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春秋五霸:齐桓公

小编说:
 齐桓公,名小白。就政治、经济、军事而言,在七十多个诸侯王中,齐桓公并不出类拔萃。他用财无度,好酒,好猎,好女人。但他有一个*大的优点:爱惜人才。哪怕是自己的仇人,一旦认准了,破格提拔,委以重任,言听计从。在贤相管仲等人的辅佐下,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荣登霸主宝座。
第一章 荒唐兄妹(1)

  齐襄公生性好色,连族妹、族侄都不放过。但他最为钟情的还是二妹文姜,与之苦苦相恋了十四五年。
  文姜与其兄齐襄公私会,为其夫鲁桓公得知,痛责文姜。襄公闻之,一不做二不休,遣公子彭生在车中将桓公斩杀。
  鲁君新立,为雪国耻,遣人致书齐襄公,要究公子彭生之罪。齐襄公几经权衡,将公子彭生斩首,以谢鲁国。
  夜半。
  孤灯如豆。
  缺了一个角的矮几上放着四盘残菜、两只陶碗。
  碗内有酒。
  这酒泛黄,还有些浑浊。
  两个青年男子隔几而坐,一东向,一西向。东向者,鼻如悬胆;西向者,龙目白面。二人年纪相若,有二十六七岁。
  “喝!”东向者率先端起酒碗。
  西向者略略迟疑了一下,也端起了酒碗。
  “哐!”二人一饮而尽。
  东向者弯腰抱起地上的酒坛。
  “不!”西向者慌忙出手相拦,“管兄,你明晨还要远行,这酒就不要喝了吧!”
  管兄者,名夷吾,字仲,以名行。楚国颍上人,生得相貌堂堂,神清气爽,兼又文武双全,淹贯古今,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匡时之略,只因未遇明主,一时难展其才。幸有好友鲍叔牙,深识管仲。管仲穷困潦倒时,鲍叔牙曾出资交与管仲,二人共同经商,每至分金时,管仲总要多取一倍,叔牙之从人心怀不平,多冷眼相待,叔牙止之说:“夷吾并非贪图这些区区之金,只因家贫难以为生,我理应多让。”
  又曾领兵随征,每遇战事,则退居阵后,等还军之日,又为前驱,人们就讥其胆怯性懦,而鲍叔牙不以为然道:“夷吾因有老母在堂,需要奉养,哪里是真怯弱!”
  管仲常与鲍叔牙商量一些事情,每一次都以管仲之见为非,人皆笑之。叔牙却说:“人之时运难定,若使夷吾遇其时,谋算定当百不失一!”
  管仲听说后,叹道:“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牙也!”二人结为生死之交。
  管鲍二人,尚有一友,名叫召忽,为人耿直,武艺超群,得信于齐僖公,为僖公所重,屡屡去书管鲍,要他们离楚来齐。管鲍依书而来,谁料,到了齐国三月有余,不曾与僖公见上一面,不免有些失望。年前,有友人自郑国入齐,谈及郑国国君庄公,智勇双全,大败王师,且又广招贤才,大有独霸天下之意,管夷吾闻之大喜:“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决计去齐投郑,任你叔牙、召忽如何相劝,终不肯听。召忽没奈何置酒为他饯行,酒未及饮,忽有君命来到,要召忽进宫,单单留下管夷吾、鲍叔牙二人,相向而饮。
  管夷吾将鲍叔牙的酒碗斟满之后,又自斟一碗,单手端起,朝几上一蹾道:
  “喝!”说毕,一仰脖子,灌下肚去。
  叔牙苦笑一声,亦将酒碗端了起来。
  “哐!”房门大开,召忽带风闯了进来,弄得那灯忽闪了两下,差点熄灭。
  “管兄,好消息,好消息!”召忽大声嚷嚷道。
  管夷吾、鲍叔牙一齐瞪眼瞅着召忽,那意思是说,什么消息,看把你乐的。
  召忽抱起酒坛,自斟自饮了三碗酒,方才说道:“管兄,齐僖公要见您。”
  叔牙一脸惊喜道:“什么时候?”
  召忽道:“明日巳时。”
  叔牙将矮几啪地一拍:“这太好了,喝!”
  管夷吾倒很平静,慢吞吞道:“我明日就要离齐去郑,见不见又有什么意义?”
  叔牙道:“有意义,凭兄的才智,齐僖公一见,绝对不让您走,说不定还要委以重任呢。”

书名:春秋五霸:齐桓公

作者:秦俊

状态:已完结

人气:1.3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春秋五霸:楚庄王

作者:秦俊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楚庄王,名侣。他的*大成是让长江流域的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