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读书> 原创

东北鬼事

小编说:
东北山村灵异故事,讲述一段不为人知的山野传说。
第一章皮老太爷

  皮老太爷在我们那片老有名了。
  就算是外县的人,跟他一提奶.子山下皮老太爷,他也能眉飞色舞给你白话上大半天。
  传来传去的那些事,真真假假谁也说不准,在我看来,是假的成分多。
  因为还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经常去皮家玩。我和皮家的孙子——老猫,从光腚就在一个泥坑打滚,在一棵树上摘果子吃。
  在我印象里,皮老太爷就是一普通老头,要说有啥不一样的,那就是他的胡子又白又长。
  皮老太爷还有个姓关的老哥们,是他们家邻居,说是老哥们,其实皮老太爷比老关爷还要小个十几二十岁。
  在我眼里,俩人倒没啥区别,就是俩老头。
  这俩老头天天一起喝茶,聊天,早晨起来一起遛弯。
  皮老太爷慈眉善目,不象外面人传的那么邪乎,对我也很好,我经常能在皮老太爷那弄到点好吃的。
  我想我是沾了他大孙子老猫的光,皮老太爷极疼这个孙子,不过奇怪的是,老猫不姓皮,倒姓毛。
  有时候玩得晚了,我就睡在皮家,要是赶上皮老太爷心情好,他就在场院上摆个小桌子,泡上一壶茶,就在皎洁的月光下,给老猫和我讲故事。
  每当这个时候,老关爷就夹起小板凳,慢悠悠的回家去了。
  故事都不白听,皮老太爷也得捞些彩头,他最喜欢逗老猫,让老猫脱了裤子,翘着小鸡鸡围着场院跑一圈,每次老猫跑完了,就揪着皮老太爷的胡子吵着要听故事。
  皮老太爷就抱起我和老猫,一个腿上放一个,然后天南海北的胡吹。
  给我们讲他年轻的时候,在一垄地里就刨出过两千斤的大地瓜,还说当初金日成在东北的时候经常在他们家借宿。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两千斤的地瓜到底有多大,也不太清楚金日成到底是何许人也,倒是那些鬼鬼神神的故事让我和老猫晚上缩在被窝里不敢露头。
  下面我要说的这个,就是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个。
  皮老太爷说:我是山东人,家里排行老三,人家都喊我皮三,年轻时候闯关东到了关外,先是到辽宁,后来在闯到吉林,就在这蛟河奶.子山下安家了。
  后来啊,我运气不好,撞邪了,亏了遇见我师傅,把我给救了,我就拜他为师,学了点本事。
  那时候我年轻气盛,再加上受过这些东西的气,下手不留情,小妖小怪也不知道死在我手里多少,我尤其喜欢整治黄皮子,这东西太害人。
  曾有看手相的人说我这个人心善手黑,说是心善有善报,手黑有恶报。
  反正是祸福难料,让我好自为之。
  这话简直和没说一样,我那时候才不管这个。
  哎,你们俩小家伙可得记得,以后得饶人处且饶人,不仅是人,啥都一样,不要赶尽杀绝。
  今天我要说的这个事,可是有年头了,那时候还没解放呢。
  日本人,国民党,我党都想争这块地方,打来打去,可死了老鼻子人了,再加上东北这地方到处是深山老林,你走上个大半天都见不着一个人影,这人气少了,邪气就盛了。
  有一年秋天啊,我到县里赶集。
  那时候可没啥公共汽车,都是走着去,来回有四五十里,山道又难走,所以我们那时候赶集,都得早起。
  那天天一亮,我就起来了。
  然后吃了点东西,拿了杆猎枪,又请了几道符、拿了一块朱砂塞在褡裢里可就上路了。
  我紧走慢走,等到了蛟河县都快晌午了,我就满大街瞎溜达,给老猫他奶奶买了两块布。
  那时候老猫他爹还没出世,我就给老猫他爹买了几个泥娃娃,算是当爹的见面礼,又买了点黑火药,打算弄点弹药,上山打猎。
  等这些事都办完,我就在路边找了个小酒馆,买了两斤猪头肉,又油炸了一盘蚕蛹,整了半斤的二锅头。
  正喝的过瘾呢,就觉得背后有人拍我。
  我一回头,没人。
  奶奶的,那边又有人拍了我一下,我就火了。
  回过身一看,原来是新立屯的二老憨,我就骂他:“你个王八羔子左一下右一下想咋的?”
  二老憨就傻笑:“哥,你咋自个吃独食呢?也不叫兄弟一声?”
  你们不知道,二老憨曾经和我一起放过山,算是个伙计,人还行,就是忒懒。
  我就骂他长了个狗鼻子,闻着味就来了。
  二老憨嘿嘿光笑,坐下就吃。
  我就又要了两斤二锅头,俩人就喝开了。
  不怕你俩小家伙笑话,你爷爷我也算是一胆大心细的汉子。
  哎,就是在个酒字上犯糊涂,喝高了就啥也不管不顾了。
  那天啊,等我们喝完了,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我一看不好,夜路难走啊,就赶紧打了两斤酒,又买了两斤牛肉,付好钱,拿腿就往家走。
  刚出了县城,天可就擦黑了。
  本来这一路上都是老林子,豺狼虎豹大狗熊是啥都不缺,搁在平时,我还真不敢走。
  可是那天我喝多了,手里又有枪,胆子不免比平时大上那么几分。
  我就背着褡裢,把枪上好膛,就那么提溜着,敞着衣襟就往回走。
  正走着呢,我就觉得这天咋越来越黑,抬头看看,刚上来的月亮都让云彩给盖住了。
  黑漆嘛乌的,隔不几步,就朦朦胧胧地啥也看不清了,我也不管了,反正我就顺着道往东走,丢不了就是了。
  没多一会,走到一个岔路口,我就听见道边上苞米地里啊,哗啦哗啦响,好像有啥东西。
  那时候八月节都过了,苞米早就收完了,就剩些苞米秸子在地里竖着,风一过那些枯叶子就哗啦哗啦响。
  我就停下来,伸伸手,看看好像也没啥风啊。
  这光景,苞米地里可响的更厉害了,我还听见喀嚓喀嚓的声音,那是干的了苞米秸子让啥给踩折了的动静。
  我就寻思,这是谁啊,大黑天的放着好好的道不走,在苞米地里瞎晃悠,吓唬人玩。
  我非得也吓唬吓唬这小子不行。
  我心里这么想,嘴上就没吱声,就蹲在道边草丛里等那小子出来,我蹲的脚都麻了,那小子也不出来,光听见里面哗啦哗啦响。
  我那火腾一下就上来了,也不想吓唬他了,就想直接把那小子揪出来修理修理。
  哪知道我刚想站起来,就看见前面的苞米秸子往两边一分,一个黑乎乎的大家伙从苞米地里晃荡出来,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离我也就两步远。
  我吓了一跳,定睛仔细看了看。
  不看还好,这一看更是把我吓坏了。

书名:东北鬼事

作者:戊戌

状态:已完结

人气:1万

分类:悬疑灵异