌隆,伴随街上行过的马车压过冻土“格拉”的几声响声,几个大汉坐在酒肆里闲谈着。
  “可不是吗?我听说现在江府的夫人可是先夫人涂氏的义妹呢!”说话之人肤黑貌粗,他先是左右扫视一眼,随后手捂半张脸脑袋往旁边桌的酒友探去,压低声音神神叨叨道:“这义姐过世不过半年时间她就爬上了江家主位,这中间发生什么谁也不好说,唉……官家大宅子的水就是深啊!”
  “你这不过都是大街小巷都知道的事儿算不上什么小道消息。”领桌的两个酒客相视一笑,连连摆手,末了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道:“你可知道如今这江丞相的续弦温氏当初是如何入府的?我可听说当时涂氏才过门不久,这温氏就挺着大着肚子求上门来了,足足求涂氏求了好几日,要说这涂氏才当上江夫人心思到底不必后宅的那些女人,又顾念见温氏自幼跟随身边如今大了肚子母子可怜才答应此事,谁成想好心施舍给了白眼狼?”语比,他撇嘴直摇头。
  “未婚先孕?这、这……”貌粗大汉霎然一愣,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那这肚子里到底是谁的种?江夫人允诺此事就不怕江丞……”
  “这江丞相在长安是出了名的居功自傲,这般有损颜面之事却半分没插手,话到这里你还不明白么?”周围有人嗤笑一声,忍不住插嘴道。
  江府家主江衡乃朝廷一品丞相,一人之上万人之下。自幼就出身于权贵之家早已养成别人不可忤逆的性子,既暗许温氏过门为妾便足以说明此事与他脱不了干系。
  转言道,既然温氏肚子里是他的种,他又岂会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
  “天下竟有如此不知廉耻的女人!”想通后貌粗大汉先是一腔愤怒随后又隐隐叹息一口,“只是江夫人去了江家落到这温氏的手里,江家那位嫡小姐又该如何讨生活?”
  领桌酒友原有两人,其一人先前与貌粗大汉交谈,另一人面煞身高一直静听,如今听见大汉小声嘀咕,他冷冷一笑道:“讨生活?怕是死了都不会有人知道吧。”
  如今江家的动荡不过是众人酒后谈资,有几个会真的去关注江家大小姐怎样如何?
  话音才落,街边便传来一声巨响,酒肆里的人们动作迟缓片刻,街上却屹然乱套。人们拥挤在一起围观事件的发生,原是乞丐偷了店铺的包子被店老板追赶时却不慎被马车撞翻,如今躺倒在地不能动弹、生死未知。
  “这事可不关我,他自己撞上去的!”店老板挥舞手中擀面杖试图解释,但面那些对无感情甚至调侃的眼神后,他意识到辩解亦是徒劳。
  他往乞丐身上啐了一口唾沫,“呸,年边上真是晦气,便宜你了!”说着便一头扎进人群回到铺子里。
  街上和酒肆里大家恢复平常,对于那生死为止的乞丐谁也没有过多理会。不过是个乞丐而已,若没死一会儿缓过来自己就爬起来了,若死了自有官府的人前来处理,而这整件事也很快会从众人的记忆里消失,就像从未发生一样。
  江家亦是如此。
  街市仍然川流不息,江扶芷从黑暗中获得一丝意识,身体各处传来撕扯般的疼痛,她动动嘴唇想要求救却发不出丁点声音。
  救救我……
  求求你们救救我……
  大滴的泪水自眼眶滑落仿佛在表里内心的绝望与不甘,在刚才被马车撞翻时那张不满疤痕的脸蹭在地上搓掉了好大一块皮肉,本就骇人的脸颊如今变得血肉模糊愈发可怖,犹如来自地狱身处的恶鬼一般让人不战而栗。
  若非这张骇人的脸她又怎么会被江家赶出府外?
  伤口沾上眼泪更是刺痛不已,江扶芷能感觉到周围不停有人路过,但是没有一个人向她伸出援助之手。
  江扶芷本是丞相府嫡女,虽为女眷却是唯一的嫡系,自小容貌又十分出众,虽然不比庶妹在父亲心里的分量,却也是在母亲亲待她却是十成十的好。父亲虽然未曾对她表露青睐,但对她的要求也一直是一呼百应。
  但那些安逸的时光仅限于十二岁前,自从十二岁那年母亲亲自缢去世,曾经被父亲宠爱的庶妹愈发得宠对她使唤比使唤下人还得心应手,她在江府的的境遇一天险过一天,为求自保她只能避锋芒忍气吞声,殊不知这样的举止却换来庶妹更极端的对待。
  十五岁那年身为嫡长女的她还没许亲事,还未及笄庶妹却已经和八皇子定了皇亲。庶妹视她为玩物屡次嘲讽,甚至因妒忌她过人的样貌就送来染了天花的婢女,毁了她整张脸……
  江扶芷眼前阵阵发黑,衣着寸缕的身子躺在地上也越来越冷。
  不知为江扶芷何意识忽然变得异常清晰。她想起过世的母亲,想起性情突变的温姨……啊不对,温氏已经是江家的主母了,她也应该称她一声“母亲”了。
  可是为什么……
  母亲去了,姨娘受宠,江扶芷知道自己的地位不复从前比不上庶妹,故而她一直本本分分待在自己的院落里深居简出,可这般退缩却领温氏母女气焰更胜,屡次设计敲打最终仍然将她推入泥潭之中。
  偌大的江府没有一寸土地能叫她容身!
  江扶芷流出耻辱的眼泪,她好恨,恨母亲亲将她带来这个世上却丢下她一人离去,但她更恨逼死母亲亲、处处折磨她的温氏母女!若能重来一次,她定要她们血债血偿!
  江扶芷身子微微颤抖,发出低低入困兽一般的嘶吼声。
  冬日里夜幕总是很快来临,街道上行人渐少,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粒子,江扶芷扯扯干涩的唇,瞳孔霎时失去光彩……
  路上零散的几个行人裹紧衣袖快步往家奔去,谁也没有注意到街头的一个小乞丐,曾经江家的嫡小姐从这个世界上悲惨陨逝。

书名:嫡女归来:相府千金不好惹

作者:扶芷

状态:已完结

人气:13.7万

分类: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