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小编说:
珡皇朝?! 她刚刚还在为跳槽到新公司而准备做最后一轮面试! 一眨眼就成了已婚三年且失宠的当朝最金贵的大长公主? 白眼狼似的的驸马爷不仅妾室多多并且还有一庶子? 她本着人文关怀救了他最宠爱的小妾之子并且顺便救了他! 他不仅不感激还恨不得她全家狗带! OMG!她的初恋竟然还是这位感情失和的驸马爷的铁哥们! 她终于知道为何白眼狼似的驸马爷如此厌恶她了! 原来大婚当晚他就认定她给他戴了一顶至尊无敌绿帽子! 天下大乱、四分五裂,手握黑科技的她扭转乾坤定天下。 烈火征途中他爱上了她,任凭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 上苍注定她的天命所归——只因她身上的千日红胎记。 ~而上天最爱做的就是:开玩笑——她消失了!
第1章 无宠之妻

  头,痛的像是被人活生生解剖了一般。
  “呜……”好像是经过了炼狱般的煎熬后捡回了一口气,浑身无力,就连呼吸也十分艰难。
  全身犹如被千斤重的石头压着一样,又酸又痛又累,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蓝筱挣扎着很想睁开双眼,可好像是被谁恶作剧般的用胶水粘上了,粘得死死的,就是睁不开,呼吸的不畅让她急得憋出了泪。湿润的眼泪让蓝筱清醒了许多,就好像是分清梦境与现实的一种真实物质。
  蓝筱使劲的睁开眼睛,尽管一切都很模糊,也要努力挣扎着。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快请驸马来……”一阵刻意压低的却又不失清脆的女声欢呼着。
  “好吵……”隐约中,蓝筱只听到很多人在七嘴八舌的喊着,说了些什么,她也听不清。
  蓝筱无奈又无力的紧握双手,有气无力的捶打着床铺,那是蓝筱即将要抓狂的节奏啊。周身的痛就像是跑了两个全马后即将要四分五裂的痛,好不容易睁开了沉重的双眼,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杵在旁边。
  “还没死?”声音中无丝毫的关心,只有冷漠。
  只听得有一个颤抖的声音回道:
  “禀驸马,公主已然醒了……想来该是没事了。”
  “死不了,命大!你们给看好了!”那身影在讲到“看”这个字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还带有一丝痛恨。
  “奴才们明白。”又一堆人回应着,接着又恢复了宁静。
  夕阳西下,红霞染满了天际。袅袅炊烟,一派祥和的气象笼罩在已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大珡皇朝的皇都珡陵城上空。
  地处于珡陵城偏东南方向的大长公主府里却冷冷凄凄。珡筱公主是当今大珡皇朝的第九位君王——珡珏皇帝的同母胞妹,理所当然是当今最娇贵的公主。
  珡筱公主下嫁国舅府的庶长孙——端辰翎侯爵已三年有余,然而却传出了端侯爵的咲夫人顶撞珡筱公主,被公主误推致其小产的事件轰动了整个京城。
  传闻此咲夫人乃是服侍端侯爵最久的,也深得端侯爵喜爱的夫人。地位虽无法与公主这正室相比,但却相传比公主得宠。这还倒是其次,重要的还是,端侯爵因此还误伤了珡筱公主。
  在等级森严的大珡皇朝,不管因何缘由也不能当面顶撞皇族,更不能伤了皇族子孙。就算是误伤,就算是已晋位侯爵的端辰翎,就算是国舅爷的亲孙子,外戚强大就威胁到皇族的威严。
  自古以来,皇权至上。
  当太医的回诊传到皇城里时,尤其是那些“不敬”的言辞更是风儿似的飘进了皇帝耳中,可想而知,端侯爵入狱了。咲夫人早前也被关进了大牢,咲夫人四年前所生的庶长子端清,也因母罪而入狱,按罪理当贬为庶人。国舅府里的其他人,珡珏皇帝念在是逝去母妃的族人的情分上,没有多加处罚。
  大长公主府内,泠湘阁。
  四天了,自从醒来的哪一刻起到现在已经整整四天了,蓝筱依然像在梦游一样。不是因为她还处于昏迷当中,而是因为,她确信了——不知身在何处!
  这个世界里看起来似曾相识又十分陌生,似曾相识是因为这里的人,这里的装饰,这里的称谓都像极了电视剧上的古代,可这个称之为大珡皇朝的国度,蓝筱真的在历史书上从没见到过。
  空间交叠错乱了?!
  这到底是什么空间呢!?
  “雪特!”自从来到这个大珡皇朝后,这个字已经很习惯性的从蓝筱嘴里蹦出来。
  如果可以,蓝筱真想把所有认识的神都骂个遍,怎么会这样呢?
  她只不过是在到达面试的寺庙中恰好看到一个孩子掉落在那寺庙中不大不小的湖泊中,她只不过跳下去去救了一个人而已!那看起来就没多深的湖泊,怎么忽然变的那么深呢?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小孩被她救上来了,她却被含有剧毒的水蛇咬了,因此昏迷沉入水里了!老天能这样对待一个好人吗?什么神会这样无视做了好事的好人呢?沉入水底就算了,在意识还在的最后一刻,她明明看到了有穿着警察字样衣服的人向她游过来了,不可能丧尸湖底的啊!可现在怎么跑到这个完全不了解是何物的世界来了呢?
  正当蓝筱努力地搜索脑中仅有的记忆去解释目前的世界的时候,眼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还挺漂亮的穿着淡蓝色衣装打扮的侍女。之所以知道是侍女,是因为自从她醒来后看到的这些穿着淡蓝色衣服的人都自称是“奴婢”。
  与其他婢女不同的是,这位婢女腰间束的腰带是宽绸带,而其他婢女腰间束的则是窄布带。宽绸带是贴身伺候的奴婢才能穿戴的腰饰,但此时蓝筱对此一无所知。
  侍女对着蓝筱跪地请安。
  蓝筱无奈的点点头,这里的人还真的是有事没事就跪来跪去的,他们的膝盖天生没痛感么?
  “公主,您醒了真的是神明有灵啊。只有公主您这样的天神的女儿才会有神灵的庇护啊。”侍女低低的说着。
  蓝筱几乎都不认识这个人。不,是从来不认识。不过,蓝筱并不是“公主”。
  “嗯!”
  蓝筱很谨慎的回了一个字,也在悄悄观察对方的神情,是敌是友还未分清。自从她醒来后,看到的下人全部都是行事小心翼翼,一句话都不敢说,连头都不敢抬。
  忽然来了一个女子,说了那么多话,这让她很是奇怪。
  不过从这女子言语中的诚恳可以看出她跟公主关系匪浅啊, 蓝筱决定赌一赌自己的第一直觉。
  “你是谁?”蓝筱很淡定的望着眼前这个女子,很想看看对方在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
  那女子听了蓝筱的话后明显的一愣,并且有别于其他的侍女,竟然抬起头来惊愕的看着蓝筱,震惊和哀伤蔓延整张脸。
  “公主,奴婢是礼荷啊。”自称是礼盒的侍女慌了。
  “礼盒?什么礼盒?你的名字真是怪。”什么不叫,叫礼品的盒子——礼盒?不是她故意的啊,虽然N年前她小学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就告诫过小朋友们不能取笑别人的名字,可她依然在心里悄悄乐呵了一下。
  话虽如此说,但蓝筱的眼神依然没有从那侍女脸上移开,她不想错漏一个表情。这是什么时代?这是等级分明的时代,人吃人的时代。不小心一点,哪天被人灭了还帮人磨刀呢!
  那位叫礼盒的侍女霎时跌坐在地上,低头喃喃自语。不一会又抬起头,悲凉的说:
  “公主啊,虽然您不是自愿下嫁到国舅府的,可是您得为了木将军而挺住啊。”
  木将军?怎么又多出一个她不认识的人了?说得好像是公主的情人似的。
  “木将军他怎么了?”蓝筱故意问之。
  “公主,您和木将军多年来默默的深爱着对方却能发于情、止于礼,在皇上下旨指婚的时候,您甚至哭晕了。木将军为了圣旨,为了端侯爵,也是为了您,才默默的请旨调离京城,难道您都忘了么?”礼盒几乎是双眼含泪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让蓝筱震惊的“内幕”。
  可礼盒的眼神里除了对哪位木将军的敬仰外,好像还有一点别的感情在内。
  原来这养在深宫的高贵的公主在出嫁前还有一个情似初恋的对象啊!看来历史上的野史那么多,也并非空穴来风。
  蓝筱挑了挑眉头,内心如是想着。
  “你心里有木将军,对吧?”蓝筱几乎是以旁观者的语气说了这句话,好像刚才礼盒说的女主人公并不是她。
  也许以前的公主和那个木将军真的是两小无猜、情比金坚,可现在的公主不是原来的公主,现在的“公主”心里压根不认识这里的任何谁。
  礼盒听了后呆望了蓝筱几秒,双颊瞬间绯红。
  “木将军是我们珡皇朝少有的将帅之才,奴婢只是仰慕。”
  礼盒在回话的时候,少女怀春似的,脸更红了,越说越小声,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但木将军对公主您的心明月可鉴啊。”说到此话的时候,礼盒挺直了腰杆,清澈的双眼望着蓝筱。
  通过这几分钟的对话,蓝筱初步得出了结论,此叫礼盒的女子有八分可信。反正她也不认识谁,索性开始信一个人吧。至少这个人,懂得她的过去,而且跟其他侍女不一样的是,这个礼盒敢直视公主的眼神,就挺坦荡的。
  “礼盒,也许我的记忆出了些问题,但我相信你。”蓝筱放下戒备,一脸轻松的就如朋友间的聊天似的说了这话。
  礼荷再次震惊,呆呆的望着蓝筱,似乎想看透这句话。
  “公主?!怎么会这样?御医们都说无大碍!怎么会?”礼盒这次显得更惊慌了。
  “我可能暂时失忆了,真的记不清很多事了。”蓝筱默默的肯定了内心的想法,这礼盒可信。
  礼荷默然的望着蓝筱,蓝筱微微笑着。
  她也只能笑,在她那个竞争残酷的时代,让她学会了适者生存,如果你无法适应你身边的新环境,你只能等着被淘汰。首要做到的,就是不让人看出你内心真实所想。

书名:凰权女帝:执君之手

作者:步六孤卿

状态:连载中

人气:4.9万

分类:穿越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