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西方名著中的伟大智慧

小编说:
这是一本有问有答的书。提问来自世界各地,彰显出对伟大智慧的浓厚兴趣。尤其在现在,在21世纪之初,我们学习伟大智慧的热望丝毫不亚于这些智慧产生的那些时代。我们中的许多人已不再只要求答案,而是想通过西方传统的伟大头脑,对这些疑问进行澄清,因为这些头脑曾对人类文化的进步作过莫大的贡献。 其实,生活的中心问题永远是一样的,无论在当代中国或在古罗马都是如此。这就是“人”的问题——善与恶、爱与恨、战争与和平、幸福与责任、自由与安全,诸如此类。无论人类乘牛车、乘马车、或者乘宝石蓝汽车前来面对这些问题,它们总是一样的。伟大书籍的作者们以科学、历史、哲学和文学等各种方式来面对它们,他们的谈话是各个时代的“伟大会话”,永生不息。
前言(1)

  我们处于一个寻求即时解答的时代。
  这是因为,现代生活的迅速发展使我们难有闲暇去思考抽象问题。于是,我们只好投身于解答者的怀抱,期待他们能够随时随地对我们进行指导。这种指导可以是任何方面,小至个人及家庭生活,大至社会与政治活动,甚至远至国际事务。
  一直以来,美国人总是将自己思考的权利看得过于贵重。然而,随着世界越来越复杂化,我们也不得不求助于那些公认的专家,请他们替我们思考。
  阿德勒就是这样一位专家。他相信自由权,也抵御不住自由人将问题交给他人解决的热望。
  每个人都是天生自由的,而自由人应该自己做出决定。信仰理性或信仰推理,从某种程度上说,其实与信仰民主是同一回事。而在民主政体中,你与任何人一样,都应该来做一名解答者,而不是求解者。
  阿德勒博士是哲学研究部的主任,也是我所知道的最成功的职业哲学家。他在报刊上开辟各种专栏,其中最成功的专栏当是每周一次的“伟大书籍中的伟大观念”。
  这个成功印证了《时代杂志》的说法。该杂志宣称,他的信仰是“报刊读者所希望得到的”。
  今天,看到这些专栏被印成单行本,我十分激动。人类正在无止境地对世界与自己进行探求,而本书的发行则是对之实实在在的贡献。
  阿德勒是我 一生中所遇到过的最有秩序、最简明、也最大胆的人。他很有说服力,且已说服了美国某些拥有影响力的人物来抽出时间思考。
  我可以告诉你们一段我也身历其境的插曲。
  1943年,芝加哥大学校长赫金斯与阿德勒开始倡导一项阅读名著的伟大运动,迅速引起国人注意。芝加哥大学与安那波里斯圣约翰学院的课程表也开始引起人们的讨论,因为表中内容的编排正是以这些名著为出发点的。与此同时,阿德勒的《如何阅读》一书畅销于世。
  之后不久,与几位来自芝加哥的高级公职人士一道,我参加了有关伟大书籍的讨论。这次讨论会是赫金斯和阿德勒发起的,共有四十人出席。想想看,在那个全世界都在疯狂厮杀的岁月里,竟有40名美国当时最忙活的人士参加这样一次读书会!
  在这次讨论会上,我们这四十个人从中学到了,更确切地说,是重新学到了一个重要知识:无论是在现代的美国还是在古代的罗马,生活的中心问题永远都是一样的。
  这个中心问题就是与“人”相关的善与恶、爱与恨、战争与和平、幸福与责任、自由与安全,诸如此类。无论我们是乘牛车、马车,还是坐在汽车里,只要面对这些问题,它们总是一样的。而所有这些伟大书籍的作者们却以科学、历史、哲学和文学等方式来面对它们。他们的谈话,是不同时代里的“伟大会话”,生生不息,永垂不朽。
  这次研讨会最终变成一项影响了整个美国的伟大事业,打造了引导这个时代政治及贸易的领袖群体。自此之后,与会的成员及其直系后裔,至今仍在继续从事这项事业。17年后,由此而诞生的西方名著基金会,迅速波及各个图书馆、学校、俱乐部、店铺、厂矿的重要团体,一跃而为美国最庞大的成人教育企业之一。
  但在1943年,许多名著根本找不到较好的版本,有些甚至无法得到,更有一些尚未被译成英文。有鉴于此,我向赫金斯博士建议重新出版这些名著。

书名:西方名著中的伟大智慧

作者:莫蒂默阿 德勒

状态:已完结

人气:0.4万

分类:文学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