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是女相师

小编说:
我出生于1991年腊月,出生便是六指儿,‘羊命论’莫名在我头顶坐实。 在我还没学会说话的时候,就被家人送到开纸扎寿衣店的大奶奶身边生活。 大奶奶说我有星宿入命,朱雀出马,命煞何妨! 正所谓青龙白虎劈不详,朱雀玄武顺阴阳,寒雪苦辛霜后路,明朝明旭露芬芳。 …… 谁说十羊九不全,姐姐偏要坐殿前!
第1章 我属羊

  世人常说,十羊九不全,单有一全坐殿前。
  此话来自于民间,意指属羊的人里十个有九个命不好,不是克父少母,就是丧偶无子,孤寡缠身,其中只一人能大富大贵,坐拥天下,福享连绵。
  说法来源于晚清,因慈禧属羊,手握大权,民间便说她的属相误国,于是便出了这句极端而又全无科学依据的——
  ‘羊命论’
  尤其是冬天出生的属羊女,因其无草而食,更是有吃空娘家,幼时克亲,长后克夫,‘独守空房’一说,可谓命苦无依,前途渺茫,属羊的腊月女儿,几乎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蒙阴。
  而,故事的始因,就是,我属羊。
  腊月女羊。
  ……
  我叫祝精卫,出生于1991年腊月,在我还没学会说话的时候,就被家人送到了一座名为莫河的小镇上和大奶奶一起生活。
  先介绍下大奶奶吧,她无儿无女,在小镇上经营一家花圈寿衣纸扎店。
  明白人都知道,纸扎寿衣店讲究很多,死人的生意,不是谁都能做的,店主通常都是会摆弄些阴阳道道,大奶奶也是如此,她的另一重身份就是先生,难听点就叫神婆,黑白红事,婚丧嫁娶,点穴看宅……
  没有她弄不明白的。
  镇上人对大奶奶都是又敬又怕,敬呢,自然是大奶奶那一身神奇的本事。
  怕,则多因大奶奶的长相,她瘦瘦小小,偏生了个鹰钩鼻子,眼神凌厉异常,银丝般的白发总一丝不苟的束在脑后,再加上习惯穿纯黑色的中式对襟罩衫,不苟言笑时难免看起太过严肃,让人心生畏惧,人送外号,黑仙婆子。
  从血脉关系上论,大奶奶不过是我奶奶的表姐,我爸叫她大姨,与我的血缘更是微乎其微,但对我,她却跟亲孙女儿一样的上心。
  她对我说‘诸法皆由因缘而起’。
  缘分这东西,看不着,摸不到,猜不透,但却天定,我既然能到她身边,那就是她的至亲,她的最爱。
  如果不是八岁时爸爸来大奶奶这儿来看我,我真就一直以为,我就是大奶奶的亲孙女儿。
  也因爸爸的那次意外到访,我才知道,原来家人是怕被我方克到才将我送出来的。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多长了根赘生指,白话讲就是六指儿。
  民间传闻,六指命硬,我这多出的一根手指就横生在大拇指的关节处,小树杈一样,醒目的支出,诡异而又刺眼。
  属相加腊月加六指儿加性别——
  ‘羊命论’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我头顶上坐实了!
  大奶奶说我煞气太重,童年不能待在父母身边,否则会让自己与家人徒增磨难,命中定数是八。
  八年渡一劫,二八过后方可归家,我十六岁后便可回到自己家安然无虞的长大。
  我却不愿意回去,大奶奶问我为啥?我只说舍不得她,但这仅仅只是一部分原因,更多的,是我对哈市那个家的陌生。
  这些年,我在大奶奶这儿只见过来看我的爸爸,知道了我家里还有个小我三岁的弟弟,有妈妈,有奶奶,有姑姑……一大家子人,我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接受我。
  在莫河,大奶奶将我视为掌中宝眼珠子,谁都知道我是仙婆家的精卫,有她在,没人敢欺负或怠慢我,但回到那个陌生的家……我哪里知道他们会不会像大奶奶这么疼我,爱我?
  太多的不可预测了!
  ……
  十六岁如约而至,大奶奶说双八已过,让我收拾收拾东西她好送我回哈市去读书,还说那是大城市,高楼大厦,繁华喧嚣,家里人连学校都给我找好了。
  我不答应,张嘴就罗列出爸爸的一堆不是,“大奶奶,他们根本就不想让我回去的!”
  “胡说!”
  大奶奶鲜少对我动怒,“那是你亲爹,他能不想你吗,还有你妈,你奶,你……”
  “你就是说出四舅姥爷来我也不回去!”
  我跺着脚,大奶奶的纸扎店是二层小楼,一楼用来见客做门市,我和大奶奶日常生活起居就在二楼,房子家具年头长了就有些吱呀作响,地板被我这么一踩墙皮都要忽扇掉了!
  “祝精卫!你少跟我抬杠,你哪来的四舅姥爷!”
  大奶奶被我气够呛,末了,只能苦口婆心的劝我,“精卫啊,我知道你长大了,那你更应该懂事儿了啊,奶不是和你说过吗,你妈要带弟弟,你亲爷过世的早,你亲奶年纪也大了,不方便来看你的……再说了,咱这小镇子有啥好,哈市可是大城市啊,你去了那儿……”
  “不稀罕!”
  我梗着脖子较劲,幕地,抬起右手冲向大奶奶,“大奶奶,你说,我这样的……回去后他们能接受我嘛!”
  “啥?”
  大奶奶愣了下,“你爸说嫌弃你手了?”
  “他……”
  我垂下眼,“他没说,但那表情就是……他来看我时都不愿意拉我手……”
  对于手,我是自卑的。
  我上学本身就晚,刚入学时,就被一群比我小一两岁的孩子追着问我右手为啥长得像鸡爪或是蟹钳……
  听到这些我回家就委屈哭了,虽然大奶奶后来去学校找了老师,同学们也不敢再拿我的手说事儿,但在学校,我一直就用左手写字,宁愿成左撇子,也不想谁过分关注我的右手。
  “你这孩子,想多啦。”
  大奶奶叹出口气,“我以前咋跟你说的?精卫是一种鸟,填海的神鸟,我之所以给你起名叫精卫,就是因为我的小精卫也是神鸟!只要你拥有百折不挠的意志力,那将来就会变成凤凰的!!”
  我没吭声,闷闷的听着大奶奶继续,“精卫!你这手就是证明,多出的手指灵的很,是比一般孩子有慧根的证明晓得不!你不仅仅是凤凰,更是比凤凰还要尊贵的朱雀星君!是涅槃后就会重生的不死鸟啊!!”
  “大奶奶,我秋天就初三了,都学过的……”
  我苦着脸嘟囔,“精卫和朱雀是两码事儿……朱雀和凤凰还是两码事儿……您老怎么老给糅合到一块儿啊,现在连西方的不死鸟都出来了……可真能中西结合……”
  这套说辞我从小听到大!
  小时候被大奶奶洗脑忽悠的真觉得自己了不得,现在听得多了,都麻木了。
  再说,我除了胆子比一般小孩大点,身体比一般小孩差点儿根本就没发现自己有啥过人之处!
  十六岁,我明白什么叫善意的谎言,不是你内裤外穿就能变成superman的!
  大奶奶编出一套又朱雀又凤凰的说法不就是怕我六指儿自卑么,我懂噻!
  “道虽不同,但都大统!”
  大奶奶被我怼的来劲儿了,机关枪似的开始突突我,“我说一码就一码!你出生那晚是有星宿入命的,井宿,天之南门啊,朱雀之首!你将来做先生是会成大事儿的知道不!”

书名:我是女相师

作者:小叙

状态:已完结

人气:0.3万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的其他书籍

小倩,站直了!

作者:小叙

分类:都市情缘

洗尽铅华的做了两年的家庭主妇,结果换来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