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腊月·正月

小编说:
“百年中篇小说名家经典”丛书之一种,收录当代著名作家贾平凹中篇小说代表作。 《腊月•正月》通过对韩玄子和王才两个农村人物之间跌宕起伏的矛盾斗争过程的讲述,展现了变革时期农村底层复杂尖锐的矛盾冲突和农民思想认识的艰难转变,清晰地显现了在大变革的时代洪流中保守力量的顽固抵抗和新生进步阶层艰难的蜕变之路。小说通过讲述两人之间强弱位置对调的过程,凸显了变革过程中农村内部存在的种种问题,也展现了新生代农民积极进取、昂扬向上的良好风貌。《腊月•正月》获第三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鸡窝洼人家》表面上写了两对夫妻因为性格不同而导致婚姻的重组,实际上写出了面对新的改革形势人们的两种不同态度。小说以故事性见长,着力于呈现新的历史环境下农村、农民的新动向、新风貌,对于改革转型期农村土地生产方式转型、经营思路转变有忠诚的记录与描绘。
腊月•正月·上(1)

  一
  这地方很小,却是商州的一大名镇。南面是秦岭;秦岭多逶迤,于此却平缓,孤零零地聚结了一座石峰。这石峰若在字形里,便是一个“商”字,若在人形里,便是一个坐翁。但“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秦汉之际,商山四皓: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避乱隐居在此,饥食紫芝,渴饮石泉,而名留青史。
  于是,地以人传,这地方就狭小到了恰好,偏远到了恰好,商州哪个不知呢?镇前又有水,水中无龙,却生大娃娃鱼,水便也“则灵”,竟将这黄河西岸的陕西的一片土地化拙为秀,硬是归于长江流域去了。
  地灵人杰,这是必然的。六十一岁的韩玄子,常常就要为此激动。他家藏一本《商州地方志》,闲时便戴了断腿儿花镜细细吟读;满肚有了经纶,便知前朝后代之典故和正史野史之趣闻,至于商州八景,此镇八景,更是没有不洞明的。镇上的八景之一就是“冬晨雾盖镇”,所以一到冬天,起来早的人就特别多。但起来早的大半是农民,农民起早为捡粪,雾对他们是妨碍;小半是干部,干部看了雾也就看了雾了,并不怎么知其趣;而能起早,又专为看雾,看了雾又能看出乐来的,何人也?只是他韩玄子!
  他是民国年代国立县中毕业生。当时的县中是何等模样?他只说一班仅有十一个人,读《四书》,诵《五经》,之乎者也的倒比现在的大学生文墨深。这一点他极自信:现在的学生可以写对联,但没他的对仗工整;现在的学生可以写文章,但他却能写得一手好铭旌。他一生教了三十四年书,三年前退休,虽谈不上是衣锦还乡,却仍是踌躇满怀。因为他桃李满天下,有当县委书记的,也有任地委部长的;最体面的是,他的长子,叫大贝的,竟是全镇第一个大学生,现又做了记者,在省城也算个了不得的人物!如今在村中,小一辈的还称他老师,老一代的仍叫他先生,他又被公社委任为文化站长,参与公社的一些活动,在外显山露水的并不寂寞。他家里,四间堂屋,三间厦房,墙砌一砖到顶,脊雕五禽六兽,俨然庙宇一般坚固。小儿二贝已结婚;大女叶子也已出嫁;他坐在院中吃吃茶,看看报,养花植草,颇为自得。他口里不说,心上迷信,自认为是家宅方位好:住在镇东高处,门正对商字山正中,屋近靠四皓墓的左侧。
  现在,又是一个冬天,商字山未老,镇前河不涸,但社会发生了变迁,生产形式由集体化改为个体责任承包。他欢呼过这种改革,也为这种改革担忧过,为此身子骨还闹过几场大病,却每每都得以康复,康复之后,依旧能走能动,饭量极好,能吃得一海碗羊肉泡馍;依旧天天早起,看晨雾来盖镇,日出消散,便慢慢纳闷起这天地自然变化的莫测。
  今天早晨,门才打开一条缝,雾便扑进来,一团一团的,像是咕涌而来一群绒嘟嘟的羊羔,也像是闹腾而来一伙胖乎乎的顽童,他挡不住,也抓不住,一觉得鼻子呛,就张嘴,张嘴便要打喷嚏,这呼吸气管的突然关闭,又突然地打开,响声是极大的。但院子里没有任何反应,东厦房门严关着,那是新婚的二贝的卧室,他们不睡土炕,已经文明了,做了清漆刷染的有床头的床,吱吱响了几下,又复归静寂。西院墙下,是竹子搭就的鸡棚,一个红冠耷拉的雄鸡,统率着二十三只温顺的母鸡,全歇在那斜棍儿上,黎明的雾朦胧,它们的眼蒙眬

书名:腊月·正月

作者:贾平凹

状态:已完结

人气:0.9万

分类:中国现当代小说

作者的其他书籍

贾平凹经典

作者:贾平凹

分类:少儿文学

书稿精选著名作家、散文大师贾平凹散文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