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我爷爷是抬棺匠

小编说:
我是一名抬棺匠,讲一讲这些年来我亲身经历的灵异事件。
第一章 死人报到

  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
  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
  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
  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
  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
  本想出去尿尿呢,却发现堂屋(客厅)里有光,我小心翼翼地从门后面偷看,原来是爷爷。
  只不过那光却不是灯光,而是点燃了两根白蜡烛。
  白蜡光晃呀晃的,尤为渗人。
  更为古怪地是第二天我问爷爷,爷爷却不承认,还说我是做梦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回,但要说彻底改变我对爷爷看法的还要从我大学毕业说起。
  那年夏天我结束了学业,坐着火车倒了客车回到了家,只是拉着行李在门外还没进门呢,我就看见我爷爷落寞地坐在院子里,手里还拿着一根木棍。
  那木棍我小时候也见过,爷爷平时没事的时候就拿着,有事要忙的时候,直接就提着出门了——搞得我小时候都以为我爷爷随时准备上山去打虎一般。
  我见他神情有些落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觉得爷爷他似乎有些不开心,便是朝着他快步走过去。
  “爷爷。”
  我叫了一声。
  爷爷看到是我,慈爱地笑了笑,“英雄回来了,吃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现在去厨房给你做点。”
  见他又要操劳,我忙不迭开口说,不用了已经在路上吃过了。
  我想提着行李进屋,爷爷却阻拦了我,朝着堂屋指了指,“刘金花在里面待着呢。”
  我有些诧异,刘金花怎么会来我们家?他不是嫁给了邻村的马二愣子了吗?
  当年我还在小学的时候,刘金花就长得水灵水灵的,长大后,便越发漂亮了,可惜加嫁了人。
  她出嫁那天,我还伤心了好久。
  我朝堂屋望了望,便看见一个一身丧服背影,跪在堂前,低着头,很是虔诚。
  她这是怎么了?我狐疑地看了爷爷一眼。
  爷爷只是摆摆手,还略带困意得打了个哈哈。
  我从爷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缘由,只感觉到爷爷困的不行。
  我将行李箱放在爷爷身旁,经直走进堂屋。
  刘金花倒是没怎么注意到我,我在她身旁蹲下,她才缓缓的转过头,依旧水灵的脸蛋,两眼通红,泪眼婆娑,一副我见犹怜的莫样儿,真真是叫我心疼,曾经春梦幻想的对象就这样跪在我的身旁,我的心越发的颤抖了。
  慌忙的安慰道,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真想给她一个拥抱,一个安抚。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龌蹉,但我是正常男人,娇滴滴的小娘子就在眼前能没想法吗?
  我知道她嫁给了邻村的马二愣子,这马二愣子是邻村的地痞,一直横行乡里,身体又壮得很,有他在,刘金花能受什么委屈?
  刘金花抽泣着说着话,我费了好大的劲这才听明白了。
  原来让刘金花委屈的不是别人,正是那马二愣子。
  结婚后,马二愣子一直打她,对她也不咋地,所以呢,刘金花就想反抗想离婚,没曾想,还没等她动手的时候,马二愣子下河摸鱼的时候便淹死了。
  当然了,事情如果这么简单,刘金花也不会来找我爷爷了。
  她哭着说,那马二愣子死后的第八天的晚上,却是回来了。
  整个人身上都是湿的,走路的时候还滴着水。
  晚上在她房间待了一晚上,第二天白天就不见了。
  接下来每天晚上都会来找她。
  刘金花回过娘家,去过外地,为了摆脱他还睡过路边,但无论她到哪里,那个死了的马二愣子总能在晚上找到她。
  我听着一阵迷糊。
  当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有鬼,而是琢磨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精神类的病了。
  这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会还来找她?难不成是她偷了汉子被人发现,所以故意那么说?不能吧,这刘金花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
  正当我纳闷的时候,爷爷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他淡淡地问了一句,香点着了吗?
  点香干吗?但爷爷没有回答我,还禁止我问,说是我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
  随后他看着刘金花面前的三根香,长叹了一声。
  爷爷手里提着那根木棍,还让我去拿他以前经常背着那军用背包,这背包是以前我爷爷当兵留下的老古董,听说是我爸生下来的时候就有。
  “走吧!香不着就算了,我们先去看看。”
  爷爷开口说道。
  从小起,村里发生个什么大事小事,都会过来找我爷爷商量,我总想跟过去,爸妈却不让我跟着,好好在家学习以后考大学。
  可现在,我却有些好奇,便开口要跟过去瞧瞧。
  爷爷听到我主动要求前往,似乎还很高兴。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跟我来吧!也是该承受我的衣钵了!
  我背着包,很快地就到了刘金花的家。
  刘金花把我们带到了她的卧室,脸色通红地说,他每晚都会来的。
  我看到刘金花这个表情。
  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到那马二愣子是来找她干嘛的!
  爷爷点了点头,在这卧室里走了好几圈,还用木棍在地上点了又点。
  他的脸色不太好,眼里有一种困惑存在,他对我招招手,我便连忙把军用背包给递了过去。
  刘金花看着这般,心里面很是着急,忙问那二愣子干嘛老是纠缠她!
  “你家男人肯定不是正常死亡的。”
  爷爷皱眉说了一句,随后又道,“不过我还有一点疑问,我今晚和我这大孙子留在这里,等晚上那马二愣子再来的时候,我会把他留在这里的。
  记住了,待会他来的时候,你一定不要露出马脚来。”
  刘金花很听话地点了点头,虽然那神情似乎有些不满,但为了摆脱掉这马二愣子,她肯定是要照办的。
  爷爷把背包打开,从里面取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纸。
  随后他抬头看了刘金花一眼,低头开始折纸,不一会儿,竟然是折出来了一个纸人。
  那纸人的样子,分明就是刘金花!我看她的时候,她仿佛还笑了一下。
  我全身一寒,揉揉眼继续再看的时候,爷爷已经把背包合上了。
  爷爷仿佛就是变了一个魔术一般。
  那刘金花看着纸人的模样,更是捂着胸口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她忙不迭地问,这是来做啥的?爷爷低声说,关键时候,她能救你的命。
  不过也是以防万一,情况应该是没那么坏的。
  刘金花感激地点了点头。
  时间慢悠悠地过。
  我们爷俩继续坐在刘金花的家里。
  这茶都喝了好几杯了。
  可是仍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不过呢,寡妇门前是非多,期间倒是有几个流氓来叫门,见没人理也都走了。
  有一个人像是喝醉了酒,一直嚷嚷,“金花啊,二愣——子走了你寂——寞吗?”
  “要不——要我——来陪——你啊?”
  说话的功夫那人却是直接推门进来了。
  我看了刘金花一眼,她的脸色通红一片,还握紧了拳头。
  “这些人天天来骚扰你吗?”我纯粹是出于关心问了一句。
  刘金花低着头,头都快碰到胸了,也没有说话。
  见她这样,我也就明白了过来。
  我看了爷爷一眼,爷爷没有说话,还是那个不动如山的样子。
  我站起身来,想把那人赶走。
  爷爷却是站起来一把拉住了我,“躲起来。”
  他说道。
  我不情愿得被我爷爷按住了脑袋,躲在了衣柜后面。
  我还会怕一个酒鬼?我真是搞不懂爷爷。
  但只是这么一会儿,房间里的温度莫名地降低了几分。
  降温了吗?我心里想。
  可是这是夏天啊!
  醉鬼已经扑了过来,“金花——我想死——你了。”
  他张开手臂想要抱住她。
  我气得牙根痒痒,但爷爷死死按住了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乱动。
  刘金花气得也是直发抖,一巴掌就要打在那酒鬼的脸上,不过她的巴掌还没到,那酒鬼却是直接倒在了地上。
  这是——醉倒了?
  我有些好笑,低头看了看那酒鬼。
  不过却是意外发现那地面上多了一行脚印,而且那脚印上还带着水渍水。
  那酒鬼的鞋子明明是干的!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明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刘金花却是猛地退后几步,身体也直接靠在了墙上,“二愣子。”
  她喊了一声。
  二愣子?是刘金花死了的丈夫?我揉揉眼,只见地面上的脚印在不断往前推进,我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咕咚一声,我咽了咽口水。
  真是见鬼了!

书名:我爷爷是抬棺匠

作者:六神

状态:已完结

人气:0.8万

分类:悬疑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