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重来一回,她斗嫡母踩小人,誓要讨回一切

小编说:
作为侯府毫无存在感的庶女,上一世的洛简澜被情爱蒙蔽了双眼,最后却被所爱之人灌下毒酒,受尽折磨凄惨而亡! 重活一世,她斗嫡母,护生母,前世欺她负她辱她之人,今世她必将百倍奉还! 不料惹上闷骚小侯爷,以近乎蛮横的姿态霸占了她身边的位置。 然而,这男人白天看着人模人样的,怎么一到了晚上就化身为狼了呢?
第1章:毒药入喉

  乌云沉甸甸的压下来,笼罩在金碧辉煌的皇宫上方,
  正是傍晚时分,昏黄的烛火摇曳着,却照不亮这狭小的角落。
  一股腐肉的气息传过来,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更是令人作呕。
  “几时了?”
  一道沧桑暗哑的声音传了过来,在幽暗的灯光之中,隐约看到一道长发披肩的女人蜷缩在角落里,墨色的黑发挡住了她的脸,看着竟像是女鬼一般。
  然而却并没有人回应她,这嘶哑的声音回荡着,让人不寒而栗。
  “咯吱――”
  在这寂静的情况下,门轻轻被推开的声音便格外明显。
  洛简澜抬头看向来人,从门缝里争先恐后的涌进来的阳光让她不由得向后缩了缩。
  “呵。”
  一声冷笑划破了幽暗的黑夜,也使得这个本来就压抑的令人窒息的宫殿显得更见诡秘。
  “瞧瞧我的姐姐,如今怎么像一只狗一样被拴在这栖凤宫里。”来人穿着一身正红色的衣裙,上面用金线绣着飞凤,看起来贵气非凡。
  洛简澜浑浊不清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她,恨道:“洛简清,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那声音像铁锯在瓷器上滑动,破败不堪。
  洛简清仿佛毫不嫌弃这破败宫殿之中腐朽的味道,她缓步走上前,轻声一笑,尖长的指甲刮过洛简澜的脸,抬起了她的下巴:“姐姐,我可是来给你报喜讯的呢。”
  洛简澜一扭头,便让洛简清的手扑了个空,她耷拉着眼皮子,冷笑一声,并不接话。
  “今儿那叛国将军终于被绳之以法,午时法场问斩呢。”洛简清红唇微勾,仿佛一条披着美人皮的毒蛇一般,她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外头的太阳,那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便吐出几个让洛简澜气急攻心的字:“哟,看来已经过了午时了,姐姐看不见那奸臣人头落地的时候了,还真真是遗憾呢。”
  “洛简清!”洛简澜目眦欲裂,她手指掐着掌心的嫩肉,才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得被洛简清嘲笑了去:“那也是你的弟弟啊!”
  “呵,莫要胡说,不过是一个野种罢了,我可担不起她的姐姐。”洛简清愉悦又恶毒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荡荡的宫殿里,“他早就已经被逐出家门了,这件事情,姐姐应该知道才是。”
  见洛简澜已经瘫软在地,洛简清唇角的弧度更加的愉悦,她向一直跟在身后的婢女使了个眼色。
  那婢女从衣袖中掏出一间物事扔在洛简澜身前。
  洛简澜双手有些颤抖的捡起,却见那物事正是弟弟从不离身的暖玉,如今那暖玉上已经沾满了血迹。
  “为什么……”洛简澜只觉得自己的喉头梗得生疼,她眼眶酸涩,却发现眼泪早就已经干涸,她紧紧捏着那块暖玉,沙哑着声音喃喃问着。
  所有人都只知道,洛简清是京城才女,第一美人,可是却没有人发现在她这张美丽皮囊之下的丑恶嘴脸!
  十年了,她被关在这里十年了,十年里不见天日,连外面是何种光景都不得而知了。
  她是忠勇侯的庶女,她的出生从来都不是受人期盼的,出生没多久,便被送去了家庙,理由仅仅是克了忠勇侯家的怀着孕的主母。
  她和洛简清之间不过隔了三个月,却是天壤之别,洛简清才是忠勇侯期盼的第一个孩子,或许从那时候开始,她这一辈子就注定为洛简清让路。
  后来……她终于能够从家庙回来了,却发现自己不过是替嫁的一颗棋子,洛简清依旧能够做好自己的京城第一才女,这些风风雨雨,自然有她的父母为她解决。
  “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路吧。”洛简清唇角勾着,笑容有如蛇蝎,她居高临下地看着洛简澜,声音极轻:“姐姐还不知道,当初那孩子是怎么死的吧?”
  洛简澜猛地抬头,双眼赤红,紧紧地盯着洛简清,仿佛是要将洛简清厮咬了一般。
  这十年来,她不是没有快乐光景的,她也曾有过一个孩子,那孩子出生以来,就没见过父亲,甚至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可他不哭不闹,乖巧懂事,是洛简澜在冷宫的日子里唯一可以看见的光亮了。
  可是,那孩子却就这样死了,她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只能看见他被泡得发白的尸体。洛简澜那时候哭得肝肠寸断,所有人都说他是失足落水,可洛简澜不信,那孩子最为乖巧了,怎么可能在宫里乱跑以至于落水呢?可轩辕宇一句不许再查,便了解了此事。
  “我让人哄着他说可以治好姐姐的病,谁知道那孩子居然真的信了,最后被沉到池塘里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喊着娘,啧啧,真是可怜呢……”洛简清看着自己染着蔻丹的指甲,见洛简澜这般狼狈的模样,似乎是更加的愉悦了,“可怜的孩子,谁让他挡了皇儿的路,要怪就怪他运气不好,寻了个没用的娘吧……”
  洛简澜目光愤恨得快要喷出火来,她看着洛简清森冷得意的笑容,胸腔里的愤恨和不甘几乎要冲破胸膛。洛简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忽然往前一扑,双手紧紧的恰在了洛简清纤细的脖颈上。
  她要让这个蛇蝎的女人,为自己可怜的孩子偿命!
  洛简清吃痛的惊呼了一声,一旁的宫女嬷嬷都乱成了一团,正慌乱的时候,一声清朗的声音却传了进来。
  “住手!”
  来人一身明黄色的外袍,袖口烫了鎏金龙纹,剑眉星目,鼻梁挺拔,薄唇弯起的模样颇有些寡淡,而那双往日里满是柔情的黑眸里此刻却满是嫌恶。
  “没事吧?”轩辕宇担忧的看了一眼洛简清,洛简清柔弱的伏在他的怀里,轻轻摇了摇头,看向洛简澜的眼神里却是洋洋得意。
  轩辕宇又嫌恶地看了一眼洛简澜,一挥衣袖,一旁便有一个太监弯着腰呈上来一个小巧精致的琉璃杯,杯里的液体清亮,但洛简澜却知道,这其中定是见血封喉的毒酒。
  “轩辕宇!你好狠的心!”洛简澜看着轩辕宇冷漠的脸,那张脸过了十年,却依旧如同初见时英俊。
  初见轩辕宇的时候,她便丢了自己的一颗心,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深深的陷了进去,嫁给轩辕宇之后,她前前后后忙里忙外,为轩辕宇铺路,一路扶持着轩辕宇登上了皇位。
  她身上一共有十三处伤疤,没有一处不是为轩辕宇而生的。她给了轩辕宇满腔热血,可最后得来的是什么?
  得来的却是冷宫的十年囚禁。
  “喝了它,别让朕为难。”轩辕宇面色冷若冰霜,说着为难,可脸上却并没有一丝为难的表情存在。
  洛简澜忽然哈哈大笑,声声泣血,状若疯狂,“哈哈哈……轩辕宇,洛简清,可真是一对般配的狗男女啊……就算是化作厉鬼,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们!我倒是想尝尝,你们这黑心肝吃起来到底是什么滋味……唔……”
  轩辕宇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手指微微动了动,一旁便有人来捂住了洛简澜的嘴,强行的将那杯毒酒灌了进去。
  洛简澜只觉得身体里有如被撕裂一般的疼痛,她倒在地上,七窍都开始流血,她却依旧奋力的睁着眼睛,那双眼睛中是刻骨的仇恨,模样有如从地狱里来的修罗一般,让人望而生怖。
  如有来世……
  她洛简澜绝不会放过这对狗男女!
  冷宫慢慢回归幽静,尘土飞扬,遮住了洛简澜的尸体,可那凄凉又张狂的笑声,却仿佛围绕在冷宫之中,久散不去,让人不寒而栗……

书名:一品夫人荣宠记

作者:西江月慢

状态:已完结

人气:7万

分类:古风古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