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百年风雅

小编说:
本书选取陈寅恪、黄炎培、张君劢、费孝通、钱玄同、邓稼先、朱希祖、胡适等八个江南名门望族,讲述百年中国的家国变迁。文化世家的如烟往事,在历史风云中变幻无常。一家三代的历史命运,与国运息息相通。 黄万里,在历史的激流中载浮载沉,生死悲欢,如此牵动你我的心魂;黄炎培次子黄竞武策反起义,在上海事情败露被汤恩伯活埋,死于黎明前的黑暗;朱自清之子朱迈先,鲜为人知的悲凉人生,令人扼腕叹息;黄炎培儿女在1957年的遭遇,让人怆然涕下;钱玄同之子钱三强、邓以蜇之子邓稼先,是新中国的两弹元勋,他们的家世和人生,是近代中国转型的一个缩影,映照出国家崛起的光荣与梦想。 烟云散尽,个人的生死悲欢,家族的历史流变,国家的道路转型,都成为文化世家清晰的年轮。 百年中国,家国沧桑中有生生不息的文化精魂。
自序 家国往事风吹散(1)

  一
  “中国”一词最早见于西周初年的青铜器“何尊”上的铭文,在这尊国宝重器上,赫然出现“宅兹中国”四个字,将家国紧密联系起来。“国”的本意指城、邦。“中国”的原意是“中央之城”,即王国都邑及京畿地区。“家”字的本义应为男女交媾。《说文解字》这样解释“家”:“居也。从宀,豭省声。”家是人居住的地方,亦是生命开始的地方。在商周之际,“家”字可以指代宗庙,因而引申为朝廷、国家、都城等义。郑玄释《周礼》时说:“国家,国之所居也,谓城方也。”
  家国,国家,紧密相连。仿佛是一条源源不断的长河,流经千年,又复千年。
  三千年来,家国情结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因,流淌在每一代中国人的心中。
  在中国古代文史典籍中,字里行间随处可见“家国”二字。社会剧烈变迁,沧海桑田,不管乡野小农还是高官巨贾,人人皆知“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的规则,在中国人心中总是充溢着“家国”的情怀。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礼记•大学》中的经典名言,可见儒家的家国情怀。不断完善自己,行为有规范;管理好一个家族、成为宗族的楷模;治理好一个小小的诸侯国;安抚天下黎民百姓,使他们能够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家族是周王室天下的缩影,把自己家族经营好了的人也一定可以把诸侯国治理好。一个能把自己诸侯国治理好的人,那么他也一定能让周王的天下充满和谐,天下太平。
  “赤心事上,忧国如家”。韩愈《上李尚书书》中的名句。君国一体这是封建时代人臣共有的思想;一方面是对国家的安危盛衰忧怀如焚;一方面是对君王忠贞不二。他们生活在“君即是国”的家天下时代,不能有现代人的国家观念。赤心表现出封建时代忠君忧国之士的爱国精神,也可用“忧国如家”表现古今忧国忧民之人的胸怀。到了范仲淹,“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把爱国爱民提升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陆游一生苦吟,“忧国忧家虑万端”,心忧天下,家国天下,是封建士大夫的胸怀。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明东林党领袖顾宪成撰写的这副对联,道出了读书人的心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明末思想家顾炎武对明亡的反思。《汉语大词典》将之解释为“国家兴盛或衰亡,每个普通的人都有责任”。
  二
  及至晚清,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船坚炮利打开了古老而封闭的帝国,西潮涌动神州大地。诚如严复所说:“观今日之世变,盖自秦以来未有若斯之亟也。”中国人的国家观念发生变革。梁启超在《中国积弱溯源论》一文中,把中国人国家观念的缺失归结为三个原因——“不知国家与天下之差别”“不知国家与朝廷之界限”“不知国家与国民之关系也”。梁启超在对“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运用中,赋予了它全新的含义,由此展现出中国近代民族国家意识的萌生,促使从“过去之国”转变为“未来之国”,即从传统的天下国家转变为近代民族国家,这是近代中国演进的路径。梁启超眼中的“未来之国”,具备主权、领土、人民、政府(法律)四个特征。
  晚清外忧内患的七十年,社会发生剧烈变化,随着洋务运动的兴起,中国传统的士大夫阶层被西风熏染。甲午战败后,开明的士大夫阶层呼吁维新变法。陈宝箴陈三立父子在湖南推行新政。他们在湖南办时务学堂、武备学堂、算学馆、《湘报》、南学会,罗致了包括谭嗣同、梁启超、黄遵宪在内的维新志士,一时湖南风气为之一变,成为全国维新运动的中心之一。戊戌变法失败后,陈宝箴陈三立父子被革职,湖南新政被废弃。陈氏父子的心血前功尽弃。1900年,陈宝箴在庚子之变的滔天巨浪中病逝。陈三立从时代潮流之中自我放逐,无心于仕途。“凭栏一片风云气,来做神州袖手人。”葬父于南昌西山崝庐旁,陈三立成为“大清孤儿”。义宁陈氏三代人经此国难、家难,带有杜鹃泣血的悲剧色彩。故每念于此陈寅恪常常难以释怀,“家国旧情迷纸上,兴亡遗恨照灯前”等诗句实在是因家族的经历,有感而发。

书名:百年风雅

作者:刘宜庆

状态:已完结

人气:0.7万

分类: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