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山南人境

小编说:
“山南人境”,借用陶渊明先生诗句“悠然见南山”和“结庐在人境”为名。全书文如其名,自然怡淡。没有波澜壮阔的大时代的洪流,只有柴米油盐的小人物的人心俗情。 在被称为分水岭的江淮丘陵有个叫“山南”的小镇,小镇生活着这么一些普普通通的众生,他(她)的日常生活、家长里短、喜怒哀乐,构成了这几十篇故事。这几十篇故事分为两辑,分别以“男人们”和“女人们”为名。故事不新奇,少曲折,尚显平淡、平凡,然而在作者直率朴实的文字下极具可读性,男人和女人的故事交替上演,延续不绝,心结万千,变景昭新。 全文不加雕琢,充满生活况味。山南镇是有韵味的,山南的男人和女人也是有韵味的。
楔子 老龟(1)

  小河发大水,爬出一只老龟,是个眼尖的孩子最先发现的。看大水的人,手持竹竿打捞上游顺水冲来浮财的人,撒放鱼鹰捉鱼的人,齐刷刷围了上来,连在小庙烧香求福求子、挂抢红绫的人,也耐不住好奇心,趟水过来瞧。
  那只龟趴在大水浸漫神仙坟的坟头,硕大的身子翘在坟顶上,好似清明节人们为祖坟堆的半个馒头形坟头。它的头和四只爪几乎悬空,伸出的脑袋高高昂起,爪子似青蛙游水般舞动,两只亮晶晶的黑眼睛如黑琉璃珠一般瞪转,皱起的眼皮不时闭,不时合。不知是嫌围看的人多了,还是被大人孩子的惊叫和聒噪吵了,一翻盖骨碌碌滚下坟头,掉进坟基浅浅的水滩中。还好,稳稳地脚朝下、盖朝上落地,它只将脑袋缩进壳内,又伸出来,脖子硕长,黑黑的肉脖子有斑斑的黄点,原在水洼蹲着的几只小青蛙蹦蹦跳跳窜开了。在小河这边围看的人起初以为它要向小河方向爬,许是它辨不清了南北,脖子扭了一下,头来个大转弯,向小街方向爬去,人们慌忙闪开一条过道。
  这龟够大!有人说有海碗大的盖,有人说不止,有洗脸盆大,细细看也许比洗脸盆小,比海碗大。龟盖的图更显,那背负的八卦图纹线条粗壮,清晰分明。缝隙处还挂有星星绿绿的青苔,微露的腿爪也苍绿绿的,仿佛生了斑斑绿锈。出浅水滩,顺车辙压得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它爬得很快,似在进行龟兔赛跑的最后冲刺,四只爪像快速划动小舢板的桨,托着鼓鼓重重的壳一拱一拱地前行;有好几次深深的辙印坑洼几乎使它翻了个,但它瞬间便不费力地转过来,保持着爬行的姿势。
  有调皮的小孩想跑上去按住它,大人们立即大声呵斥:“不能动!神龟!”孩子茫然地躲在一边,随人流追着看。人群自然分排在两边,让开一条通道,看它往哪里爬。后面的人跟得老长,伸长脖子也看不到龟的影子,只是随移动的队伍挪着步子,跟着声音起哄、吼叫。原本热闹的小庙少了声息,石板桥的河滩没了人群,小河奔流的嘶响也引不起人们的注意,人们的身子和心思都随这老龟去了。
  老龟爬过高坎,路过第一家牛鞭手陈大辫子的草庐,这老头是镇上唯一留着满清大辫子的人,在牲畜市场做交易为生的,此职业称“牛鞭手”。他虽出生在皇帝坐龙椅的年代,但似乎不是因对满清有感情方才留辫子,估计习惯使然,每天早上,扛一杆大秤,拖着长长的花白大辫子在牛猪羊群里转来转去,人们早已见怪不怪。因发大水,交易所没了生意,这天正在家闷头吸水烟,听小孩子家报有老龟出水的事,连忙放下水烟袋,掐灭纸捻子,取出一把香,捧上香炉,在门前点燃,像当初顺民拜皇帝一样,双手对天对地作揖,腰弯弯着叩拜,长长的辫子在后面翘翘的,如同油锅滚热翻舞的麻花。龟从他门前停了一下,又伸出长长的脖子,拱了拱撒在炉边包香的彩纸,似乎嗅出了香的味道,又缩进脖子,没有理睬专心叩拜的陈大辫子,转身往前再爬。
  进入小街,中间是老街的石板路,一色的长条青石,圆润光滑,中间长久年月独轮车的木轮碾压出一道浅浅的凹槽,龟似乎轻车熟路地四只爪子分在凹槽两边,轻松地往前爬,那高耸的龟盖像装满货的单节列车,沿轨道缓缓行驶。在家没去看大水的人,都走出家门,跑过来看,迷信的老头老太挤过人群看一眼,连忙回屋,口里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也不知祈祷什么。也有些老头老太像陈大辫子一样,提前点起了香,在门前叩拜,围看的小伙子和小孩子看龟笑,看拜龟的老头老太更笑。龟并不理睬这一套,继续爬行。

书名:山南人境

作者:谢德新

状态:已完结

人气:0.8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